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记|送别

96
一抹茶色z
2017.02.18 14:46* 字数 1750
怅然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送别》里面是这样写的。可是现在是冬天,昨日的高温已经消散在今早的冷空气里。今天,是我离家归校的日子。

      每个学期都要告别家里一次,去学校求学。对我来说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我还是容易心潮澎湃。


    我试着去习惯很多,但仍然不擅长告别。流行离开的世界,我们要出去追寻更多的风景。可唯独里面的规划,少了家人。

        我要走了,这次离开家也许是一年。暑假也并不回来了,对我来说不亚于是一个考验。就像当初,一个人填了志愿铁了心,生在浙江却要去湖北一样。

        我和爸爸说,爸爸说随你,决定就好。他总是支持我自己做出决定,自己去做。我和妹妹说,妹妹说,那我就一年见不到你了。

     

对你的喜欢,就是要把所有好吃都给你。

     妹妹说,

     我最喜欢读幼儿园的时候。

       因为那时候,放学回来你都在家。

        我都可以看见你。"


        我把这写解读为,那时候的你,一直陪着我长大。长大的你,却再也看不到我的成长的每个脚印。

      看不到我每天穿什么好看的新衣服和吃什么好吃的新东西。


       这个孩子,平时最喜欢吃,各种好吃的。今天见我要走了,竟拿出了平日里最舍不得吃的德芙。

       "姐姐,你要多吃一些。

         你最喜欢吃了,所以我要把她拆开。"

        一时凝噎,竟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她小心翼翼地打开巧克力的盒子,像打开神圣的宝贵盒子,里面嵌了很多形状不一的巧克力。我坐在桌边,看她的眼神里流出"哇塞,好棒"的四个字。她抬头看我,"姐姐,把你的手机拿来给我一下。

      以为她又要玩游戏了,我拒绝了。

     "求你了,我想把每个形状都拍下来存在你的手机里。这样在外面,每次你看到图片里的巧克力,就能想到我了。"

 心头流开的汁水,

比巧克力本身的味 还要丝滑。


要走这几天,她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让我一下子就容易泪流的句子。

大人们说,多吃点好吃的。

    外婆问我说,什么时候去外面呢?

    我说,下午吧。

    那你等会,等着。我去街上给你买一份快餐,吃饭管饱,在火车上不容易饿。

      我说,不用买啦,太麻烦,爸爸已经开始做浇头面了。说完便上楼去了。

      快下来,快下来,下来吃饭。

      下了楼,外婆已经买了饭回来。

       饭盒大的可怕,放了一只酱黑色的大鸡腿。梅菜干扣在五花肉里面,还有绿色的豆荚和豆腐,平菇。在学校的时候心心念着家中的梅菜扣肉,到家后却又并没有吃。这次要走了,外婆竟知道我喜欢吃,去打了这道菜。

      我的愿望,完成了。

      我突然也明白爸爸对我说的了,

 外公外婆对我和你妈再不好,但你一定要对他们好。这是我对你和妹妹的要求。

上下两代就算有再大的深仇,你们下下代,也绝对不能记得。

要孝顺。

         

给你煮两个蛋,路上可以吃

    妈妈回来了,给我煮了两个鸡蛋。

    一样一样的帮我核对要带的东西,我的记性不好,妈妈总是骂。还是耐心问我,生怕放心不下。

     巴不得,我把整个家的东西装到行李箱里带上。

      爸爸要去上班了,还是不动声色的嘱咐我,平淡的语气。

       但我知道,他的心里也是舍不得,只是藏起来了。

        和表妹一起坐上去城里的车,家里旁边的邻居都过来看我。闲聊几句,车子还没有到来。

        妈妈生怕,我错过了车子。

就要拦出租,让我早些到城里,才安心的下。

最后五分钟,我见到了初中最好的朋友

       到了城里,太早了。在候车厅坐着发呆,没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只有一只又一只的行李箱,和行色匆匆的脚步。人们提着箱子,应着广播指出的方向,进站检票。

       我有些缓不过神来,像是好像刚才外面回来到这个车站的时候,现在竟然要回去了。

      掏出手机,发了一个微信,给初中的好朋友。一直没有见到的朋友,她回在洗衣服,15分钟就好。

        等了起来,一起去外面的朋友来了,开始闲聊。差不多了,广播又响起检票的声音了。我不停地看手机,等着她的回复。

         "三分钟就到"。

         离开车只有15分钟了,她回,"到了,不让我进去。"

       把行李箱放到车厢里,拿了票就往外冲。

        跑到送客口那里看她,变胖了。

        哈哈哈,口无遮拦的笑了起来。

         她看着我,也没有焦急。

         我们两个隔着5.6米的距离,就开始了隔空对话。吐槽自己是乡下人,一年没见了,没有疏远。

            她说,"暑假回来玩呀"。

           我笑了一下说,暑假不回来了。

           她的眼神有点淡下去了。广播又在说,"还有五分钟。"

            "好啦,我走了,知道的。到那边打电话给你。下次见。"

         她扎了一个小编子,微胖的身体透过玻璃转了个身。

            我突然想起朱自清的《背影》,父亲买橘子给他到月台送别的背影,我好像理解了那么一些。

      要告别了,送别我,不知道为何,

    竟然没有感伤。

     我只觉得,竟然都是那么多年的好友了。不管到哪里,只要想起就可以随时联系,这才不是永别。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

上路了

送别送别,不忍惜别。


无人守候,有人在天涯陪着成长。

写下这篇,我的"送别"散记。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