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等待

    我在等车,不记得她的颜色,不知道她的车牌号,我就在那等着,不知道它她停靠的位置,也不知道她到来的时间。可能是休息不好,晕乎乎的找不到南北东西,只...

  • 新京日记

    我和她可能止步于此了,可能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我料想着这一天的到来,没想到它来的那么快,从我下决定的这个时刻开始,直到人生的尽头。 网络上...

  • 九尾

    帝辛早就知道妲己的是狐妖了,那一次醉酒后妲己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样子,露出了九根毛茸茸的尾巴,帝辛吓出一身冷汗,惊愕中不由得举起手中的巨剑,那是他年...

  • 相亲

    好久之前认识一个姑娘,年龄相仿相谈甚欢,她数次提起她的前男友们,阳光青春又高大帅气,聊了半宿她们之前的甜蜜时光,我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应承着她的...

  • 活着

    八月末的清凉驱散了七月份的热浪,带来一丝清凉一缕惆怅,去年的这个时候,我还站在丹东的断桥上,看着荡漾江水挑拨着水草,现在的我躲在狭小的屋子里,像...

  • 2021-01-08

    我曾有一只猫,白色中带着黑色的花纹,她喜欢在夜里悄悄的爬进我的被窝,用头蹭蹭我的胳肢窝,直到把我蹭的醒过来。我只有用手摸一摸着她雪白的额头,这样...

  • 2020-12-26

    遥远的路途上,我看不见你 你说你就在那里,又悲又喜 玫瑰花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她说她就长在那里,不知悲喜

  • 剥落

    我不在因为人的聚散而或喜或悲,但我还是怀念曾经拥有过的那些喜怒哀乐,相对于欢乐,人们更容易记住那些曾经让自己痛彻心扉的事情,并且有时候还会对此有...

    0.1 83 0 3
  • 96年

    从光明走进黑暗,他摒弃了一切难忘的回忆,心中的业火还在燃烧着,将黑暗的夜空烫出一个火红的空洞。就像是烟灰色融进琥珀色的瞳孔,那是一种再也擦不掉的...

个人介绍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