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叫波谢特

插图/电影《死亡诗社》

01


波谢特大学学的设计,目前在魔都一家平面设计公司供职。

距离毕业已经快两个月了,波谢特又想起入职第一天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朗诵的那首诗:

来吧 我的朋友
寻找更新世界尚为时不晚
我决心已定 要驶过夕阳尽头
尽管我们不再有昔日的伟力 可以振天撼地
我们仍有着 同样的英雄的心
时间和命运 使它衰老
但坚强意志仍在
让我们去奋斗 去探索 去发现
永不屈服

“Bullshit”,波谢特想着那时自己一边刷牙一边朗诵的场景,怎么能如此可笑?他放下手中的鼠标,飞快地在键盘上打出一行字。

“一腔热血喷出来,比牛粪凉得还快,还不如牛粪可以当肥料”。

打完又按下退格键,他坐在位置上继续将剩余的设计图一个个打包分类整理,想着下午还要改上次被客户退回的设计稿。可是他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皱着眉头,但是嘴角还在上扬。

真是奇怪的表情。


02


这两个月里,波谢特每天5点多起床,极少能吃碗面条,要不然就是煎饼果子,馒头,包子挨个换。

赶着6点出头的地铁,就算在地铁里有时候不小心能包子馅挤出来,他也可以尽力地把馅包进去再吃,还觉得自己每天的早餐能换出花样。

真是Bullshit。

他每天都在做着别人羡慕的工作,你是设计师啊。他每天都在看上去还不错的写字楼工作,你在这工作,挺不错啊。

“Bullshit”,每次被别人这样类似羡慕的眼光看着,波谢特总在心里暗暗自嘲。

他是设计师,但是他每天大多做着分类整理设计稿的工作。

偶尔跟着前辈接点设计,他也只是最后按照客户要求不断修稿的那一个。改得不好,他是被老板批的最狠的那一个。

他在看上去还不错的写字楼工作,但是现在还只是试用阶段,工资常常入不敷出。

近期通话记录里房东出现的次数比客户还多,比爸妈还多。每天赶着接近一个小时的地铁来回奔波,偶尔下班回家给自己煮碗白面。

两个月,他不知道在心里说了多少次Bullshit,但是也不知道每一次Bullshit背后,他还是坚持画了好多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作品。

比如:老虎的头猪的身子。他也给它取了一样的名字:波谢特。


03


波谢特最初学设计的理由不是因为他觉得设计可以赚很多钱,而是他觉得在设计里无所谓对错,不像人生。

它简单,简单在可以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设计出心满意足的东西,所以才棒。

可是,真是Bullshit。工作之后,波谢特才明白能够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完成设计稿有多可笑。客户会要求设计的样式简易高端,还会要求用鲜艳的颜色来刺激大众的眼球。能圆满完成工作已经是不错了。

Bullshit,波谢特马上又要开始找房子了,准确地说,是地下室。因为现在的房东又要求涨价了。他看着自己的前辈完成一稿设计的收入,又庆幸设计可以赚这么多钱。他以后肯定也能靠设计赚钱。

波谢特会想着,下一次自己独立成稿的时候就可以租一个离公司稍微近一点的地方,可以给爸爸买一个好一点的电动剃须刀,也可以给妈妈买一个泡脚桶了。

波谢特总是这么想。


04


晚上下班了,波谢特看看手机,还好,今天还没到10点。他搭上了2号线。

波谢特真的很奇怪,不仅仅是因为他总说bullshit。

回家他明明搭4号线会快一些,只需要转一次车,但是他每天晚上都先搭2号线,再转两次车。

四站后,波谢特下车了,出了地铁口。果然,陈姨今天还在。

陈姨是老上海人了,老伴因为喜欢抽烟喝酒,50多就走了。当年陈叔还是老师,正要赶上工薪改革,正要赶上拿退休金,不过最后还是敌不过肺癌,赶不上了。

当年陈姨能拿到的补助还很少,陈姨也没有正经工作,陈姨拿着陈叔留下的一点补贴,还栓着陈叔治病时借的亲戚的钱款,还带着一个儿子。

陈姨的儿子儿媳是开快餐铺的,人多的时候陈姨会去帮忙。其他时候,陈姨会在地铁口处卖烤红薯。

“陈姨,我就知道您还在,一样的,给我装2个烤红薯吧。”波谢特搓搓手,呼着气。魔都不愧是魔都,连冬天都像魔鬼一样湿冷。

“又给你女朋友带一个回去啊,明天还要降温了,你再多穿点吧,大衣不保暖,穿袄子啊。”陈姨还是一样的温暖。

“陈姨,我租的房子要到期了,我不知道搬去哪,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到吃到您的烤红薯了。”波谢特说得很平静。

“你搬哪记得告诉我,说不准我哪天去你附近的地铁口卖啊。”陈姨一如既往地挑出两个特别大的红薯。

“陈姨,很晚了,您快回去吧。”

“你也是,明天还要早起上班,回去多用热水泡泡脚早点休息,年轻人身体还是最重要,等会我儿子就来接我啦。”陈姨递给波谢特装好的红薯捏着嘴笑。

黑色雕塑一般的夜里,陈姨的眼睛像水银一般亮。

波谢特又绕回地铁站内,重新搭上回家的地铁。


05


波谢特在陈姨那买红薯已经快一个多月了,一个月前的晚上,波谢特在陪完顾客准备坐地铁回家时,在地铁口第一次遇到了陈姨。

那时陈姨正在给一个类似农民工的中年男人装红薯,口里还念着“饿了,给你挑个大的”“3块就够了”。

3块哪买得到那么大的红薯。波谢特当时想,真是bullshit。

后来波谢特开始每天晚上到陈姨那买红薯,陈姨看波谢特是个小伙子,每次也挑大的,每次也只收3块。波谢特开始不干,陈姨比波谢特还固执,硬是只收三块。

后来波谢特想了个法子,每天买两个,说是给自己女朋友带的,第二个一定要给陈姨5块。波谢特就这样每天多转一次地铁,多买一个红薯。

波谢特吃着红薯,想着以后搬家了如果回家来得及还要到陈姨那买烤红薯。

回到家,波谢特看着手里剩的一个红薯,想着今天又多花了8块,明天早餐吃烤红薯算了。

11点过了,波谢特腾出装满衣服的桶,用热腾腾的水泡着脚。

他拿出手机发了条微信,说,妈,我到家了,今天很好。

真是波谢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这里是大北京,这个城市有她自己的独特魅力,能够让所以生长在这片土地的孩子对她眷顾。也许对于那些北京的过客来说,北京...
    尧不可及的星尘阅读 4,567评论 2 6
  • 本周育言家分享交流的关键词:做作业、好习惯、积极的人 1.诺上妈妈:一直都是坚守陪写作业,夜夜河东狮吼,孩子哭、妈...
    镇长苗大叔阅读 186评论 3 8
  • 般若品 迷悟有迟疾(三) (三)只此见性门 这个见性法门的本身,是超越顿渐,超越迟疾,也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观念。禅...
    舞言阅读 12评论 0 0
  • 礼物 十年前,我从家乡的山沟沟走出,只身一人来到北京闯荡。 临行那天我买了两部智能手机,一个留给自己,另一个送给在...
    三笔阅读 74评论 4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