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夏夜、回忆片段和寻死的男人

    1 时间是六月十五日的夜晚十一点过三分,窗外传来微弱的几乎不能听见的虫鸣声,仿佛孱弱者的低语。 当时我坐在卧室里,外边的灯光全都熄灭了,仅有书桌...

  • 孽镜台

    那是三月末的一个下午,我和从山东来这儿游玩的Z先生一同出门,去四川博物馆看画展。时值《地狱变相图》展出,我和Z先生都颇有兴致,想要瞧瞧这画到底描...

    3.3 567 2 11
  • 魔壶

    一 那是去年二月末的一个夜晚,春节刚刚过完,路灯和行道树上还挂着精致小巧的红灯笼。在夜色里,这些红灯笼宛若猫儿的眼,微弱地散发着幽幽红光。 我和...

    5.1 310 4 13
  • 120
    无从解脱

    到三月二十五日的时候,我已经认识梁宇文整整二十五年了。从幼时起直到现在,我时常会不自觉的在脑海里浮现出他的面孔来,那张特立的面孔总是我年幼时的...

  • 120
    请别忘记我

    1 最近老是睡不好,仿佛被固定了生物钟,每到清晨四点半多一会儿的时候总会自觉醒过来。而我那间屋子又暗又窄,将厚实的印花窗帘一拉上就再没有一点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