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

96
紫松
0.1 2013.07.28 00:50* 字数 2975

有一种穷逼,穷的只剩逻辑,我称之为「逻辑瘾者

「抵抗组织」的故事

『抵抗组织』是一款类似于杀人游戏的桌游,我的室友校长把它引进我们寝室时这么说:『我那个晚上教会我老婆和她室友们玩抵抗组织后,她们当晚玩了个通宵』。结果,我们寝室学会之后,连续完了几个月的周末。平心而论,我不太喜欢玩,但是这个游戏吸引了我长期的热情,源于给我带来的巨大的优越感。在以前的杀人游戏中,杀手会不分平民警察,首轮把我杀死,来避免我有分析论述的机会,可在「抵抗组织」中直到最后的胜负分晓,都不会有人死掉,这也使得我始终可以揭穿间谍,或大隐于市,气场直逼「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室友教授说:『李牛怎么能每次过完第一轮就看出谁是好人,谁是间谍呢?』 当我以不同身份赢太多局后,不管我是什么角色,说什么话,室友们在论述自己的观点前,都会说:『不知这次李牛是不是又在玩高端······』 我享受着主导与队友流畅的配合的快感,陶醉在支配舆论导向的征服感里。虽然我知道这并不代表在生活中我比别人出色,但是足以证明我比他们有着更快更强的分析能力,而这一切都源于我那「出色」的逻辑。

「自命不凡」的故事

我曾跟我女友(现在已经是前女友)认真地剖析过我自己:『我从小就是一个自命不凡的人』。上小学低年级时,虽然我弱不禁风,老实巴交,但是我觉得自己脑子却很灵活,而身边有些小伙伴们就不怎么灵光了;到了小学五六年纪,和班上几个小同学总能解出大部分人不会解的数学题,看到这几个小同学得意的神情,我心里琢磨着:『呵呵,你们肯定还错以为你们才是班上最聪明的人』;到了初中,随着物理,化学的引入,我逐渐稳定在了年纪第一,一边向往着更大的舞台,一边目睹着身边的「聪明」同学逐渐因绕不过物理数学抽象或复杂的逻辑而倒下;进入高中,学习热情骤减,对分数排名不再十分感冒,退出学校第一阵容,可是并不妨碍我内心认为我的这些第一阵容的同学们不过如此,我无兴趣捡起热情,超越他们,只因觉得要学的东西没太大用,不值得废寝忘食地学习;来到大学,发现室友们都是各自学校高考的前几名,每个人都有点卧虎藏龙式的聪明,对于不同文化性格的新奇和理解终于渐渐抵消了「自命不凡」的继续增长,最重要的是大学初期里不再有统一的评判标准,我不在乎成绩,不在乎成绩的人多的是,到处都是还在寻求兴趣支点的学生,而我也并不是例外。大学在让人不断自我认识的同时,也消退了人际圈中的竞争关系,「酒肉」朋友,「负能量」伙伴也都成为了褒义的赞赏,至少对我如此。内心不再愿意跟人比较,只求自我认识,没有了比较,也就没有了「自命不凡」。研究生生涯依然如此。这就是我「自命不凡」的故事,始于「自命」,终于「自我」。

「逻辑」与「智商」

这是我女友(已经前女友)博客中的一段话:

这引出另一个问题:为什么逻辑令我如此抓狂?男生提议一起玩抵抗组织,女生见状很少会积极响应。引用一位女伴的话:像这种暴露智商的游戏我还是不要玩了。你看,逻辑与智商被人们视作同一种东西。然而确实如此吗?我认为不是。逻辑的展示更像是解决一道具体的数理难题,有具体的目标驱动并且可以具体量化,而可以量化的标准往往被更多地加以采用,不论它是对是错。更遗憾的是几乎所有人都默认了这个标准,逻辑不好就认为自己智商低,事实上逻辑不好的人在智商测试中的表现的确也往往不如那些逻辑好的人。而所谓的高智商又往往会给人带来优越感。然而,智商这个数字究竟有多大意义?它依据的原理是什么?就像雷诺数只是一个用于区分层流与湍流的物理量一样,对物理量关注太多而不去研究它的机理,只能是本末倒置。试想一个错误的前提在多大程度上会引出一个正确的结果?因此,不是逻辑本身,而是逻辑的优越感令我厌恶。

文中提到人们通常认为智商的高低依据逻辑能力的强弱。也许,有人表示怀疑。可其实,这个前提已经潜移默化为许多人生根发芽的固有偏见了。有人在辩论赛旁征博引,剥茧抽丝,难以反驳,我们会夸赞他逻辑能力真好,心里却想:这人智商真高。有人解数学难题,正推反证,步步有理,水到渠成,我们会夸赞他推理能力真好,心里却想:这人智商太高。我们不愿意当面说人智商高,但却私下把它归结为智商的因素。

「逻辑瘾者」的诞生

若逻辑只存在于辩论和解题,我也不会写下这篇文章。可怕的是,逻辑带来的优越感驱动着人追求逻辑四射。随着步入社会,随着网络生活的炙热,见到新概念,听到新热点,跑去翻看别人的两篇文章后,就运用逻辑思考的方式整一观点在网络上吼上一嗓子,祈求能震聋别人的狗耳,即便别人听不见也没关系,自己的逻辑思维刺瞎自己的狗眼,也足以让自己欢天喜地好一阵子了。若再有不期而遇的机会,听到业界名流,比如「罗辑思维」说:『互联网时代每个人都是多种角色,白天上班时你是老板的员工,回到你自己的时间里,你就是网络上的一个评论家』,简直要手舞足蹈,直呼「英雄所见略同」了。随之,「逻辑」涉猎的领域没有了极限,时事评论,科技分析,产品观察,社会科学,国际纵横,都被一一拿下,至此,一个「逻辑瘾者」带着无处不在的逻辑优越感诞生了。

逻辑瘾者的特点之「世事洞察」

逻辑瘾者特点之一就是:不管遇到什么人,谈起什么事,都能瞬间明确观点,随之就能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讨论什么事都能当启蒙老师,总之就是要立一个「世事洞察」的牌坊。

逻辑瘾者的特点之「事事必争」

逻辑瘾者的另一个特点就是:观点相左时必争,观点相同时亦必争,因为认为别人的观点永远不可能和ta的是一样样的。即便是表达赞成别人的观点,也是定要换种说法,以示自己的独立思维。

逻辑瘾者的特点之「信仰「逻辑」」

逻辑瘾者的最奇葩的一个特点就是:「逻辑」成为了一种信仰,认为「逻辑」可以改变一切。这种逻辑瘾者可谓是巨瘾,在其个人介绍上多为『思维能该改变一切』,『深信互联网能改变一切』,『相信用户体验能改变一切』。在这种巨瘾的心中,总能找到一种东西足以改变一切。

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

好吧,我承认,我自己时常一定程度上就是那个穷的只剩逻辑的穷逼。「抵抗组织」带给我的逻辑的优越感被女友厌恶,十几年的「自命不凡」所依赖的智商的优越感到头来发现不过是逻辑伎俩而已。『人缺什么,就好标榜什么』。我内心拒绝过无数次这个论断,我在个人介绍里标榜自己「懂温情」,回顾下这二十多年,我比姐姐更多程度地宽慰爸爸妈妈的心,我比绝大多数同学更多地体谅着老师,我比绝大数男生都注意言辞上不去伤害女同学,我比绝大多数男朋友都能送出更多更好的惊喜······我说自己懂温情有什么不对,我无数次都觉得这是多么天经地义,不容置疑。然而,我这次必须承认:我真的不懂温情,因为我的温情从来无法与我的逻辑真正分离,因为我总是先有逻辑,再有其他。我已经明白逻辑改变不了一切,可我已经对太对事情会不由自主的逻辑先入;我已经学会对没有思考成熟的问题不随便发表意见,可我却还没法避免自己有时候陶醉在令人鄙夷的逻辑优越感中。

打倒「逻辑」的牌坊

如果你身边有人总喜欢在生活中依靠自己敏捷的思维,即时地对你逻辑思辨,只要ta没有真正清晰地将你说服,你就不要认为你自己需要先好好思考下ta说的话,你只需要说一句终极反问:『可是你说的到底有什么区别?』一句更直接的话是:『你到底想说什么?
也许你会发现ta会不断用新的逻辑解释刚才的逻辑,直到你感受ta的无力感,这时你不必太在意ta的观点,因为ta只是逻辑瘾发作罢了。我已发作,谁来将我遏制。

瘾君子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