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与城市的碰撞—夜间散步偶遇植树工人闲聊小记

初夏的夜晚出门散步,十点多钟的小区外面的马路上已经鲜有车辆和行人。

偶遇给小区对面正在建造的公园植树的一位工人,昏黄的路灯下他在给植物浇水。

主动跟这位与我父亲差不多年纪的工人闲聊起来,他很和善,面带笑容,用我勉强能听懂的方言热心的回答我的一些好奇的问题。

比如说告诉我最近干活的大部分工人都回老家收麦子了,对了他是安徽人。

问到他为什么不回去收麦子呢?他说他家里的地不种了,种一季麦子除去种子、化肥、农药等成本也就挣个几百块钱,租给别人了,一亩地500一年。

我问他干这个工作累吗?他笑着告诉我不累,说是劳累惯了,各种活都干过,在家种过地,也在工厂呆过,现在这个活比较自由,每天差不多吃过晚饭出来干活,干到晚上11点差不多结束,不想干的时候就不干,因为反正工资是按天来算,一天100块钱,白天如果有其他的活还可以去干其他的活。他不好意思的现在这个过就是工资有点低。

为什么地上的草皮一年四季都是绿油油的?他告诉我说因为这些草皮都是由夏天的草和冬天的草两个品种混合在一起的。

为什么路边去年他们种下的树有很多都死了(目测六分之一)?下雨时被土坡上留下的水淹死的,把树挖起来,原来种树的地方都是浸着黑色的水。为什么不往坡上面种一点?答曰:老板让他们怎么种他们就怎么种。这次他们要在死了的树的地方重新种,种的浅一些。

这位和善的来沪务工的农民,不禁让我思考农民的出路在何方呢?

我是农民的女儿,父母亲是湖南近郊的农民,在湖南老家从事渔业养殖业,并且种点蔬菜在农贸市场去卖。此外,父母亲是养殖能手,从小到大家里总是能够吃到天然无污染的土鸡、土鸭以及土鸡蛋、土鸭蛋,还种得有自己吃的红枣、桃子、橘子、柚子、葡萄、香瓜、甘蔗等各种当季的水果零食。

在我看来,父母亲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是成功和幸福的,他们靠着自己的双手养育了一双儿女长大成人,哥哥没有考上大学,父母亲还是把他送去职业学校上学,职校毕业之后去广东打工,后来辞职回家父母亲又将哥哥送去学木匠,期间当了几年学徒又跟着他人做了几年活,现在应聘到老家比较有名的装修公司做项目经理。而我一直上到了研究生,毕业后随当时已经在上海工作的男友到了上海工作。

在父母亲的逻辑里是不希望自己的子女再当农民的,觉得当农民太累,风吹日晒雨淋的,并且社会地位不高,很大程度上得靠天吃饭。辛勤劳动是必要条件,但是能否赚到钱还得看老天爷是否赏面、市场价格是否给力。

父母现在过着在我看来小富即安甚至让我有些羡慕的生活,偶尔还能帮助业已成家的哥哥和我贴补一点,当然这种贴补相对于很多为孩子置办下房产的人来说可能只是毛毛雨,但这就是他们力所能及的所有力量,每次回家给的孝敬钱走的时候又原封不动的塞给我们,每次在网上买东西回去都要被他们责备一番。

我也是幸福的,在淳朴的农家长大,父母恩爱,家庭和睦,从小父母都在我哥哥哥的身边,那时还不流行外出打工。尽管物质可能没有那么丰富,但也不至于贫乏。

我先生的父母亲也是农民,他们在老家河南远郊务农,离我偶遇的安徽工人的老家很近。公公婆婆身上也有着我父母般的勤劳、善良。但是由于河南农村人口多,人均土地少,两亩薄田远远养活不了公婆家五口人(公公、婆婆、我老公,还有他姐姐和弟弟),我想公婆也是费了老大的劲才把儿女拉扯大,除了种两季农作物外,公公还在老家做做木匠活(这几年因为咳嗽已不做了),婆婆在家加工加工面条卖(十分便宜),这些微薄的收入要在老家盖房子、嫁女儿收媳妇真的是不易。等到我们在上海工作生活时,他们已有心无力了,我跟老公自己攒了钱找朋友借了钱在上海安了个窝,把房子买好了才敢告诉公婆怕他们担惊受怕压力大。逢年过节给公婆些零花钱贴补他们家用。

先生的弟弟很早就出来打工了(当然不是因为公婆不让他上学了,打着也不肯去),现在借了钱买了货车跑物流。

我所知道的农村已没有多少人在种地,除了父辈还在种地外,我的同辈中很少的人通过考学留在了城市,更多的人像候鸟一样各处打工。他们的孩子留给了在家务农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带着,一年难得见上一次。

母亲告诉我最近哥哥换了辆新车,我说嫂子不是说要在市里买房子吗,怎么买车了。母亲马上就不高兴了,买什么房,现在这么大的房子还住不下他们吗?(哥哥嫂嫂还有小侄子跟父母住在近郊自己造的楼房里)我说他们不是为了让尧尧享受更好的教育嘛。母亲立马反驳到你不是从小也没有在城里上学不一样考上大学了吗?我只能告诉母亲我的同学中只有很少部分是来自农村的,而我就是少部分之一。当然这些是没法跟母亲解释清楚的,她也不会认同我的观点。我跟她说我有个好朋友毕业了回到老家农村去教小学,发现现在的小学就跟多年前我们上的时候一样,冬天要趁着天气暖和的时候把课上完,省的小朋友更冷的时候还要把手拿出来写作业冻着,教室的灯光比较暗。班上的孩子很多家长都外出打工了老人在家带着,放了学不会有人教他们写作业陪他们阅读。学校里的老师要么想着离开这所小学去好一点的中心校,要么就拼命地教小朋友学语文数学(这是考试排名的内容)。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城市和农村,我怕陷入这样一种可怕循环…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