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2017-11-25

    从此摊破长相守 烟绕人间松和柳 也曾臆造白头,剩长风满袖 却如何不见两鬓秋 可惜姑苏年少,不曾飞霜 笛声跌落在老书窗 又见那年云梦,乌蓬月光 旧...

  • 初恋

    你还记得吗?在楼道间一起嬉戏打闹的朋友。在郁郁林荫下一起成长的青梅竹马。在课桌纱窗旁默默喜欢的那个男生。这些青涩懵懂的感情就是青春给予的最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