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逼公司

先来统一一下世界观:世界上有两种穷,穷的只剩下钱和穷的只剩下理想,其中只剩下理想的那部分面目更可憎一些。

如果你认同我这个观点,我们可以继续聊下去,不然接下来的阅读对你可能会是个折磨。

理想,它是一个信号,当你接到“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我们是一个有理想的Team/公司”这个信号的时候,八成的概率,你在面试一家穷逼公司。

我没有丝毫要黑理想主义者的意思,理想主义不坏,理想主义很可爱,但理想主义同时也成了一块万能的遮羞布,被任何穷逼随意拿来遮挡自己的一无所有。不要以为时代的骗子还停留在“我们将来要做世界/雅洲/全国第一”或者“不要总是认为自己没有用”的水平,他们早已走过了复制成功的康庄大道,在理想主义的遮羞布下另辟蹊径,手持锤子的人生导师砸开了多少傻逼大学生的脑壳就启迪了多少穷逼公司,理想主义,是的没错,他们说,这群伪理想主义者。

理想,是伪理想主义穷逼公司唯一的标签,他们羞于说钱,在他们的口中,一家公司应该是承担一个理想的平台,而钱,太羞愧了,就像马桶一样肮脏,我们还是说理想吧,于是这些鸡贼公司扛起理想的塑料大锤敲打着傻逼大学生的脑袋,没点道行的当场就被敲蒙了,太好了,看到的都是理想的金星,谁说中国没几家理想主义公司,这不就是吗?“我看到了未来,它行得通。”

世界上没有那么多的理想,它配额有限,不是每个人都拥有,在我人生中遇到的有理想的人,他们在说起理想的时候通常是两个表现,要么面露羞涩,仿佛理想是一个非常私密并且会被人嘲笑的物件;要么会呈现出类似癔症的症状,口若悬河妙语连珠,仿佛站在理想的彼岸而不是此岸。而穷逼公司在说起理想的时候面无表情,因为理想对他们而已只是一个道具,用来砸晕求职者,迷惑员工,撬动客户。

穷逼公司用“理想”敲蒙了人扛了进来,又会用理想的旗号盘剥,盖无例外。理想被做成一种药丸,可以治肚饿,这时你也不好反悔,毕竟你要的是理想,你是高尚的理想合伙人,而不是低俗的贪财小市民。

与“理想”相似的一个词叫做“创业公司”,“我们是一家创业公司”这句话在提醒你——你有一半的概率遇到了穷逼公司,在正常人的逻辑中,它是——因为“我们是一家创业公司”没有太大的名气和业界地位,所以我们要用更好的薪水、环境和福利吸引优秀的人才,即便没有,我们也会尽可能的让工作快乐。而在穷逼公司的逻辑中则是——因为“我们是一家创业公司”,所以你要准备好无休止的加班没有加班费餐补交通话费补助全部没有“因为我们在创业,必须有所牺牲”。

穷逼公司简直太喜欢同甘共苦和休戚与共这两个成语,并且他们会忘记“甘”和“休”,只剩苦戚,翻译成白话就是“公司现在很艰难,公司一直很艰难,在这个艰难的时刻你不艰难的工作就是王八犊子!就没良心!就不是人!”与之接近的一句话是“不想总想XX能给你什么,多想想你为XX做了什么!”这句话翻译成白话也是“你王八犊子!你不是人!”,不过这句话通常不是由穷逼公司的领导层直接发出,它往往来自于穷逼公司的心腹,心腹不具备公司的权威,更平易近人一些,他用平易近人的语调不停像你传达“你王八犊子你不是人!”他让你无法离开只能奔跑因为你不是王八犊子不是不是人,没办法,这就是穷逼“创业公司”。

如前所述,穷逼公司的领导不承担教育“你王八犊子你不是人!”的功能,他们的功能除了和你谈理想,给你打“我们的过去的艰难地!我们的现在是努力地!我们的未来是光明地”鸡血,更多时候都在搜集各种可以点拨“职场智慧”的寓言故事,它们潜伏在《读者》、《意林》和《青年文摘》的边角,有时候我会怀疑穷逼公司的领导可能从上世纪70年代初就订阅读者并把这些小故事做好剪贴,不然他们哪儿来这么多的“职场智慧”和“人生真理”。

不过这也是他们管理学知识的全部了,大部分穷逼公司的领导人不知道德鲁克科特勒波特西蒙,松下幸之助杰克韦尔奇知道的也不多,甚至国内山炮企业家的著作都不读,他们的全部管理智慧就是那一只只小兔子,一只只大灰狼,一个个“古代三兄弟”,一个个乞丐和出租车司机——哦对,他们还喜欢曾国藩李鸿章透过三国看管理红楼梦告诉我们的管理智慧“狼性”什么的乌七八糟完全不知道在讲什么事情的诡异段子,毫无疑问,他们的管理是场噩梦。

被尊重和关心就不要想了,没让你每天喊“我行我能我可以!”洗脑口号已经是天恩浩荡了,而对你情绪和生活的关心,很多穷逼公司的领导比较热衷通过窥探你的社交账号来获取,你将活在一个——“卧槽!背后有人!”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那些QQ签名写着“每天叫醒你的不应该是闹钟而是晨勃!”——不好意思,而是梦想!的鸡贼同事将获取足够的赏识,若你的表现负面将收获足够多的鄙视,他们喜欢“正能量”。他们还会去捕风捉影或者做一个任何体面的领导都不屑去做的事情——获取你的八卦——庆幸只是获取而不是传播吧,虽然他们什么都干得出来。

当然你可以在穷逼公司一直做下去,做到心腹,做到中层,但我要提醒你一下不要忘记穷逼最显著的两个特点:自卑和自大。自卑在穷逼公司的表现是“外来的和尚全部会念很好听的经”,这造成的结果是穷逼公司会非常热衷于用两倍至三倍的薪水从外边请一个和你实力相当的和尚,而你想把薪水提升一点都非常困难,当然这一方面是因为穷逼公司迷信外来和尚,另一方面穷逼公司的薪水增长机制都非常成问题,或者说不存在“机制”一说,完全是机动灵活,随心所欲。

穷逼公司的自大表现在上层往往是“我们不是最xx的,但我们是最xx的!”,嗯,“我们不是最婊的,但却是牌坊立的最高的!”,在智商比较低的员工身上,则表现为“xx虽然各种不好但是在这里可以学到更多的东西”之类的脑残语录——没有比较就没有“更”OK?你被关在穷逼公司不停的打鸡血做单写brief做方案你怎么知道不存在更具成长环境和学习环境的公司?而且,拜托,这又不是学校,学习很重要,但不是唯一。

总之,我想说的是,生活可能很高尚,但生存是很俗气的事情,理想喂不饱生存,活着很简单,吃吃饭睡睡觉,做点开心的事情,并尽可能让工作也开心起来,生存没有什么大道理,没必要苦大仇深,那些冠冕堂皇的东西可能只是为了欺骗你,珍爱生命,保持远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