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只是岁月浅迹多好

    若只是岁月浅迹多好 我如往常般向五层的办公室爬去,不同的是,今天爬楼丝毫不像以往爬到四层就开始停下来,眼睁睁地望着头顶的五层喘粗气;今天,我一口...

  • 煤的梦想

    为了燃烧 为了发光 为了释暖 我愿将青骸深埋泥土 勤勤恳恳地修炼蜕变 沧海桑田青骨化乌煤 谁曾知道 远古时代 我只是一株性格倔强的蕨菜 在阳光下...

  • “新”房子——新房子

    这才应该是新房子该有的模样。 去年春节,我们回爷爷奶奶家过年,见到了我心中一直不完美的新房子,它变得让我瞠目结舌。 站在那条记忆中如黑带般漂亮笔...

  • “小胡子”

    谁都不会想到生龙活虎的“小胡子”,得了这样重的病! “小胡子”是小叔子的儿子,因为我们居住在一南一北的城市,只有两个家庭相约一起回内蒙公婆家才能...

  • 榴莲就西瓜

    昨天上水果店,儿子又直奔放榴莲的架子,嘴里还不停地嘀咕着:“臭榴莲,好臭啊。”,还淘气地抓着小细把提起榴莲,吓得店主赶紧前来搭救。 “小帅哥,小...

  • 蝉的梦想

    之前写过一篇关于蝉的若虫孤独坚强地梦想羽化成蝉的小文,我坚决地认为,这些小小的蝉猴的梦想就是羽化成蝉,今天无意中看到了另外的景象,想法也随之有些...

  • 活着和死去

    小时候,虽然生活在只有百来户的小村子里,消息就好像风一样很快飘满大街小巷。比如邻居家傻冬冬掉枯井里了,大三叔帮人盖房跌断了腿,婶婶生产时死了……...

  • 咖啡味儿的风

    儿子问我,什么是告别?我想了一下,不知道如何回答。 如若直白地告诉他,告别就是分开时打招呼,只会让他沉浸在悲伤里。隐晦地回答,他又一头雾水,刨根...

  • 沙是什么?

    当你视之为珍宝 握紧拳头 拼命留它 谁成想 被用力的手指 排挤而出 只余一只空掌 在尴尬 当你厌倦它 试图摘掉身上的最后一粒沙 不管 如何搓 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