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座河边的小城 Koblenz & Cochem

D4 (4/23/2013) Tue.

Koblenz - Cochem (Mosel)

两河之城和摩泽尔湖畔的葡萄酒庄。

Koblenz位于莱茵河Rhein与摩泽尔河Mosel的交汇处,故名两河之城,也是著名的德意志之角所在地。当地人习惯把莱茵河称为父亲河,摩泽尔河称为母亲河 Vater Rhein Mutter Mosel。

前一天就到达了Koblenz,却一直未能好好看看这座城市,今天就是一个好机会。

自从进入莱茵河流域,天气就变得格外的好。刚进入繁华地区就看到一座美丽的教堂,不知名字。

沿着主路Löhrstrasse一路向北,在Löhr-Center的一处小广场中看到一个特别的喷水装置,纷繁复杂,各种连通。

再往前走,来到了与Altengraben街的交汇处,看到了这个被称为四塔Vier Türme的十字路口,正如LP中所说,这个路口的四个街角处都有一座外饰精美雕刻华丽并有着彩色凸窗的17世纪建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此时已接近中午,在街头看到一家有卖Döner的小饭店,依稀记得在德国留学生活过5年之久的J跟我提过这是他很喜欢的小吃,其实就是土耳其烤肉么?于是决定尝试一把。店面很小,只放着几张桌椅,柜台后的老板完全不会英语啊,菜单也没有一个英文单词,我们只能看图说话。再次体会到这并不是一个会英语就能走遍天下都无阻的世界啊。我看着图片上的Dürüm觉得不错,于是要求来这个,就是把烤肉等包在一个饼里。关于里面的馅料老板叽里咕噜问了我很多,我直接问,你最喜欢的是啥,说your favorite,听不懂,说,what you eat,好像懂了,开始往卷饼里面大刀阔斧地加各种肉类蔬菜酱料,我看着很开心,入乡随俗的感觉莫过于此。等到做完端上来一看,我靠,好大一个手卷啊,真够实沉的,很多馅料,这一个手卷,我只吃了一半就饱了,还有一半,后来当了我的下午茶。L很保守地点了一份肉酱面,事实证明,这家做Döner的店做不好肉酱面!

站在普兰广场Am Plan中央就能看到圣母教堂Liebfrauenkirche。

但教堂好像在整修,我们在教堂外转了一圈都没找到入口,正门已经被封,很多老外都在找入口,还叫来了警察帮忙找,最后一个女警无意间推了推一扇侧门,竟然开了,大家齐声叫好后安静地入内。

这个教堂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中央大厅的彩绘网状拱顶,这个没在其他地方见到过。主色调是红色,配有绿色和黄色作为节点间的点缀,煞是好看。内饰中的拱形结构都用暗红色作为主色调,想起它的一部分外墙也是这个色调,分外统一。

走出教堂,在老城区中转悠,墙上有很多可爱的涂鸦。

来到Florinsmarkt广场,那边有个Florinskirche教堂和一个中部莱茵博物馆。我们没有进入教堂和博物馆,我更感兴趣的是博物馆外墙的大钟下那个每逢整点或半点就会伸出舌头转动眼睛的人像。想象中应该是个巨大无比的人像才对,到那儿一看,原来只是一个小小的人像,如果不是因为事先知道,可能就直接忽略了。在等待整点的间隙,看到广场上聚集了很多学生,都一个个找到合适的位子坐在椅子上画教堂画博物馆。我上前搭讪了下,得知他们都是美院的学生,这是他们的其中一个建筑学的课程,也是他们的作业,就是要按比例缩小建筑画在纸上,可以自由选择作画对象,于是我们看到有些人在画教堂,有些人在画博物馆,还有些人在画旁边其他横平竖直的建筑。整点到了,可是可是,还没等我准备好,那人已经伸出了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又缩了回去,我汗……眼珠子倒是转了不少圈。这,也太快了吧,不过还是挺可爱的。要再看一次就要等半小时,不高兴等了,撤了。

继续往北,一直来到了摩泽尔河,沿着河边一直走就能走到德意志之角。沿河停着很多大游轮,应该是游轮团吧,游轮看上去很豪华,餐厅健身房游泳池一应俱全。正巧碰到游轮上的人下来,好多头发花白的老人哦,看来游轮游还蛮适合老年人的。

德意志之角的标志是那座夸张的马背上的威廉一世皇帝的雕像,据说是后造的,原雕像已经在二战时被破坏,只留下基座。摩泽尔河与莱茵河的交界处风景宜人,广场上竖着多国旗帜,还有很多形状古怪看似已经有点焉儿了的铁玫瑰,没查,不知用意何在。德意志之角对岸可以看到埃伦布赖特施泰因要塞Festung Ehrenbreitstein,有缆车可以过去。

往南走,途径圣卡其托教堂Basilika St Kastor,它有两座细长的塔楼,像两只兔耳朵。

再往前走有些迷路了,来到一个巨大的广场上,居然有一个铺在细沙上的儿童乐园,我们也玩耍了一把。广场边缘陈列着一块巨木,觉得奇怪,走近一看,居然是一块黄金树!巨木中间欠着一大块金子。围着玻璃框走了一圈,没有看到任何解释,我立马想起了电影“十二生肖”里的场景,有人把树干掏空里面装满金子想要从一个荒岛上运回大陆。这个树干,就是来源于此么?哈哈。

沿着街道寻找回旅馆的路,路上种满了玉兰树。这里的玉兰树不像上海那样细细长长,而是大棵伸展着,树上开满了花,地下也落满了花,落英缤纷莫过于此。

终于赶上天黑前开往Cochem的火车。

预定的是地图上看上去离火车站超级近的一个葡萄酒庄的旅店,可是我们悲剧地走错了方向,绕了很大一个圈,先下坡再上坡,终于看到满山坡的葡萄园下面一栋小房子,这便是我们所住的神奇的葡萄酒庄小旅馆。

主人很Nice,领我们看了房间,由于还没有到一年两度的葡萄酒品酒节,小旅馆有些冷清,也只有我们一间住客,但主人还是给我们准备了4种葡萄酒以供品尝。

这一夜,差一点喝醉了。

趁着天还没有黑,赶紧出去逛逛。没能赶上去往童话般城堡的最后末班车,只能远眺一下了。恨啊,这么早下班的欧洲人!6点刚刚过,我们已经看到了那辆公车,司机还在上面,我上前和他搭讪,企图看看能不能好心再开一圈。司机笑着慵懒地说,我下班了,不开了。我问那你怎么还在这儿?他说我在等我老婆,待会儿我老婆来了我就载着我老婆一起回家了。汗,这么大辆公车载老婆啊。又聊了会儿,他说你们现在上去也进不了城堡了,就在下面看看吧,也挺美的。无奈,这段路可不是走走就能到的,作罢,就让我们在远处欣赏古堡吧。

Cochem的城堡叫做帝国城堡Reichsburg,据说只是一个仿制品,但,仿制品也造得这么好看,也这么久远(1877年),也够牛逼了吧。

我们来到摩泽尔河的桥上,寻找远眺帝国城堡的最佳角度,无奈天阴阴,城堡也变得黯淡了很多,倒是晚上天完全暗下来的时候,城堡微弱的灯光为它增添了几分迷人。

小镇上的餐厅家家户户装点得如古朴的酒庄,各式酒桶摆设昭示着这是一个喝酒的好地方。

找了一家喜欢的装饰的小餐吧就去晚餐,吃到了我们史上最好吃的Flammkuchen,这次是奶油苹果馅儿的,很特别,奶香中透着酸甜,爽口之至,好像酸甜小精灵们在舌尖上跳舞。以至于我都快忘记我们点的另一份主食是什么了,嗯,好像……是肉吧。

夜晚的Cochem并不明亮,出了镇中心的河岸边还亮着有些灯外,居民区的人们大概早早就睡了。黑漆漆的河岸边居然还有人在打排球,不怕球掉河里么?

我们的家庭旅馆已经进入了梦想,周围很安静,能听见葡萄园中有些小动物来回走动的声音。主人很放心地开着院子的门,我们自行进入,找到我们的房间,喝了主人送的4种葡萄酒,在微醉中进入梦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