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_亲子教育儿童小说:《爸的野性童年》_7.3 庙会神术【中⑵】

96
天火同人
2016.09.25 23:26* 字数 3052
7.3庙会神术 _【中⑵】瓶界七情界,幻界六欲结。

————————————————————————————

道家内丹修炼图谱…

(图片来自网络 )

【爸爸】正在众人一刹那间失了神、花了眼、晕了头、嗷嗷惊叫的时候,小道姑忽然又从旁边一只天尊宝瓶里飘然跳出,就像是一只燕子噗啦一声,一道青影从细到粗变回原形又恢复到众人眼前,举起喇叭高声喊道:

“父老乡亲们!捧捧场!加加油!愿不愿意试一试?”
小道姑的这次号召,把每个人的好奇心都给撩拨得快要爆炸了。

“我愿意!我愿意啊——!”
“我!我呀!让我先——!”
“我先来!我第一个——!”

万众同声丛林震动,半空云团也将分崩,最里圈一些人已经推着挤着争着抢着,冲向那六位道士面前的六只天尊宝瓶了!

一位粗鲁大汉捋袖挥拳笨拙一跳,影子忽闪消失在宝瓶口上!一位黝黑小伙嘻嘻笑着伸头窥看,一缕黑影已掉进宝瓶之中!一位中年妇女呵呵笑着憨笨走去,刚抬前脚竟已缩进了宝瓶!

一位七八岁小姑娘,一边跳着叫着跑在前面,一边拉扯着妈妈的手,娘俩哈哈笑着伸头望着,刚一靠近宝瓶,便已化成两条彩色光影溅入瓶中……

此时,所有观众已经全都跃跃欲试了,个个瞪大吃惊的眼睛,伸长青筋的脖子,张大困惑的嘴巴,捋起激情的袖子,舞着争先的拳头,跺着急躁的步子,谁也不愿谦让谁了,生怕错过这一次后悔会终生。

忽然,咣啷啷一声锣钹爆响,只见那六位静坐的道士一翻手一换臂,变换了手印调整了坐姿,那道姑也在此时举起喇叭高声喊道:

“乡亲们!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来到贵宝地,还请多支持。宝瓶尝试就先暂停,后面的乡亲们想要亲身试试的,请先给我们打赏点儿盘缠费用。一分钱我们不嫌少,十块钱是你的大恩情,都是结缘的恩惠,都是我们的施主……”

说道这里,那道姑从身后取来一只大铜锣,翻过来端在手中当做一只大盘子伸向众人。那边笙竽锣鼓再次响起,那班奏乐道士个个摇头晃脑鼓腮调息、振臂弹指激情鸣奏。

这边六位打坐持咒的道士,也在锣鼓笙竽声中再次变换手印恢复坐姿,静候人们跳进宝瓶勇敢尝试。

此时人们谁还在乎块儿八角的零钱啊,已然全被前面几位跳进宝瓶的观众诱惑得心花怒放了,大家就等着赶快跳进宝瓶跟上他们,看看他们在宝瓶里正在干啥?

说时迟,那时快,片刻之间,人们的硬币纸币已如雨点如雪片,噼噼啪啪纷纷扬扬投向道姑的铜锣。而那面铜锣竟然像个无底洞般,任由里三层外三层的人们尽情地投币,怎么也不见投满。

**“快呀,快来跳啊——” **
接着嗖嗖两声,两个小女孩儿消失在宝瓶口上了。
**“呵呵,真是奇了怪了啊——” **
然后呼地一下,一个小伙子已经跳了进去。
**“爸!走!去跳啊——” **
接着噌噌两声,父子俩人闪进了宝瓶。
**“老弟,来!跟紧我——” **
呼呼两声,兄弟俩在瓶口儿处不见了。
**“呜哇……哈哈哈,快点儿,妈!” **
最后有娘俩说说笑笑,走来进去。

此时观众更加好奇更加困惑了:眼睁睁地瞪着——那明明只是六只巴掌大的普普通通的小瓷瓶啊!怎么就能让人直接跳了进去呢?

怎么可能一只小瓶竟能跳进那多的人?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啊?我的老天爷!这是什么神仙法术?这是何方妖法幻术啊???……

一边是硬币纸币砰砰啪啪飘飘摇摇,怎么也装不满那面铜锣!一边是男女老少三五成群七八一趟,怎么也挤不满那些瓷瓶!这——怎么可能呢?怎么可能啊?我的妈呀!光天化日之下,这到底是什么迷魂幻术呀?

这时,现场似乎有些失控的前兆了。前面勇吃螃蟹惊喜困惑的观众成群结队地跳进宝瓶,后面焦急排队跃跃欲试的人群络绎不绝渐渐减少了。

谁知此时,忽然有一个挑着担子的游乡货郎骂骂咧咧满嘴抬杠,未经投币就直接挑着担子走进了宝瓶。一直在旁边停着观望的一位车夫看到如此神异场景,他一边吆喝着** “奇了怪了,不信邪了!”**,一边干脆喝令骡马连大马车也赶到宝瓶中去啦!

到了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世间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以发生的呢?

【女儿】哎呦我的天啊!爸爸,你和我奶奶,我老爹呢?你们进去了吗?

【爸爸】我们怎能放弃这次神奇经历的机会呢?我们早就进去啦!

你奶奶一手牵着你老爹一手牵着你爸爸,我们跟着前面的观众盲目游荡在宝瓶世界里。那哪里是我们想象中的瓶底世界啊,那就是真实的现实世界呀,只不过我们所到之处十分陌生,众人稀稀拉拉地都走散了!

恍惚之间懵懂一下,也不知道是怎样动作怎样过程,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个大漩涡给搅动了一刹,一晃一闪,一晕一顿,一黑再一明,竟然又走进了另一个宝瓶。

一进那宝瓶,我们已经置身一片陌生的城市,放眼望去满眼只是阴森的天空,朦胧的雾气,灰暗的高楼,尘垢的车辆,冰冷的地面,漠然的人影。

耳边只是一片无边无际的乱麻林般的杂乱声响,轰轰隆隆、呼呼嗖嗖、叽叽喳喳、扑扑踏踏、嘻嘻哈哈、吆吆喝喝、汪汪喵喵,听不清任何一样,辨不明任何一方。

我们娘儿仨大吃一惊,正要疑问此是何处的时候,忽然已经来到一处车站模样的地方,只见那巨大的凉棚之下,挤满着各色行人和骡马板车。从人群缝隙努力望去,两条笔直的碎石路不见首尾伸向远方,那碎石路上却都丢着两条乌黑的铁杠子无人问津。

那铁杠子前后没有尽头,漫长得似乎已经穿越了整个城市,任由呼啸而来又咣咣而去的一辆辆大卡车碾压过去,而那些大卡车竟然都是一辆紧挨着一辆不留一点空隙,不见一些司机。

【女儿】嚯!爸爸,那大概是就是铁道吧?只是你们那时候,从来没见过啊。

【爸爸】正在我们迷茫恐惧的时候,忽然你奶奶大叫一声:“燕儿——燕儿啊——”。

我和你老爹循声望去——啊!天哪!那不是我们的爸爸和二姐吗?他们正一前一后一拉一推,像乌龟一样弯着背,像黄牛一样伸着头,使尽全力拉扯着一辆沉重的木板车。

那笨重窄长的木板车上堆满了不知名的货物,看上去沉重又肮脏。那车前帮上的车背带在你爷爷肩膀上绷得直直的扯得紧紧的,深深陷入你爷爷的肩胛骨和锁骨里。

你二姑只顾着弯腰埋头使尽全力推着车厢后挡板,她的面孔直对着地面,刘海上的额发邋遢地垂在脑袋前面完全掩盖了她的面孔。

我们看不清他们的面容表情,似乎只能听到他们艰难粗重的喘息,疲劳困倦的呻吟和疲软拖沓的脚步声!

拉满重货的板车,排队等货的板车,睡在板车上休息的车夫……

(图片来自网络 )

你奶奶不待喊出第二声来,已是泪水横流,哽咽着抽泣道:“燕儿啊——,燕儿——!”我俩放开嗓门大声呼喊:“爸——!,二姐——二姐——!”

我们好像被一层无形的玻璃罩子严密封闭着,和他们一层之隔却又完全处在两个世界。无论我们怎样追赶怎样呼喊,怎样招手怎样跳脚,身外所有人物仍然一直沉浸在他们自己的事情中,对我们完全无知无觉。

正在我们疯狂追赶声嘶力竭的时候,忽又当的一声铜锣巨响,一切都结束了!只见瓶中人物一晃一闪,我们已然回到瓶外世界——还是站在原来地方,身边还是原来那些人物,四周情形分毫未变还是原样,大家还是那么拥挤着惊叫着张望着。

从瓶中出来的人们就像做了一场缠绵悠长的颠倒乱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脸上满含笑意的,有额头双眉紧锁的,有眼角泪痕明亮的,有挥拳捶胸顿足的,有摇头无奈叹息的……

这场旷世奇遇的宝瓶魔术已经结束了,那班表演魔术的道士们又开始招呼下一波的观众了。

可是我们还在悻悻然茫茫然中叹惋不已,意犹未尽心有不甘摇头晃脑遗憾离去,继续向着桃公山顶进发……

【女儿】哎,真没想到,一场魔术竟然是这样伤心的结果!这让我又想起爸爸你在外工作的那两年,我和妈妈真的有些可怜哪……

————————————————————————————
上一章:《爸的野性童年》_7.3 庙会神术【中⑴】

总目录:《爸的野性童年》-目录/自序

下一章:《爸的野性童年》_7.4 庙会神术【下⑴】
————————————————————————————

诚挚期待您慷慨赐评!请猛力狠戳文章末端【喜欢、分享】按钮,你的支持是笔者后续创作的源源动力……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