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20
    2021-11-23《普兰与青紫》

    我的水彩管状颜料是在10年前买的, 质量非常一般。 只有这普兰与青紫是去年买的, 相对来说质量好了不少。 也就是因为觉得水彩材料的昂贵让我止步了...

    3.8 309 6 10
  • 120
    2021-11-21青花

    听着司马南的节目, 听到兴头上, 突然想起那些干涸的水彩颜料。 正在犹豫是全部抠掉还是上面挤点新的颜料, 突然觉得老头斗流氓的戏码越来越有意思。...

    4.0 175 2 12
  • 绘画培养想象力的争论

    只注意到了输出端,却忘记了人类的大脑,与手,眼,是如何运作的?有时绘画,不会像一般想象的那样,不会是想好了再画出来,经常是在类似于种迷幻状态下的...

    2.3 171 2 10
  • 120
    2021-10-28秋叶

    孩子学校门口高耸的大叶子杨树, 在秋日里的风中纷纷砸下。 引得家长们不禁抬头观望。 一片干叶子, 或者应该称为一坨干叶子, 就直接堂皇地掉落我拿...

    6.4 473 8 24
  • 120
    2021-10-12僵直在沙发上的梦

    我突然变成远行的人。 在一栋熟悉却陌生的房子中醒来, 我要离去, 离开这座远方的城市。 虽然悄悄地关上门, 却要给房子的主人留个信。 我要开始漂...

    7.2 518 7 28
  • 120
    或许如此

    我什么也不懂 混混噩噩 我只记得我生而带有一段恐惧 仿佛是做错了什么? 不断地向,深渊,坠落。 我几乎不记得,之前, 或许我今后也会如此, 没有...

    8.8 714 7 42
  • 120
    去魅

    人是一种生理幻觉动物, 随着年龄的递进, 逐渐是一个去魅的过程, 也许最后青春已逝, 但人也醒了。 也许,也许,人活的就是一场青春梦。 想起昨日...

    6.5 430 5 24
  • 120
    2021-10-05世间的琐碎

    也许是孤独袭来, 本以为自己不在乎世间的琐碎。 其实, 我连坚强都算不上。

    4.6 410 10 19
  • 120
    2021-09-14我们只负责灿烂

    对于人类来说死亡只是灿烂过后的一片空无, 我们只能负责灿烂! 而那片空无, 与我们无关。

    5.5 628 10 27
个人介绍
让思想穿上感觉形式的外衣
-------文字与绘画的约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