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浅梦 第七章

第七章

    说谎么?

    听娑罗如此说,途歌便说出了自己另一个疑惑。

    “我记得...我倒在火海里,在向谁求救。”

    “求救?在场还有别人?”

    “我...还不确定,但会不会是穆灵秋?”途歌想了想,又接着说道:“在我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脑海中突然回响起一句话,是个男子的声音,很像是穆灵秋,他说‘对不起,我来世还你’,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还要许下来世之约?”

    来世?

    娑罗的神经突然被刺痛了一般,他抵住额头,有些莫名。

    娑罗半天没说话,途歌有些奇怪,“娑罗大人?你还在听么?”

    “我、我在。”娑罗看着向生石从床上坐起来,表情有些疑惑的途歌,缓缓答道。

    自己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会觉得心情很沉重?似乎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觉得,穆灵秋也许就是我的那一剂良药,只要清楚了一切的事情经过,我就能转世投胎了。”

    “既然有了眉目,那你就主动些,现在的你在人间生活的越久,所造成的影响也会越大,所以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吧。”

    “是。”

    “好了,我也去忙刹域的事情了,记得越快越好。”

     “是,娑罗大人。”


    娑罗衣袖一挥熄了向生石,在一旁的石榻上半躺了下来,不自觉的把玩着手中的戒指,对“来世”这个有些敏感的词陷入了沉思。

    来世?娑罗从未想过自己的来世会是如何的,自他喝了孟婆汤洗净了前世记忆后,就留在了刹域。听说是因为自己生前手上沾了太多鲜血,戾气极重,所以被罚在刹域重司其职,百年期满,方可转世重生。可在这黑暗无光的地狱里,哪有会让你萌生对光明的希望与生的欲望的地方?如幽灵一般冷冰冰的做着每天重复的事情,这近百年的时光,不也就这么过来了么。来世?来世又有什么好期待的?没有想要做的事情,没有想要见的人,而人间,也不会有他最钟情的曼珠沙华——只开在冥界的唯一的花,妖艳美丽,绚烂如血。

    算了,不想了,等到百年期限到来的那一天,他再好好憧憬一下自己的来世会活成什么样子吧,至少——一定要将他刻着曼珠沙华的戒指也带走,毕竟这是他来到冥界陪伴他最长的物件了。


    日上三竿,途歌在床上盯着从窗沿透进来的阳光发呆。自与穆灵秋约定相见已经过去三天,还是没等到他登门拜访,无奈途歌自己想去寻他也无处可寻,这种看着生命从身体流失的感觉实在是不舒服,途歌不想再这样坐以待毙了。

    “香橙。”她从床上坐起。

    “是,小姐”香橙闻声推门进来,恭敬的行了一礼。

    “备马车,陪我去个地方。”

    “是。”


    还未至桦炼山山脚,就慢慢能感受到人烟稀少,草木之中也尽显荒凉之色。

    香橙看着马车向越来越偏僻的山里行进,心中有些怯怯“小姐,我们这是去哪儿啊?”

    当然是去找我死前的家,途歌心想,可话到嘴边:“山中静谧,整日在家待得无趣,出来散散心。”

    “散心?小姐....不如我们回去吧?这里也太偏僻了,感觉讲句话都有回声似的。”香橙下意识拽紧了自己的衣袖,尝试着给自己一些更坚定的力量。

    途歌毫不在意:“无事无事,再转转,再转转。”说着,继续掀起窗帘向外看着。

    “诶!停下!”

    途歌突然发话,惊起几只在前方院落觅食的野鸟,又把香橙给吓了一跳。

    途歌摇了摇头,“你和车夫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看看。”

    香橙顺着途歌的目光注意到前方简易围栏拦起的茅草屋.....里面黑漆漆的,而且连院子里都是焦黑的一片,这是曾经着火了吗?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想着,随即拦住了途歌。

    “小姐,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这里.....我哪知道,我就是有些口渴了,正好看见一处居所,进去问问,看能不能讨些水喝。”

    “可这....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啊....”

    “诶呀,你懂什么,总之,听我的,你和车夫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回。”

    “那小姐您小心点儿。”

    “嗯,我知道了。”


    踏入这个院子的第一步,途歌心中就泛起一种很强烈的归属感。

    看来,这里真的,是我的家。

    她站在屋外,眼中似涌起熊熊火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谢谢你喜欢灵秋,他会永远记住你为他的牺牲的”

    “对不起....我来世还你...”

    “....来世的诺言,从来都是只有我自己记得....”】

    她拂过被大火熏黑的石桌,有些记忆似乎从指尖的神经流回她的脑海中......

    原来...我曾这么喜欢你。


    途歌出神的站在那里,殊不知有一个人也在静静的观察着她。

    突然,焚欲笺亮起,惊醒了向生石前的娑罗。此刻的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失态,沉语道:“想起来了?”

    途歌一愣,随即淡淡道:“看来,我的死不瞑目应该是因为对穆灵秋的爱而不得吧....”

    “真的是穆灵秋?你能确定?”

    “嗯,我似乎看到了一些片段,我眼中一直都有穆灵秋的背影,似乎自他出现,我的目光就没再看过别人。看来我生前真是喜欢他喜欢的深情。”

    “那他说你是.....”

    “爱之深切,应该是为了他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吧,”她轻轻拍了拍额头,摇了摇头,“记忆还是不太完整,但喜欢他这件事情,是板上钉钉了。”

    “如果真是这样,那也好办。你死时心中执念怨念至深,自己斩断情丝,一定是太过伤心,伤到绝望。如今你重活一次,若能得到他的倾心,这咒应能自解,你也就能自由了。”

    途歌点点头,若有所思。

    “好了,我是来和你说正事的,你又有任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