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绿水藏雅意,古韵十直待人识

96
代三文
2017.06.04 10:12* 字数 2604

  文/代磊

        十直镇是丰都县下辖的一个小城镇,距离县城不到一小时车程。她南临长江,北靠蒋家山,面积108平方公里,有17个行政村,4万多人。这里山清水秀,风物宜人,更以传承久远且保存较好的民俗文化而将世人深深吸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六月细雨,沾衣不湿。我跟随文化馆艺术采风团踏上了十直古韵的探寻之旅。正值初夏,满眼都是青青的玉米苗高过人头,长势喜人。大巴车的窗外,梯田层层,陇上黄牛扬尾,瓦房粼粼,阶前柴犬低吠,迎面还有上学路上的孩童,嬉笑着与我们擦身而过,偶尔几个背着背篓或扛着锄头的农人,几顶竹笠下面,是一张张朴素无华的笑脸。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十直因两街纵横十字交叉而得名,这里连接着丰都和忠县,保合和高镇,曾是交通车马、物阜民丰之地,两个国家级的冶锌遗址和一个汉墓群,还有一个市级非遗项目十直迎春狮舞,便是佐证。而其他各有特色的古民居、古墓和古代碑刻,更是琳琅满目。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采风的第一站,便是前往位于该镇花莲村三组的孙家花院子。这是一处前清时期的建筑,当地传说孙家人当时穷得叮当响,十二岁了还没有像样的裤子穿,一日在江边码头拾得几张巨额银票,几经找寻也没能物归原主。孙家人认为这是机缘难得,于是以这笔钱修建了这座气势恢宏的孙家院子。这个故事并无曲折,想来当时丰都码头商贾往来,有钱人行色匆匆丢钱难寻也不是没有可能吧。我曾调侃这孙家人一夜致富是个暴发户,没什么文化涵养,而参观了花院子之后,却未敢再小瞧其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花院子之所以是花院子,在于房屋建筑的装饰极其精美,大门两侧浮雕着一米见方的文字和纹饰,匾额上矿物颜料的残迹依稀可见,八字牌楼顶上用青瓦搭建的飞檐翘角曲线优美,结构大气。二进门的纵深,东西厢的布局,站在天井里四下观瞻,眼目所及尽是古雅之气。雀替雕镂,柱础凿刻,窗棂拼花,檐瓦铭文,就连墙与墙之间的连接处,都以矿物颜料勾画出优美灵动的云纹。当然,历经岁月沧桑,许多构件已经残破损毁,难以复原,但隐约之间,那种大户人家的气度依然从这木石青瓦中透露出来。尤其是在连接东西厢房的走廊两端,还能见到门楣上各有三个大楷题额,分别是“一角天”和“二分竹”,以此再观,东厢背靠青山,见天一角,岂不是一角之天?西厢侧邻平地,生竹两分,不正是二分之竹!古人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孙家人能与山川和谐而处,建屋而置竹,比起现今水泥钢筋造楼覆彩钢棚以为顶的做法,还是有蕴涵得多了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突然对花院子的主人萌生了想象却不得其形象,不知应该是五大三粗还是彬彬有礼,或许这正体现了我们对于一个人内在与在外认识的困惑吧。经历了太多,这花院子里来过兵,来过匪,土改之后,住进了三家农民,一直生活至今,我们告别守坐在门口石槛上的老人家,继续走马观花的行程。

        我们接着走进的是十直镇双溪村一组叫田家坝的民居院落。沿着村道路曲折进入中心院坝,远望瓦舍如云,起伏有致,近看乱石成墙,院落深深。石缸碾盘,凿痕累累,土壁木门,人迹稀稀。这个大约二十多户人家的村落,面朝稻田,背靠竹山,周遭缀满了青李黄杏绿葡萄,鸡在高柱鸣新蛋,狗躲柴垛吠来人。几家门里窗下,躲闪着一些或苍老或稚嫩的脸庞,我们介入了他们的平静生活。我们观察着他们,他们也观察着我们,恍惚间,便完成了时间与空间的穿越,生活与思想的互换。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这里,我偶遇了刚满五岁的小姑娘田桂巧,她和奶奶和妹妹一起生活在这个大院子里。读幼儿园大班的她每天顺着公路去镇上读书,回来就去树林里采蘑菇,摘果子。她教我玩挑线的游戏,不断变化着筷子裤子豆腐和蜘蛛网的图形。一根细线系着她童年的欢乐,我离开的时候,她却大方的把细线送给了我,还拿小蛋糕给我吃,让我心中感动不已。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和双溪村大致一样的聚居院落还有红庙子村二组一个叫李家嘴的地方,但这里的特别之处在于,院落中心有一处高耸的四方塔式建筑,当地人称李林山碉楼。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个用半米多厚的土墙夯筑起来的四层建筑显然有着巨大的实用价值。围着碉楼居住着近四十户人家,都是一色的青瓦土墙木板门,岁月风霜,土墙颓圮,古榕入云。我们偶尔会遇见一位老人坐在自家门口,剁柴的剁柴,剥麻的剥麻,一位叫李家楼的七旬老人给我讲起李林山碉楼的前世今生。原来李林山在伪满政府时期是当地保长,挎着盒子炮仗势欺人为祸乡里,为了长期称霸一方,他修筑了这座碉楼。碉楼里每层楼设有床铺粮仓,储存有衣物粮食和武器,底下三层只各在一面墙上开有小窗,外窄内宽,便于采光通风和对外射击,顶上一层四面开窗,凭窗而望,周围瓦房巷道一览无余,风吹草动尽收眼底。后来政局变换,土改中李林山获罪伏法,儿子李柏生和同村的李家奎一起参加革命军,在部队里做了一名救死扶伤的卫生员,还参加了抗美援朝的战争。孙子李抗美,是一名企业家,如今应该五十多岁了,安家在新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石径连屋舍,荒草出墙栌,梁上木多朽,门前榕半枯。这片屋舍自成群落,在碉楼的环视下,沐浴着春风夏雨秋霜冬雪,慢慢生长和衰落,屋舍里的人像树叶一样换了一季又一季。而换下来的人都去了哪里呢?我们在村子背后的竹林里发现了奇景。

图片发自简书App

        沿着小道上山,可以看见路边都是层层叠叠的坟茔,最底层能够大体看出是以四块石板垒做的一个空间,用于埋人,最里的石板上刻有神龛,这是明代时候的生矶。而就在这上边一层,就是典型的清代墓葬,官帽型的坟头写着“桃源府”,冥联多以青山、秀水、子孙、先祖为吟咏。再往上,我们发现两座民国墓和三座现代墓,碑刻上都历述先人承志、贤良淑德的事迹。坟茔错落层叠,如同一部卷帙浩繁的家谱,土石缝隙中多生竹木,枝杈横斜。一处雕刻精美的石墓上竟长出了十多米高,三人合抱的黄桷树,叹为奇迹。

图片发自简书App

        告别李家嘴,我们转徙至楼子村一组的孙家坝。这里就是我比较熟悉的地方了,此前因为非遗调查的工作之便,我多次来到这里,走访过孙家众多宗亲代代传袭的迎春舞狮活动。这是至今十直镇,也是丰都乃至重庆范围内还活跃着的民间宗族活动。他们每大年初二至十五,都从祠堂里请出狮子,挨家挨户舞狮,然后在十五这天烧掉狮头,送走狮神。这次采风团并没遇上这样的活动,我们参观了新祠堂,也走访了老祠堂,老祠堂已经残破不堪,但石碑仍在,首句曰“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数典而忘古人者,讥之”,如雷震震,触动人心。孙家坝前有六层石塔镌为“字库”,古人敬字惜纸,写有文字的纸不能随便丢掉或烧掉,都得拿到塔里集中焚化,对照而今网络上的浩浩水军飘忽字句开口便出,真是今昔有别。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采风团的一日游行程丰满,意趣正浓,赶着暮色四合之前,还参观了莲花村一组的自然奇观夫妻树,两棵巨大的黄桷树相去五米,却枝接根连,合抱一起,如滚滚时光洪流里坚贞不渝誓死不分的夫妻一般。枝杈上孩童嬉戏,冠盖下耕牛暮归,一幅喧闹而静谧,古朴且自然的乡村田园画面,陶醉了所有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便是十直,处处山美、水美、人美的地方,这便是十直,融汇雅意、古意、恬意的地方。十直之旅,十分值得!

工作笔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