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的朋友陈阿喜

    喜哥是我见过最好的姑娘。 在我认识她的6年间,她几乎没有哭过。 去年她生日的前一天,我住在她家,洗过澡,我们俩开了瓶酒,坐在地毯上边喝边聊天。 “我15岁认识...

  • 喵子小姐的恋爱往事

    喵子小姐恋爱了。 喵子小姐是在入职培训的时候认识的长腿先生。培训第一天Boss说要选一个班长,于是长腿先生便径直走到讲台吧啦吧啦演讲了一番。至于他讲了什么喵子小姐一句...

  • <六>

    不知道最后怎么收的尾,反正我很怂的,灰溜溜的闭嘴不说了,陈稳也没有逼我,大半夜的,搀着我,晃晃悠悠地回了家。过个很多天,我问他那晚为什么不打车回家,他说让冷风吹吹,你清醒清醒...

  • <五>

    我们两个顺着北街,过了两个红绿灯,拐了三个弯去了一家烧烤摊。这是夏天特有的标志,它能从三月份一直存在到十月份,烧烤摊和大排档不愧是号称夏天街头的强龙和地头蛇,谁也压不住谁。由...

  • <四>

    至于后来他俩打没打架,我不知道,反正是有些日子王琛没来我店里。我还挺感谢陈稳的,至少他帮我摆平了一个烂摊子。王琛和萧澈太像,都是我控制不住也不敢触碰的人。每当我看见王琛都害怕...

  • <三>

    日子还在风生水起地过,只是绕过我,都去了别的地方。 我工作的书店在北街的入口,虽说是入口,但没沾多少光,反倒是对面陈稳爸爸的钟表店,每天都络绎不绝,进进出出的人。我总是在心中...

  • <二>

    这是临近大学毕业的时候,为了找工作,我也是忙得焦头烂额。在面试的间隙我也在我的梦想实验室打工,一间不大不小的书店。 平常客人也不多,所赚的钱仅仅够维持平时的温饱,感谢上苍,我...

  • <一>

    简单一句话,我和萧澈又掰了。 忘记是第几次分手了,太多次了。麻木到一提到这个名字我就差两眼一闭那么挺过去了。不想再在他身上投放一点点希望了。他有他自己的世界,我不能过问还不允...

  • 旧事

    邺城的城南角有一座老庙,门楣上桃木的牌匾上端端正正刻着:兰若寺。 站在老远往这庙里望去,总会瞧见一位老者。老者姓木,顶温润渊博的一个人。 他会教附近的孩童怎样亲手扎一只飞得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