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写给我的款款之愚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

  • 2017.9.26晚记

    古诗里说“闲来春雨秋风凉,一过淮河日影长”,说的是秋分过后,北回归线以北的地方日影变长,天气日渐转凉,断肠人还在天涯。山城多雾又多雨,总有清晨能...

  • 一杯清茶道汉唐

    最近迷上白落梅的文字,幽幽地来,就像一杯清茶,字里行间浮着一层禅意深深,时而在讲佛家,时而在讲芸芸众生,我咬着字间里的生硬就如端起茶杯的苦涩,一...

  • 余生好长,流萤断续光

    每篇漫漫没有底的文章,都不知道用哪句话作引比较合适,我这样傲堕的心性,屑于何般语气,才不为失呢?索性推心置腹,泛泛而作,希望对于读者,没有失望了...

  • 写给我的款款之愚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