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人生三境

    读王国维之《人间词话》—— 其一境: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出自晏殊《蝶恋花》 其二境: 衣带...

  • 父与子

    小的时候最怕的人就是父亲。好在他一年才回来一次。母亲把我的一桩桩“罪行”积攒起来一次性向父亲告发。于是老账新账一次算清。每个月父亲都有一封信我,...

  • 《年》

    又是一年! 年年岁岁,岁岁年年,无尽的年,悲叹的岁! 炮竹声中除旧岁,没了炮竹,旧岁难除? ...

  • 《告别相聚——六十岁》

    第一次接到来自强子的聚会通知,心里敲起了小鼓。四十年哪,茫茫人海,不曾谋面,如今是啥样啊? 这是谁搭错了一根脑神经,燃起这场‘’烽烟...

  • 《初遇》 十六

    “双抢运动‘’总算接近尾声,转眼入秋了。眼望一片片由绿渐黄的稻穗,开始弯下腰,垂下脑袋,随风摇摆,仿佛暗示我——该回城了。 有一个...

  • 《秋思》

    轰然闷热的气温里,袒露出烦躁与不安。 烈日下,把希望寄托于一片乌云遮来,有一丝凉风袭来,有一场爽朗的骤雨,驱赶缠绕在体肤的厌热。...

  • 《初遇》 十五

    那天下午,是我第一次站在舞台上面对上百号人的演出。公社李书记来了,还有公社知青办罗主任,曹秘书,杨秘书一行十几个人,加上大队陈书记,马会...

  • 《初遇》 十四

    “邵队长失踪啦‘’!小瘪子逢人就说。 “不会吧,前几天我还看见到他的”。我对小瘪子说。 “真的,不骗你,两天没来队里了,伽...

  • 120
    《遥远的蓝月谷》

    卡拉卡尔山以她独有的风姿领骚于众山之中,宛若一座来自远古巨大的丰碑,静静的,安详的府卧在地平线的尽头。 当初升的第一缕阳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