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将心掰开成船,划入那离别依依的在水一方

有位佳人 在水一方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捧起这首诗时,脑海里便不由自主地浮现出这一幕:

一一在水之涘, 一片云水雾气。天一色,水一色,天水之际汨汨茫茫,浩淼,缥缈,而空白。

夕晖下,霓霞的线条隐约的勾勒出两条人影:他们相视无言,但分明是想说点什么,却又沉默不语,逐又与一只刚栖身在苇荡边的白鹭,伫立成一帧静默的风景。而在远些的背景里,似乎还有一帆木舟,正追赶着西沉的余晖,渐渐远去,远去......

画面里,芦花纷飞如雪。

每阅此景,我都有一种幻觉,仿佛自己也走进了这一片遥远的惆怅之中。

就是这么一帧静默的风景,引领着我的目光,洞开了千年的时空 ,走入一片淒迷的惆怅之涘。寻找到了你,说是寻找到你,还不如说是寻找到了我自己,寻找到那遥隔千古的惆怅和那幻觉中的唯美图画——在水一方。

烟霞雾绕的黄昏,谁伫立在水湄亭榭,以一支古拙的斑笛,吹起芦花纷飞;谁又宛在水中央,掬一捧月光在手,像洒落粼粼片片的诗句;湖面上有薄雾冉冉升起,晚霞染红了碧蓝的裙纱,一只蝴蝶落到你斜插在螺云青髻的玉簪儿上,那是谁的前生蝶变?凝脂含香的玉指,轻捻一根琴弦,不唱不弹,却凝神聆听那风中芦花吟哦的絮语,一任夺目的盈盈碧波洇渡着那怆然而去的背影。

渐渐远去的笛声,恣意悠悠地穿透了杳渺的夜色,在湖面上溅起波光潋滟的涟漪。

如果,一片水蛩潦雾,可以织一个美丽的梦。那么,一江芦花惆怅,可否再为我织一个神话传说;而在这个神话传说里,可否再织你一次回眸?如此,我情愿在秋水之湄为你守望成一簇荻花 ,在痴痴的等待里将思念根植成一苇篱。

苇子作笛,云水为曲,有多少泪湿满襟的思念,能用最清纯的心音吹进你的梦中?在水一方,水韵渺渺,清音袅袅,那些芦花飘零的絮语,如潮水一般地漫过我的心岸,你媽然一笑的妩媚,在潮起潮落中隐隐而现,有风吹过 ,似你手绢拂面,亦是这样的近,却是那样的远。

我于今晨,才记起前世的梦。如今,我蹒跚而来,尽管你已将自己泛黄成一卷诗经,但我依然能从黄卷青灯里寻见一泓澈眸,温情而泽,浅波荡漾。为此,我已将思念的心掰开成船,以长笛作桨,沿着你澈眸荡漾的碧波,划入那离別依依的在水一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捧起这首诗时,脑海里便不由自主地...
    a3c48af1cdf7阅读 425评论 0 0
  • 《红尘劫》 文/刘汉皇 青烟入梦人世几多沉浮相思凄苦寸心许多愁闷举樽邀月谁与共醉天明几声丝竹向来知音难觅 打碎了许...
    刘汉皇阅读 198评论 1 9
  • 抱怨需要技巧,抱怨得当才是我们想发泄的通道。以前,我是个经常抱怨的人,假如可以看得到人头上抱怨的气息,我可以想象得...
    有个欧宝阅读 90评论 0 0
  • 文/123lili 一个不会拖后腿的组员对于一个水平一般的组队来说简直太重要了。一个水平一般的组队每个人都只能完成...
    123lili阅读 1,50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