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我终于毕业了

    文:哑白 我2010年上大学,2019年2月毕业。 大学之前,当时高考分数下来的时候我是极为忐忑,当初在父亲的陪伴下参加高考,那时候的我心如死灰...

    0.3 64 0 3
  • 假如我年少有为

    文:哑白 生活中每个人都不是特立独行,总有人会关注你,亲戚,朋友,或者晚辈。 你的行为或者经历常常会被人所道,他们所看见的,所听的。而最真实的是...

  • 没有柴米油盐的爱,终究只不过是性的风花雪月

    文:哑白 昨天与朋友吃饭聊到关于“城市的人过的好不好”这个话题。 我的回答是不可谓好,但是这与地域无关,与人群有关。 在现在这个时代背景下的社会...

  • 死亡笔记

    文:哑白 死亡,是一个沉重而未知的事情,他源自恐惧。在无信仰的国度,人们对死亡敬畏,害怕。 阿杰英年早逝 阿杰,是我高中顶好的哥们,怎么个好法,...

  • 120
    真实与虚假

    文:哑白 现实不意味着真实,它可能是虚伪的影子。 时代的发展,新的事物不断出现,科技日新月异,在追溯历史与生命本质,在呼吁珍惜生命与环境下,层出...

  • 120
    未命名——关于梦想和女神

    文:哑白 当第一次听到关于梦想,其他同学踊跃举手发言表达自己的梦想,科学家、老师、厨师、养猪、种地等等。而我脑海里空白,纯洁无比,目不转睛的看着...

    0.3 69 0 3
  • 120
    未命名——姓名与传承

    文:哑白 我爷爷姓郭,我父亲姓郭,所以我也姓郭,村里大多数也都是姓郭,还保留着传统的辈分礼节,轮到我这辈辈分要低得多,能够高得过的人,屈指可数,...

  • 120
    未命名——三条狗

    文:哑白 生在农户家,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狗。 父亲作为当地养殖大户之一,坐拥池塘百亩,酒坊一间,良田几十。是为土豪,从小举目仰望崇拜,常陪同父...

  • 120
    道路与成长

    文:哑白 此后的岁月里,我经常与姐一起行走在月明星稀的凌晨,上学上的次数多了,人就开始变的油滑起来,每个冬天记忆里都是母亲的呵斥中起床,在一步两...

    0.1 58 0 3
个人介绍
我说的你不懂,你说的我不听,因为那是——啞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