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发简信
  • 小确丧的小美01

    夜凉如水,小美睡不着,难过了许久。白天她又看到了旭哥。旭哥是她多年的好友,其实,小美的心里一直希望能通过朋友,多些接触,多点了解,可是,旭哥虽然...

  • 放开那个小伙子

    “额,怎么办?”我绝望的看着对面。 晚上8点,超市里熙熙壤壤,是可怜的年轻人下班后常去的地方。现在的年轻人,大大咧咧的,没有一点安全意识,手机,...

  • 120
    假如她也去了会怎样?

    夏夜闷热,一道狰狞的银光伸出分叉,自天顶将天空撕裂成两半。阴历七月,鬼门大开,古人说,莫贴墙走莫去无人小巷,免老友上身。 是夜,梅子在经历了好几...

  • 爱别离

    田先生死了,被油纸包着死在了他租了没2个月的房子外边,是清洁工发现报的案。真是奇怪,田先生今年60整刚刚退休,本来在B市工作和生活的,怎么会来这...

  • 但求君归

    冬春交接的最后一场雪,盖在还是黄绿斑驳的地面上。德国郊外,正是一片萧条的光景--战争刚刚结束,尤其是政府宣布战败以后,平民们的生活虽然没有到饥寒...

  • 和璞迷踪

    “你们看芈月传没有,里面孙俪拿着卫生卷纸式的和氏璧,样子太搞笑了。”一个同事在午餐时挑起了话题。 “是啊,这编剧也太不严谨了。诶,和氏璧后来去哪...

  • 不诉离殇

    “爷爷走失了。”这是我回到家里,我妈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她指着我的书包说,“把东西放家,跟我走,去找你爷爷。” “去哪里找?”我问我妈 “废话,你...

  • 出发之前是梦想,上路以后是挑战

    桌上一片狼藉,喝了半杯的咖啡,吃完面包的包装纸,写的乱七八糟的草稿。安妮低着头,手中的笔一下一下敲击着写字台。半夜12点了,安妮还在加班。她揉了...

  • 120
    侠女鲁小妹

    风吹来,树叶沙沙作响。银色月光照在火车月台上。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孩,靠在站台的立柱上。她低着头,头发盖住了大半张脸。半夜的火车站,人不多。这个小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