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死亡葬曲》第十一章

    我晕过去了,差点窒息而亡,是房东先生救了我,这是到目前为止,我所知道的消息,我躺在感觉像是医院看起来又不是医院的所谓病床上,疯子躺在隔壁...

  • 《死亡葬曲》第十章

    清晨,一缕阳光俏皮的从窗户窜了进来,那么清新,那么惬意。 但我却是一夜无眠,两只熊猫眼,烦躁的耳边依旧回荡着疯子断断续续的震耳...

  • 《死亡葬曲》第九章

    两天时间一晃而逝,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日子,我跟八哥打了招呼说自己要走了,八哥再三问我是否让他送,他话语里透漏着担心和无奈,但都被我拒绝了。...

  • 《死亡葬曲》第八章

    人最无助的莫过于给了希望,却又被破灭,而人最怕的莫过于寻到了某些痕迹,却又不可得知。 不知为何,我的脑子里此刻没有那些该有的困惑...

  • 《死亡葬曲》第七章

    左手亲情,右手冷酷, 不能拍手,不能喝彩,唯有沉默。 狼说话的时候,语气是那样的冷静,冷静的有点可怕,但我却在他的冷静中清...

  • 《死亡葬曲》第六章

    九眼天珠——相传为天降神物,世间仅存两件,一件存于大昭寺释迦牟尼佛像上,一件下落不明。 天珠乃为祥润之物,可驱邪,避灾厄,九眼...

  • 《死亡葬曲》第五章

    那天下山的路特别好走,出奇的顺利,我看着队首,那个曾经保护过我的背影已不知去向,我此刻反而看到了一头狼,一头我不知是敌是友的“狼”。 ...

  • 《死亡葬曲》第四章

    每个人都有生的权利,我有,大哥有,当然疯子也有,可我现在还是不能很好的接受他,或许我不该恨他的。 自那以后很多年我都没再见过疯子,除...

  • 《死亡葬曲》第三章

    我不知道我睡了多久,只记得醒来时我已经身在洞外,身边除了大哥和疯子,其他人都在。 “谁刚才打我”我对着他们喊了一声,“大哥和疯子呢?...

个人介绍
死不是生的对立,而是生的一部分!<br>在这喧嚣的都市生活里,躁动,繁琐,不妨停下来“且听风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