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再见!(第二稿)

四月六号,我们北京天地人文之旅亲子游的最后一日。

“花花,再见!范老师再见!”

看着我们一个个拖着行李箱上了中巴车,花花突然放声大哭。

范老师抱起花花,跟我们说再见。中巴车在花花的哭声中开动了。

其实这不过是一次寻常的分别,但花花那毫无矫饰的不舍之情令我为之动容。我的眼眶一热,心里潮乎乎的。



(1)阿姨,你好!我是花花!

3月31号,开营第一日,等我和女儿八点多赶到古井鱼庄的时候,开营的晚宴已经近尾声了。

八九个孩子和他们的家长,满满地围坐在一起,正热闹地交谈着。除了林青母女俩,其他的人我都不认识。

刚刚坐定,一个软软糯糯的声音隔着两个座位招呼我:“阿姨,你好!我是花花!”

跟我打招呼的是席间年龄最小的一个小女孩,齐刘海儿、披肩发。

花花


在陌生的人群里,我通常都有点局促不安。花花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跟我打招呼的孩子。我的心里暖暖的,立刻放松下来。

坐在花花旁边的一位戴眼镜的年轻女士说:“我是这次北京游学营的领队范老师,这是我的女儿,最近我妈妈回老家了,所以只好把她带来了。”

我忙说:“花花好热情啊!花花几岁了?”

花花脆生生地回答:“我现在三岁,但是我快过四岁生日了。”

范老师热情地招呼大家,介绍游学营几天的活动和注意事项。小花花坐在妈妈身边安静地吃饭。

花花拿筷子的姿势很好看,她熟练地夹菜,很香地吃完了大半碗米饭,完全不用妈妈喂饭。

我立刻喜欢上了这个小小的人儿。



2)阿姨,你吃饼干吗?

第二天,范老师带着花花跟我们一起游故宫、天坛。

范老师是鸟类学硕士,原来是国家动物博物馆运营总监。她现在出来创业,从事环境教育及科学传播工作。她经常出差,多次带队到斯里兰卡、塞舌尔、泰国、肯尼亚以及国内各地开展野生动物主题的野外科学探索活动。

作为领队,范老师要负责全团近二十人的活动,买门票、安排车、一日三餐、集合、联系专家讲课,但小花花丝毫没有成为范老师的负累。

她很快跟团里的小哥哥姐姐们打成一片,游学营的妈妈们也都很喜欢小花花。她快乐地跟每一个人聊天,信任地让人牵着她的手。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临近中午,我拿出包里一个小蛋糕吃,蛋糕只有一个,是飞机上发的,我特意带着预防低血糖发作。

这时,范老师打开一袋曲奇饼干递给花花。花花拿起饼干,分给身边的哥哥姐姐们。哥哥姐姐们接过饼干吃起来。

花花举着一块饼干走向我:“阿姨,你吃饼干吗?”

我看到袋子已经空了,就对花花说:“阿姨不吃,花花吃吧!”

花花又转向另一位家长:“阿姨,你吃饼干吗?”

阿姨们都说不吃。

花花这才把饼干放到嘴边,一小口一小口地吃。

我走过去对忙着带队的范老师说:“花花好慷慨啊!只有最后一块饼干了,还要分给我吃。”

范老师俯下身子问:“花花,你是不是以为妈妈的背包里还有饼干呢?”

花花说:“妈妈,不是的,我知道这是最后一块饼干。”




(3)阿姨,你暖和了吗?

本来范老师要带我们去看金山岭长城的杏花节的,没想到天气突变,北京下了一夜的大雪。我们没有看到漫山遍野的杏花,却看到了被白茫茫的大雪覆盖的长城。

长城上的风很大,我把带去的所有衣服都穿上了,还是觉得寒风刺骨。

花花穿着红色的羽绒服,在白雪的映衬下格外漂亮。花花牵着一个姐姐的手,欢快地走在最前面。她说:“我要当第一名!”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要抱她,她不让。

我说:“花花,你是小棉袄。阿姨好冷啊!让阿姨抱抱吧!”

她欣然张开双臂。我抱起花花,小家伙长得结实,还挺沉呢!

花花搂着我的脖子问:“阿姨,你暖和了吗?”

我说:“花花,你好温暖。阿姨不冷了!”

花花看见范老师走过来,要下来。我放下她。花花抱着范老师的腿,要抱抱。范老师抱起了女儿。

花花问:“妈妈,你暖和了吗?”

那天上下长城四个小时,花花不叫苦,不叫累,跟我们走完了全程。


(4)妈妈不是老师

最后一日的行程安排得最满。

在植物研究所,孩子们先是跟着柯北老师辨认各种松树,然后人手一个指南针,根据地图上标的位置和各种花的照片,找到相应的植物。这可不是一项简单的任务,孩子们忙开了。

花花也不打扰哥哥姐姐们,她跟爱心爆棚的阿姨们一起玩。

回到教室后,柯北老师教孩子们用蒸馏的方式萃取薰衣草精油,让孩子们动手做薰衣草精油皂。花花按照老师的要求跟着大孩子一起做。

花花举起她的模具,说:“看啊,我的皂液已经凝了!”

我不由得感叹这小丫头随口说出“凝了”这么文雅专业的词。

中午在教室里吃过麦当劳后,范老师要给孩子们上总结课,这是六天游学活动的一项重要内容。

花花却突然粘住妈妈,不肯跟别的阿姨出去玩。范老师只好一边抱着花花,一边总结。刚说了几句,花花就捂住了妈妈的嘴巴,哼哼唧唧,不许范老师讲课。范老师把花花抱到一边,低声细语地给她做思想工作。

花花大声哭闹着:“妈妈不是老师,妈妈是花花的妈妈!我不要妈妈讲课!”

花花的情绪好久都没法平复。

范老师抱着花花坐在一边,花花也抱紧妈妈,不许妈妈讲课。

家长洁琦主动代替范老师给孩子们做总结。

没有人为此抱怨。

做妈妈的都明白,花花已经到了极限。不讲课的范老师才是她一个人的妈妈。

大孩子们很安静,他们也都明白,当妈妈的眼睛里只有自己时,最满足。


范老师在微信群里说,有机会会来深圳的。

我留言:“一定要记得带上花花呀,我们都很想她。”

花花,希望我们在深圳可以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