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鲁青未了

那天也是星期二,上班时间突然接到他的电话,说他要回来了,我们约好他回来那天见面,一起吃个饭。

他是我高中同学。2013年,我留在省内念大学,而他则去了离我1604.4公里的山东省。大学四年我们很少联系,名字安安静静待在彼此的通讯录里,最多的联系无外乎用社交软件发一句:新年快乐,中秋快乐,诸如此类。连吃饭了吗,什么时候放假这种简单问候也没有。今年我们毕业了,这是他第一次回来主动联系我。

   我始终记得他的名字,徐淼,徐三水。他很普通,但是我眼里的他奇特又怪味。因为一次老师让我们说说自己最喜欢生活在中国哪一个省份,为什么,我记住了他。我记得好多同学当时胡乱编了一个省份,我也一样。但是他却一脸认真说他最喜欢的就是四川,不为什么,就因为他在这里长了16年,这里有他的一切,他会在这里念书以及成家立业,他最后说了一句,当然啦,我更喜欢去往我喜欢的人喜欢的地方,因为这句话当时全班瞬间起哄。

  此后,整个高中时期,我都很在意他,也很喜欢他,有多喜欢呢,夸张一点讲,如果一辆极速而来的车向我俩驶来,只有一个人可以活的话,我一定会选择让他活久一点,当时我的心就是这样笃定的,虽然那时候我才16岁。 我不会觉得喜欢他是我很丢脸的事情,我觉得是很骄傲自豪的事情,只是当时的我觉得自己只是个孩子,女孩子,我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只有我知道我心里的欢喜。

我是一个冷淡的人,对自己和自己关系密切之外的人,一概不关心不在意,可是只要想到徐三水,我就变成了一个温暖而美好的人,我想把最好的祝愿都给他,自己弱也想保护他,希望他平安,希望他万事如意……我也是一个不求上进的人,但是想到徐三水,我就希望自己是一个厉害的人,想变好一点,不想要得过且过;我也是一个没什么情怀的人,但是只要是想到徐三水,我就会变得浪漫而多情。

高中时期的我的情感都是跟随着他的,他开心,我就觉得明亮,他难过,我就觉得暗阖。那时候的徐淼是我,我不是我。

  这些都是徐淼不知道的事情,我叫他徐三水的事情他不知道,我一天想起他的800遍的事情他不知道,我喜欢他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山东到四川的距离是1604.4公里,从山东到四川正常步行大概需11天17小时10分;骑自行车大概需要3天12小时21分;邮轮客船大概需要2天12小时15分;骑摩托车大概需要1天9小时44分;驾驶汽车大概需要21小时5分;坐火车大概需要12小时3分;坐高铁大概需要6小时44分;坐飞机大概需要2小时6分。

从此徐淼开始渐渐淡出了我的生活,随着大学生活的开始,我开始忘记了对他的喜欢,倒不是这1600公里的距离,也不是时间的流逝,大概是自己长大了,变坏了,不会再那样真挚而热烈地去悄悄在意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

  大学四年过去了,对徐淼的喜欢真的好像也因为种种原因而褪去了,曾经我以为喜欢到骨子里的人就这样轻描淡写地淡出了我的生活。

  今天他回来了,我们见了面,吃了饭,说了比高中三年和大学四年加起来还要多的话。我看着他,有些许陌生,7年了,第一次这样和他一起吃饭一起聊天。吃饭的时候,我问徐淼,你高中不是说喜欢四川,以后就在四川吗,怎么去了山东读书呀。徐淼说,这事你还记得啊,我就想趁大学出去见识见识嘛,哈哈 。看着眼前的我们,我庆幸自己中学没有告诉他对他的喜欢,要不然,哪能这样毫无负担地一起吃饭聊天呢。

  和徐淼的这次见面总归是很开心的,直到一分钟之前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好像丢失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并且我要欣然接受这样的失去,然后又开始日复一日的生活。

  一分钟之前徐淼给发了一条短信给我:真好,你还记得我说最喜欢四川,可你好像忘了你说过你最喜欢山东的。

 这时候的徐淼也还是我,我也是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