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没有月亮的夜晚

    她拿着沾满血的手术刀冲出来 站在灯火通明的黑夜 救护车的尾灯亮了,又灭 栏杆 代替门卫老汉的左手 在混沌中重复摇摆 透明的死神游荡于堆满爱恨的,...

    0.1 33 0 1
  • 120
    在五月末,渴望一场大雪

    在万物葱茏的五月末,渴望一场没有预谋,比死亡更厚的雪 醒来,已淹没一切 黑暗过后,还是黑暗 黎明 被囚禁于绵软无力的苍白 重生之前是持久而彻底的...

    0.1 22 0 1
  • 120
    《有仇》三

    接二/ 人们听梅老头说了半天,心想你这哪儿是在说美国厉害啊,你这明明是在说自己嘛! 人们就撇着嘴说:“去了美国又能怎样,你梅老头不还是你梅老头?...

  • 120
    《有仇》

    二楼梅老头家进水了。 水是从厨房下水道里渗出来的。 水从厨房地面淌到餐厅地面,又从餐厅地面淌到了卧室地面。卧室里,梅老头睡了不到十个月的美国牌新...

    0.4 63 0 3
  • 彦小梅怀孕记

    短篇小说/第一更 文/潘达 晚饭过后,趁着彦小梅在厨房洗碗的功夫,胡运明娘又在给儿子做思想工作了。娘的思想工作往往采用先批评后鼓励的方式,循序渐...

  • 长篇小说《胡来》二

    秦时旺县长走在最前头。 他脚上穿着一双锃亮的黑色系带皮鞋,上身的米白色细条纹衬衫扎在笔直的黑色西裤里,显得精神又讲究。 右手腕上的指针式石英表在...

  • 长篇小说《胡来》一

    一 三十四年过去了,当秦时旺县长再次踏上牛洼山脉清流庄土地的时候,已经五十八岁了。 一个人从青年到中年的光阴,就如同掌心掌背的翻转,白驹过隙,转...

  • 120
    《马白》

    马白是个“傻子”,这是整条老街上人尽皆知的事。没人在意一个傻子的死活,这似乎也是现实社会里不约而同的共识。 马白一个人在无亲无故的世间活了近90...

  • 120
    发生在2016年夏天的两件事

    文/潘达 我原本不信命运这种东西的存在,可当我亲身经历了一些世事的变故之后,当我回想起过往诸多情景的跌宕之时,我开始相信这个诡异的人世间,真的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