• 2022-04-26

    我想此刻我是多么的幸运,我感觉我的身体在老去。 今天是我二十七岁生日,在这个马尔克斯、乔治奥威尔都不敢想象的时代活着,应该感到幸运。 其实我一直...

  • 120
    无序的无奈

    公元1647年,南明永历元年,清顺治四年,这年的中秋,七十一岁的苏州画家张宏与一帮朋友出城到虎丘游玩,乘兴而归经过阊门时遇到了严重的交通拥堵,在...

  • 无题

    网友说今天的晋陵被下降头了。 加缪是说过:“唯一严肃的哲学问题那便是自杀”。“死亡是我们⽆法摆脱的,每个⼈都有⾃⼰的死”。可是他还说了“归根结蒂...

  • 岁末杂谈

    四月的德令哈深夜寒气洊臻,安排好客人入住好酒店,独自拉着行李箱前往司陪房。青藏高原上的风吹在脸上,像锋利的刀。我抬头望着天上孤独的圆月,像是面锅...

  • 一颗山竹和一枚芒果

    我和小果子结识完全是机缘凑泊。两年前仲秋的一天,我出门工作来到熟悉的奔牛空港。同往常一般,排队值机。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我总是麻烦柜台小姐帮忙安...

  • 120
    徽宗和他最蓝的天空

    初见《瑞鹤图》就直接被右侧大面积的蓝色天空所吸引,这种被赵佶毕生所追求的“雨过天青色”实在吸人眼球。然而《瑞鹤图》仅仅就靠这一抹传奇颜色流传千年...

  • 在上元节怀念哲生

    近两年尤其是到了中秋、除夕、元宵这种被定义为家人团圆的节日,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念起素未谋面却自觉熟稔的哲生。我反复阅读哲生的作品倒不是他的文笔...

  • 新年愿望

    愿后来的路清晰明朗 运命美满流畅 执着于理想 找到另一个她得以并肩窥探天光 庚子除夕 写于毘陵

  • 120
    岁末杂谈

    我是2019年12月2号搭乘HO1310航班从台北桃园机场飞回浦东的,直到今年七、八月份台湾的声、光、气、味才肯在我的脑海里褪去。 台湾,真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