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你们,我们

    十一年前,母亲来到这个县城厂里务工,一呆就是十一年,父亲就在临近的城市里打工。弟弟那时候还小,还清楚能记得他去追妈妈的样子,对着公路哭...

  • 青春,你别燥!!

    写完这篇,我打算不矫情了! 前几天秋姐说,我一打开你的朋友圈就觉得充满了灰暗,还有莫名的辛酸。活像一个病态患者,老朋友也说:你现在全是负能...

  • 我在后青春期等着花开花落!

    大寒后的第一天,着实冷了不少。而我索性穿的薄了点,回味一下北方的冬天。月光打在墙上。墙上的灯光落在大地上,大概,这就是所有夜晚将要来临的样子。你...

  • 请别说话!

    母亲在卧室透过手机和大舅的孙子聊天,我在沙发上扯着头发想点子。她看着我红彤彤的脸不免又多说了几句:你一天真是能干人,能喝能抽!以前会觉得啰嗦,现...

  • 120
    我们都太犟!以为你会先认错。

    再见!西安。 自从那天切出来(关于郑州的记忆)。我便再不能自拔,李志这样说说:我们对于音乐欣赏的水平太低了,不然也不会听他的歌。自嘲...

  • 不想再到处跑了!

    从德阳到西安的动车进站了。 很久没有坐过火车,上一次应该还是成都到绵阳,或者绵阳到成都的路上。那次以后,我就对火车状的凳子不那么欢喜。没...

  • 120
    烛光里的妈妈

    怂人日记--第二十二回 一双棉布鞋底 毛毛躁躁 一件针织毛衣 旧得可爱 上次母亲在我面前说起我的小时候,如何调皮捣蛋,如何以下犯上。我笑的很开心...

  • 😄

    怂人日记--第十三回 喜欢童话 是因为 我们把它当成了童年 上午的时候就停了水。中午吃了饭便没有洗碗,晚上吃了饭也没有洗碗。只是多喝了两碗汤,让...

  • 120
    来时莫彷徨

    怂人日记--第五回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中午的时候,同事们都在感叹,终于吃了一顿有模有样的饭,喝了一碗有盐有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