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开心的下午

    今天下午,在地的志愿者告诉我,这孩子已经是个高一女生了,考到县城的中学去了。我特别没出息的,一激动就哭了。当初的时候她还是个5年级的小女孩。我们...

    0.1 30 0 3
  • 枯萎

    枯萎

  • 继续说母亲

    我虽然还没有孩子,却很能理解孩子,尤其是断奶期幼儿,我记得自己对母亲乳房的依恋,馋,欲罢不能。但是母亲已经决定要切断这联系,速战速决消弭它。在农...

  • 关于母亲

    很多年过去了,可以心平气和说说我的母亲。 我母亲出生在48年,那时候的国民政府已经是快要完了,我的外公,在上海做过生意,当过教员,京剧唱得很好,...

  • 谢谢有你们

    谢谢有你们, 陪我走过这一程. 经过等待和遗忘, 遇到欺骗与无耻, 看见可笑与愚蠢, 所幸还有你们, 友爱又温暖, 聪明又真诚, 是我今生最好的...

  • 120
  • 大清早的

    #如何看待刘鑫江歌事件#不让凶手在受害者坟头唱歌,不让凶手的帮凶在受害者的坟外岁月静好。刘鑫就是帮凶,她带来了凶手,她在凶手行凶时占据了受害者的...

  • 四时味之春

    春天的吃食,最想念草头蓑衣圆子。河豚刀鱼太贵,不是平民吃的。 我们拿鸡蛋草头做馅儿,包糯米粉圆子。外面滚上一层泡好的糯米。上蒸笼蒸。好吃。草头新...

  • 那些不能说的话

    重新看冬季恋歌,年轻人们的弹幕,仿佛两个世界。 十五年,这个剧看了多少遍?流浪几张双人床?换了几次信仰?心情依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