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写了一年多口语诗

最近,又关心起

传统诗的写法

我对自己的行为

难以理解

如果在革命时期

我这样的叛徒

会挨枪子的

2019.9.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