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七怪最逍遥自在是什么时候?是在哪里?

《射雕英雄传》有个神奇的组合:江南七怪。

他们武功平平(有人算了笔账,说江南七怪联手打平丘处机,全真七子联手约等于欧阳锋,所以,一个欧阳锋等于49个七怪之一),但他们侠肝义胆、重情守信,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大侠郭靖在武功和为人上的奠基之师。

今天想说的,是关于七怪的这样一个话题:他们的一生,什么时候最快活?是在哪里?

直接给答案:是寻找郭靖的那六年!

有人说,那六年,他们背井离乡、风餐露宿、颠沛流离,有什么快活?

听我说理由。

首先,那六年,他们七兄弟(虽然有韩小莹这个小师妹,但他们惯以“七兄弟”自称)一人不缺,张阿生还没有丧命在陈玄风手中。

这一点,对意气相投、情意深重的七人来说很重要。自从张阿生去世,另六人对他时常怀念,特别是韩小莹,总觉自己愧对张阿生,而忽忽不乐。

但在寻找郭靖那六年,兄弟们是齐全的,七怪是真正的七怪,而非后来的六怪。

其次,那六年,七兄弟长相聚,有时甚至是日日厮守。

自从在嘉兴与丘处机约定各自寻找郭啸天、杨铁心的妻子及后代,七怪便踏上北上之路。

而此前在嘉兴,七怪却是各自生活,至多时常聚一下,甚至多日不得一见,有事才凑到一起。

譬如为丘处机、焦木和尚做和事老,大家相约醉仙楼,七怪是三三两两或独自一人从不同地方赶来,可见日常他们并不在一起。

而在北上追踪段天德和李萍途中,他们最初是两三人成组或一人单独寻访,但后来随着目标去向越来越明确(从江苏、山东、河北,一路北上出关),大家逐渐汇聚到一起——

“(段天德和李萍)每次上陆小住,不论如何偏僻,过不多时总有人找寻前来,后来除了那矮胖子与女子之外,又多了个手持铁杖的盲人。”

跟踪段天德是七怪头等大事,想来大家有整体的路线规划,有日程安排,有分头行动,有碰头商量……总之,在组织上、心理上,他们都是作为一个整体而存在。

后来,七怪离开中原,到了相对人烟稀少的北方苦寒之地。

在大漠、草原的时间里,他们更是统一行动,集体寻找——偶遇郭靖、托雷被都史等一群孩子胖揍,七怪就是一齐出现。

为了一个共同目的,大家声息相通、齐心协力,这样的日子想来是快乐的。

其三,那六年,七兄弟虽然背井离乡、一路奔波、居无定所,但想来日子不至难过。

生活上,他们不差钱。

七怪讲究的是侠义心肠,却不自诩正人君子,见不义之财,自然是取而用之——朱聪曾偷盗完颜洪烈的金银,还曾以为郭靖是富家子弟便夺取其宝剑;而柯镇恶在嘉兴赌博,曾因还不起钱而跑到桃花岛去躲债(《神雕侠侣》)……

有这样的行径,想来,追踪段天德那六年,江南七怪不会没钱花。

六年时光,虽然一直在路上,但有心气相通的兄弟在一起,有共同的目标,有钱花有饭吃……这日子应该还是逍遥自在的。

不过,真正的磨难随着郭靖的找到而正式开始。

先是遭遇梅超风,七怪失去好兄弟张阿生,成了江南六怪;

继而,六怪遭遇意想不到的困难,那就是教郭靖学会武功比找到他更难。六人穷十年之力,弟子的武功依然平平,后来还是因马钰暗中传授气功心法,郭靖武功才见起色。

有人喜欢旅行(注意,是旅行,而非旅游),是因为途中可能会有惊喜或故事不期而至,更因为心中对目的地怀有期盼——因为未知,人们往往在心中将其美化。

江南七侠对郭靖的六年寻访,和我们期盼的一场旅行有点像,虽然路途有辛苦有劳顿,但逍遥自在,满怀期望,那样的日子是快乐的。

一家之言,欢迎拍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