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的孤独不要被你们发现

           像Eson在歌词中唱到的那样“落单的恋人最怕过节,只能独自庆祝尽量喝醉”,大学的生活里要说没有多少意义但一到过年过节远在他乡的人就要把在家里不会有的热情全部释发出来,各个超市早早的就搞起圣诞促销活动,各个凡是有门面的地方不论是卖汉堡的卖烤地瓜的得益于回不了家的大学生通通摆起圣诞树来。

             是一场苹果、贺卡与饭局的混战。也是人缘的攀比。

               我就属于没有人缘的那个,宿舍里都陪自己处的好的人出去吃饭唱K。而我是个把手机调成静音,看着来电显示默默用被子捂住的人。

                两年前的平安夜,就是昨天晚上,我来到这个陌生城市的上半年。

                 我喜欢教堂唉,今晚可不可以去洪家楼玩。我那个时候已经跟他认识了一个月,或许是初来乍到的不安让我对他那么依赖。

                  好啊。晚上多穿点,四点钟就走的话还能去趟芙蓉街。

                    好啊,有好吃的了!

                   四点钟的校门口,情侣不断,可让人都与我无关,那个时候我的眼里只有他。

                    是我第一次坐电车。原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没有电视里上海电车那种丁零丁零的声音,也没有电视里的那么大,只是很简单的公交车还是特别老的那种伴随着坐不稳的颠簸。后来我知道,从电车开始,就注定一切都不是想象中的美好。

               在芙蓉街里买的第一份吃的是一大串肉串,吃了一口觉得不对劲不像是猪肉,我不吃鸡肉的。“给你吃好不好,我不吃鸡肉唉”

                “好”他就那么接过我的串吃了起来。我不敢说毫不犹豫我想他一定只是抹不开面子。

                一份牛肚,两个人吃。

                一份炒年糕,两个人吃。

               两种味道的水晶包,两个人吃。

              到处都是人,我们每次都是买完之后赶紧撤到旁边,有可能恰好是垃圾桶,到那个时候觉得吃很快乐,其他的什么都没顾。

                看了恒隆里2015只小熊挂起的圣诞树,多少人想来看后来都窝在了宿舍里。还看了广场上的音乐喷泉,看了黑夜里金碧辉煌的解放阁,走了泉城路,大概十点钟,早早的在洪楼教堂里等着。

                唱诗班唱完歌,大家念完《圣经》,听完耶稣的故事,在教堂里感受着来自零点的寒冷与教堂的肃穆,随着教主的指令一会儿跪下祈祷,一会儿站起。一直到最后,教主说,对你身边认识与不认识的人告以平安的祝福吧。

              LH,平安夜平安,圣诞快乐。

              XQ,平安快乐。

             我承认,那一刻我将永远铭记于心。或许对他来说没什么,但对我来说,那一晚是我第一次晚上六点还在外面晃荡更何况仪式做完之后已经接近两点。

                 后来他说,那晚上真是困成狗,又不能带你去找个旅馆,两个房间也不像那么回事。

                 是啊,我当初,就那么相信了一个认识了一个月的人。

                  那一晚,我们一直走路。后来走到了本部。逛了本部的夜景,四五点钟的时候我们就坐在校车发动的那里等天亮,看到觉少的爷爷奶奶们相继走出来散步。

                  那一晚,我们说了好多话,早上的时候终究是坐着早班的公交车回的学校,在车上,我第一次把头靠在一个男生的肩膀上。

                   我做了个梦,这梦里是来时在车上真实发生的。车上只剩下一前一后的座位,我靠着背椅睡着了,醒来时刚要回头去看他问他到没到,一转头看到他在我旁边。我笑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我笑了,并不是前所未有的难过了。早已经是过去,他现在或许正在守着零点给他的女朋友发短信依然是那句平安快乐。

                     我尽力把手机收起,不接电话不要被人发现我把自己整夜蜷在被窝里。晚安世界。过节日没有好人坏人的区别,也没有亲疏远近的区别。愿所有人平安快乐。

                      当然,包括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