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老派爱情故事

    2015年末,在最后一堂数据库讲座上,我认识了艾米亚. 列昂尼得妮契娜.维什尼亚克。 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嘿,我是米亚”。 在此之前的一年半...

  • 入局

    九月十九。秋风阴冷,黑云压城。 凄风苦雨也不妨碍天水城的热闹,长街上庆余茶楼照旧是宾朋满座。茶客手嗑着瓜子,说书先生在台上讲得入神。这先生是个妙...

  • 2019-03-18

    我保证温柔认真地对这个世界, 希望世界也能温柔认真待我。 风雨和烈日都很浪漫, 我可以撑着我的伞慢慢走完这一路。 这样等到道别时, 我尚有余力快...

    2.4 37 0 3
  • 我曾经毫无指望地爱过你

    在我低贱时, 我爱过一个人。 毫无私心欲念, 只有满心欢喜。 她站在黑夜里为她自己闪耀, 可光照亮了我, 借着那亮我看见了其他一切, 于是我向前...

    2.0 68 0 3
  • 生活

    又到周一。 比周一更可怕的是周二。 你以为周三能稍稍喘息,却看到了后面紧跟着的绝望的周四。 啊,周五!翘首期盼的周五。 不曾想一闭眼,坠入的不是...

    0.8 42 0 3
  • 共食

    她生下来的时候很吵。人来这世上走一遭总是要哭的,起码在刚落地的那一刻,活着就不可能安安静静的。没人想到要喂她一口,只烦心该如何处置她。那时候人命...

    2.1 578 16 13
  • 社工日记

    April 28th 嘿大家好,我是Friday。之前我曾经在“社会工作”这个话题下发言,有些朋友建议我专门开一个帖子来分享我的经历,现在我来了...

    4.6 463 3 11
  • C大调

    早上七点,我在闹钟响之前醒了。本来想先找点东西吃的,但是厨房灶台上还堆着我前两天的外卖盒,满屋的消毒水味也盖不住那股恶心的味道,我只好先把这一堆...

  • 奇人异事.岑熹

    岑熹第一次见孙不辩时,还是走两里路就叫人抱的年纪。他叔岑明哄他去落叶巷,那儿离明月楼近,岑明允他完事就去明月楼吃肘子。 落叶巷是条死巷,路过染坊...

个人介绍
致力于跟自己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