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120
    南城男女

    “这边下了好大的雨,雨天最好入眠。空气潮湿,我的腿部骨骼开始疼痛,我的四肢是冰冷的。这时候庆幸是夏天,回温很快。”她说。 “我出来跑步。城市喧嚣...

    22.8 1346 26 82
  • 燥热夏日,让我们划船去湖心游水。 让风撩起少女金色头发,成为繁盛花树。 让水滴附着在她飘起的裙摆,带走她的躁郁。 任由她趴在你腿边嬉笑吧,看她娇...

    17.1 1287 17 71
  • 120
    月畔银河

    (去年旧作整理,愿喜愿安。) 畔月失踪。一周有余。 我是廓尔。“那天她穿一条宝蓝色灯芯绒的裙子外出,再没有回来。” “你们是什么关系?” “姐妹...

    24.5 2260 33 134
  • 120
    或许悲悯

    每一个赤生深爱着的人,最终都会因为这份厚重深沉的情感,对她产生不知来处的怨恨。 有时赤生幻想着这样一场对峙: “赤生,你为什么突然疏远我?” “...

    13.1 1674 19 105
  • 120
    无需人暖

    素椋渐渐乏了。 来回反复的爱恋,纠缠拖拉,好不费力。过程总是热情消退,毫无新意。厌倦了男人们日渐敷衍,以及那句恶心至极的“我没变”。 素椋在每一...

  • 别来无恙

    清晨醒来听到鸟啼,车鸣,人声鼎沸。 好不热闹。 我明白那些都与我无关。 是空气里淡淡的栀子香气将我唤醒的。 我也没有立刻想起你的脸。 逃避模糊的...

  • 120
    冷静

    古槿见到童婳,传说中她男人的情人,具体是第几次她已经记不清楚。小有名气的模特,看向男人时过分纯真的眼神,衣物别有心思的暴露,古槿看出她的野心。一...

    2.3 2983 44 135
  • 120
    疤痕

    漠和在27岁生日的后一天和陆渊离婚了。即使仅仅在她生日的那晚,他还以要碾碎她的力量和她做爱。结束后陆渊有些伤感,他说:“漠和,你从来都学不会迎合...

    1.3 2286 45 113
  • 120
    生日

    假期,赤生已经很久没有睡那么久。像是一束要干枯的花插进水里,缓缓舒展开来。她准备跟男友应屹说早安,猛然想起在昨天23:39分,应屹打来的一通电话...

    1.3 3432 63 134
个人介绍
鄙陋文字,愿喜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