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降妖录 三

豆汁若开了锅,在讲究点儿的店家看来这一锅豆汁就算是废了。开了锅的豆汁,绿豆淀粉容易和水分开,沉淀下去。用术语来说,就是“澥了”。澥了的豆汁,老顾客是绝对不喝的。有的商家倒是会出于成本考虑,将澥了的豆汁便宜卖给不懂行的顾客,如果有旅游团来,那就更好不过了。但这家小吃店好歹是老店,最重声誉。来就餐的顾客不是附近的街里街坊,就是对北京小吃再懂行不过的老饕。澥了的豆汁如何能卖的出去?

老板赶紧关火,而后拼命地拿勺子在豆汁锅里搅动,好给豆汁散热。好在只是刚刚开锅,若要应对得到,这锅豆汁还不至于澥了。眼看着老板聚精会神忙活了半天,好似彻底解决了这问题了,老板才对伙计抱怨道:

“刚才怎么回事?你动火了?”

伙计一脸委屈:“刚才我一直在外屋忙活,里屋我都没进去,更别说动火了啊。”

老板似乎有一肚子话要说,又找不到个倾诉对象,看见门口坐的二人,便主动走过去。

“你说说这事闹的。我从十几岁开始熬豆汁,从来没遇到过这事。好端端的豆汁还能在我手里开锅。前几天放在后厨的绿豆稀里糊涂的没了半袋。你说最近怎么总这么倒霉!”

“合着刚才我听孙奶奶说的半袋绿豆不翼而飞的是您家啊。怎么回事啊?”

“前几天刚买的一袋子明绿豆,放了一下午。晚上关门撇了一眼,发现就剩半袋了。人家卖我时是满满一袋,我一下午也没动,谁知道怎么就没了一半。你说这年头谁没事偷绿豆啊。”

“那后来找回来没有?”

“怎么找啊,我还能满胡同问谁家多了绿豆?认倒霉呗。”

“那刚才那锅豆汁怎么样了?”

“还好,没澥。”老板送了口气,“也就是上面开始冒了,赶紧关火,好歹救回来了。热得我一身汗啊。”

老板一边说一边给自己倒了碗酸梅汤。这小吃店也做酸梅汤卖,不过是用实现做好的酸梅粉冲了,而不是现熬的。老板刚把酸梅汤拿到嘴边要喝,忽然叫了一声:“怎么都臭了!”

殷琼英抢过酸梅汤来,一闻,果然已经发出了一股馊臭的味道。老板说:“我中午刚拿开水沏的,怎么就坏了。天儿也没那么热啊。”

“豆汁开锅,酸梅汤变质。”殷琼英低头沉吟,“老板你最近还遇到别的怪事了不?”

“再有就是绿豆没了半袋了嘛。”

一直没说话的郁紫骞终于开了口:“琼英,你说这事会不会和孙奶奶家的那事类似?”

“什么?你是说闹妖了?”

“二位,您是我祖宗,可别这么说。”老板一听“闹妖”,比谁都激动。“要是我这里真闹妖,我这买卖还做不做啊。”

“您也别总担心生意。”殷琼英道。“要是有顾客来您店里买东西,结果当场闹妖,他们不更吓跑了?您的生意更别做了。”

老板一听,觉得也有道理。郁紫骞道:“我能进去看看吗?”说罢也不理会老板,径直走进了后厨。

老板和殷琼英赶忙跟了进去。郁紫骞在后厨看看这儿,看看哪儿,忽然对老板说:“有血吗?”

“血?”

“动物的血啊。狗血最好。”

老板露出惊讶又愤怒的神色,殷琼英连忙说:“您别跟我朋友一般见识。”又对郁紫骞说:“人这是清真店,哪儿来的血!”

“哦哦,不好意思。”郁紫骞一听,连忙对老板道歉,“真对不起啊,我不知道您这是清真的。”

“哦,没事没事。”老板的怒气消了不少,但还是看着郁紫骞,想知道这小伙子想干嘛。

“刷锅水也行。”

老板让伙计端来一盆刷锅水递给郁紫骞。郁紫骞右手端着刷锅水,左手舀出点儿刷锅水来往地上洒。老板和伙计看得目瞪口呆。

忽然,一处洒到水的地方冒出了一股白雾,发出酸臭的气味。在场众人除了郁紫骞都用手捂住了口鼻。

“就是这儿!”郁紫骞将一整盆刷锅水冲着冒雾的地方倒了下去。

白雾当中,似乎出现了个东西。一尺来高,浑身青绿。但雾气太大,看不清是个什么东西。老板“啊”了一声,险些昏了过去。伙计和殷琼英连忙扶住了老板。郁紫骞扭头去看老板,结果那东西嗖一下跑掉了。

过了好半天,老板缓过神来:“吓死我了。我活了50多岁,没想到我厨房里还有这个东西。”

“可惜让它跑掉了。”郁紫骞语气中有些遗憾。

“是什么东西,看清楚了吗?”

“没看清楚。但看轮廓,和孙奶奶家出现的一样。”

“真的是妖怪了?”

“嗯,应该是吧。它刚才一直藏在厨房,但我们都看不见。刷锅水是污秽之物,虽然破祟的作用不如动物血液,但也凑合。刚才它被泼到刷锅水了,才显出形来。”

“而且味道不太好。”

“是啊,那味儿……怎么我觉得它那味儿跟豆汁差不多。”

“这是肯定的啦。刚才屋里一直在煮着豆汁,满厨房差不多都是豆汁味儿。它在厨房不知道藏了多久,肯定浑身上下是豆汁的味儿了啊。”

“难怪啊。”

“接下来怎么办?”

“你说那妖怪?”

“嗯。”

“先封锁消息吧,别让大家太恐慌了。目前来看它只是捣乱吧。”

老板自然也不想给自己的生意徒生枝节,连忙吩咐伙计不要往外乱说。现在好在是夏日的午后,又是个工作日,附近没有行人经过,自然也没人看到刚才这一幕。这倒让老板略微有些放心了。

“它再来了怎么办?”老板心中还是有些忐忑。

“赶快叫我们啊。我给你留个电话。”殷琼英把手机号留给了老板,老板连忙记下。

“今天,今天谢谢你们俩了。”老板还是有些惊魂未定,“这顿饭算我请了,下次你们再来还免单。”

“算了吧,街里街坊的谁不知道你这是小本生意。”殷琼英往桌子上拍了20块钱,拉着郁紫骞离开了。

离开了小吃店,郁紫骞把殷琼英拉到一个阴凉处,“琼英,你听我说啊。今天这妖怪有点儿古怪。”

“妖怪还能不古怪?”

“不是。我是说它行动太古怪了。”

“怎么讲?”

“咱们几次遇到它,它几乎都在厨房里出没。”

“嗯,是啊。难道它上辈子是饿死的?”

“我估计,刚才那老板家的绿豆也是它搞的鬼。你还记得刚才王大爷摔的那一跤吧。”

“记得。你是说王大爷踩到的绿豆实际是从老板后厨偷出来的?”

“很有可能。都是明绿豆嘛。”

“就因为绿豆品种一样么……你这说法太牵强了吧。”

“不管怎么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那妖怪再说。”

“怎么找?”

“去厨房啊。”

“挨家挨户去看人家家厨房?咱们也不是派出所啊。”

“说你傻你还不承认。去你们家厨房蹲点儿不就行了?”

二人回到殷家,殷母道:“你们俩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殷琼英赶忙答话:“外面太热了。”然后小声对郁紫骞说:“刚才的事别给我妈说。”郁紫骞点了点头。

“妈,你先看会儿电视啊。晚饭我们俩做。”

“哟,这太阳从哪儿出来了!我们家闺女还会做饭了?”

“让郁紫骞做,他会。手艺好着呢。”

“别别,人家毕竟是客人。”

“伯母,没事的,我不能来您家白吃白喝啊。给您做点儿我们家乡风味。”

二人不待殷母答话,赶忙跑进了厨房。殷琼英回身把厨房的门关上了。

“你说咱们能等到它出现吗?”

“我觉得能。”

“那现在做什么?”

“当然是做饭啦。”郁紫骞撸起袖子,“你会和面吗?”

“你杀了我吧。”

“唉,那还是我来吧。我看你连你们家面粉在哪儿也不知道,还是我自己找吧。你给我望风。”

看着郁紫骞在厨房里忙活,殷琼英觉得自己很是无聊。“你说,你怎么知道那妖怪在厨房里的?”

“很简单啊。豆汁开锅这种事我虽然不太清楚是怎么回事,但酸梅汤忽然变质说明肯定有蹊跷啊。”

“然后呢?”

“然后听你说豆汁忽然开锅也是很偶然的事件,我就觉得肯定是有人在捣鬼。而且事情刚刚发生,我又没看到有不明物体从店里出去,那么就说明那妖怪肯定还在后厨啊。”

“你能看到它?”

“其实看不到,我又没有特异功能。”

“但你在孙奶奶家看到了。”

“那其实是它自己不小心。平时人都看不到这妖怪,但这妖怪似乎沾了脏东西就能显形。”

“所以你就想到动物血液和刷锅水了?那在孙奶奶家有什么脏东西。”

“孙奶奶家厨房门口有一潭水。”郁紫骞一直弓着腰在橱柜里找东西,到这时直起身来,“好似是下雨的积水,是死水肯定比较脏啊。”

“你的意思是这妖怪还挺爱干净?”

“没捉到活的,它习性我怎么能了解?”

看郁紫骞忙活了半晌,殷琼英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我说你这是要做什么啊?”

“啊。我刚才把粥熬上了。和面准备炸点儿馓子。”

馓子是中国很多地方都有的东西。据说最初叫“寒具”,算是寒食节的时令饮食。说到寒食节,这可有来头。寒食节一般是清明节前一日。相传春秋时,晋国有一位国君,死后谥曰:“献”,后世称他为晋献公。《谥法》云:博闻多能曰献,听起来不错,但实际上谥法多明褒实贬,不能单纯看字面上的意思来解。实际上古人也注解了,“虽多能不至大道”曰献,也就是说,本事多、能耐大,但没用到正道上才会有这么个谥号。晋献公就是如此。

晋献公是曲沃武公之子,后来继承了家业。曲沃,曾经是晋的属国,第一代国主是晋穆侯的次子姬成师。成师长大后,被自己的侄儿晋昭侯封在曲沃,成为国主。成师生性聪明,有很强的政治智慧,经过他和他儿子曲沃武公姬称的几十年努力,曲沃一族掌握了晋国的实权,并成功得到了周天子的承认,代替宗族成为晋国的国君,姬称也就是晋武公。

晋武公死后,晋献公即位。早年的晋献公,也算是一代英主,尊王攘夷,声望颇高。“假途灭虢”的成语便是从他这里来的。他率军讨伐骊戎胜利之后,他从骊戎得到了两个女子,就是骊姬和她的妹妹。久处中原的晋献公见了充满异域风情的骊姬,马上被她的美貌迷住了,纳为妃子,宠幸异常,甚至一度想要将骊姬立为正室夫人,后来因为占卜不吉才作罢。

骊姬和她妹妹都为晋献公生下一个儿子。儿子长大后,骊姬自然想让自己的孩子做晋国的太子,这时候晋献公的长子,当时的太子申生就成了绊脚石。工于心计的骊姬天天在晋献公耳边吹枕边风,最后让晋献公逼死太子申生,其余两个儿子重耳和夷吾也纷纷逃命。

在重耳逃亡期间,他算是受尽了各国的侮辱,身边的随从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个。逃亡路上自然缺衣少食,自幼娇生惯养的重耳哪里吃得了这个苦,有一次在路上又饿又病,就晕了过去。

山野之中,并没有野鸡野兔能够充饥,几个家臣顿时手足无措。这时候,家臣中有个叫介子推的,挺身而出,从自己腿上割下一块肉来。

中国人在缺医少药的年代,常有比举,所谓“割股奉亲”。重耳吃了介子推大腿上割下肉煮的汤,竟然痊愈了。从此对介子推格外感激。到了后来,重耳回晋国登基为王,就是赫赫有名的“春秋五霸”之一的晋文公。这时候,介子推却不见了。

介子推借口家有老母要养,不愿意在朝为官。晋文公哪里肯干,几次三番派人请介子推出山。介子推就是不肯。没奈何,晋文公亲自去请,介子推背上老母,逃到了深山之中。

山上郁郁葱葱,藏两个人岂不是容易?晋文公求介子推不到,正百般无奈之时,有个大臣为他出了个主意。晋文公想了想,也答应了。

这注意就是放火烧山。那介子推是大忠大孝的人,若山上起火,势必要担心母亲安危,携母出山避火。那时候晋文公就能见到介子推了。

晋文公觉得这主意不错,没想到介子推母子都是烈性的人。任你满山大火,母子只是不出。等到天明火灭,晋文公再派人巡山,只见满山树木都被烧了个一干二净。众人在一颗枯树之旁,看到介子推母子二人相拥而死。

晋文公闻讯,嚎啕大哭,全不顾自己春秋已高,须发皆白。对众人道:“介子推于我有再生之恩,我对他母子却有夺命之恨。”于是下旨,晋国上下,为介大夫寒食三日。三日之内,上至宫苑,下至黎民,都不得动火,只吃寒菜冷饭。于是便有了寒食节。

王侯将相平日锦衣玉食,吃一天冷饭也就罢了。布衣黔首终日劳碌,缺衣少穿,吃一日冷饭哪里有力气干活?于是就有人家将白面和油,搓成筷子粗细的长条,盘成山状,用油炸了,好在寒食节这天吃。

炸好的馓子,香酥脆爽,又好保存。中国汉回各族,都有做的。郁紫骞做的,是衡水馓子。炸好的衡水的馓子,个头庞大,单独一股就有将近半尺,吃起来最是过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郁紫骞和殷琼英从孙奶奶家出来,继续在胡同里散步,但二人都忘记了出来是要看看胡同的,只是一边低头走着,一边讨论刚才的...
    张七公子阅读 343评论 0 13
  • 吊兰:啊!疼! 吊兰:呜呜呜…你...你......你这个坏房东!呜呜呜…你为什么要剪我的身子。好疼啊好疼,呜呜呜...
    翩翩吴阅读 116评论 0 1
  • 不管假装忘记你多久 你突如其来的一句问候 就能击溃我所有的防备 让我忘记你已经离开我了 又一次听到你的声音 ...
    南瓜日记阅读 165评论 3 5
  • 周五是焜少夏令营惯例游学活动,今天老师安排到上海,上午参观博物馆,下午逛上海书展。我也跟着去了。 自然博物馆很多动...
    百合手工阅读 288评论 0 1
  • 东汉末年,群雄逐鹿之时,战火纷纷。 他与她相遇之时,正是他大破皖城之际,雄姿勃发。 公子已过弱冠之年,意气风发,...
    楚云端阅读 71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