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山脚下的记忆碎片(一)

字数 2568阅读 362

图文|阿左

小学的往事已随风而逝三十多年,这些记忆的碎片虽不能再次拼成一个完整的陶瓷,但每一片都在我的脑海中闪烁着粼粼波光…

回不去的小学,留不住的童年,唯以回忆缅怀之,以简书铭记之。

下六小学90届毕业照

我的家乡是一座名叫宝鸭的小山村(下六管理区辖下的一个自然村落)。这里群山环绕,碧水东流,村屋农田耕地点缀其间。

从鸡山水库眺望鸡山及山下的下六小学旧址

家乡老屋背面有一山,山脊圆滑,形似鸭背,名曰鸭山据说家乡的名字由此而来)。老屋的右侧斜对面也有一山,头如鹅冠,名曰鹅山。鸭山与鹅山之间,连着一座大山,宛如大公鸡昂首高鸣,名曰鸡山。鸡山脚下有一古庙,名曰鸡山庙,庙旁绿树掩映处有一小学,名为下六小学(下六管理区的最高学府,也叫下六学校——有初中的时候)。

现在的下六小学早已人去楼空(合并搬迁了)

我小学的求学生涯便在此度过。

在这六年期间,发生了许许多多有趣或者无趣的小事,如空气中的沙子,多数都已随风飘逝,但总有那么几件事儿在记忆的海洋中溅起了耀眼的浪花,令人无法忘怀。


碎片之一:竹林打牌
人物:朱老师、阿成

小学四年级(一年级?四年级?待求证),已经有点儿数学基础的我学会了扑克牌(相当于现在的电子游戏了),玩着玩着便入迷了,一有空便跟同样着魔的小伙伴玩上几盘。

记得那年夏天的下午,上课铃声已飘过了好几重山,我和同学阿成还藏在竹林的平地上你一张我一张地打得正欢。忽地,一缕清香沁来,层叠的竹叶裂开一缝,一俏脸蛋儿探了进来。OMG,班主任朱老师居然悄然找到了这隐秘的地儿!

扑克牌,当然是被没收的了,但我的耳朵却幸运逃过了一劫,没有发生变形变色的过程;放学回到家里,我的屁股也没有在竹鞭下开花儿。这让我既庆幸又纳闷,或许是朱老师并没有告诉我的父母,或许是父亲知道但忙得忘记追究了。

直至今日,我都无从知晓朱老师是如何得知我们的诡秘行踪的(同学告秘?我们声音太大?朱老师是天上的神仙?当时小小年纪的我,心里竟产生了一种“膜拜”的情素,太神奇了!),或许是因为责任与爱的指引吧。

这是我在小学中遇到的第一件“大”事件,但竟然没有酿成“大”后果。

现在回想起来,颇觉幸运!但有了此次教训,后来的日子里我再也未出现过类似的问题。

也许,这就是我最大的收益吧。


碎片之二:谁尿得最远
人物:阿辉

记得我在网络上看到一句话,蛮有意思也蛮有哲理的:

再多各自牛逼的时光,也比不上一起傻逼的岁月。

是呀,长大之后,无论取得多么牛逼的成就,孩提时代一起干过的那些傻逼的事儿还是难以忘怀的,也是弥足珍贵的。

当年,下六小学作为一所偏僻的山村学校,条件甚是简陋,有的课室还是泥砖墙的,整所学校只有两间小厕所,一所在半山腰,一所在路对面,均离课室偏远(怕臭气熏天影响上课嘛,哈哈)。

读三年级时(那时我们这个年级人数多,分了甲乙两个班,三乙班在篮球场上方,三甲班在篮球场下方),我们的课室(记忆中应该是三乙班吧)挨近路边,课间自然去路对面的厕所解释“三急”问题。

下课的钟声一响(不是电力铃声哦,我们学校当时就是使用鸡山古庙遗留下来的铁钟作为上下课指令工具的。那钟声浑厚,悠扬,颇具穿透力,山区方圆十里地都能听得甚为清楚),我们这些尿急(其实是心急才对,课间玩耍的十分钟很宝贵!)的野男孩便冲出课室,奔向厕所,挤近水泥尿槽旁,迫不及待地摸出小鸡鸡,来一番畅快淋漓。

有时候,男孩子们觉得纯粹尿尿太无聊了,便弄出点新花样,娱乐一下,譬如比赛“谁尿得远”就是一个常玩的小游戏:三五个准备小便的小男孩,轮流站在厕所门槛边上,对着对面的尿槽,收紧胯下的括约肌,憋红着脸儿,用力激射。尿得远的,旁边嘘声一片——肾亏呀;尿得远的,两侧笑声阵阵——哇,肾牛X耶。不过,大伙儿对这些言语都不会在意。小屁孩哪管什么肾事?!开心最重要。

一次,大个子同学阿辉体育课后灌了一大碗水,随后憋了一节数学课,膀胱几乎涨爆,下课后刚赶到厕所门口,尿液便喷射而出,居然在对侧的红砖墙壁上留下长长的一道尿痕。据好事者估计,喷射约摸四米,创造了鸡山小学惊人的“尿距”,若干年后也都无人能及,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呀(之后阿辉自己也多次尝试,亦无法达到墙壁了)真正的牛X啊!一代“肾王”,无敌“尿炮”从此诞生。

若干年后,此桩猛事依然是小伙伴们火辣的谈资。


碎片之三:条件反射
人物:阿安、阿光

三年级时,我们男生上课甚是调皮。

每每觉得课程乏味,无聊犯困之时,大龄同学阿安便轻敲桌子,引起邻座阿光的注视后便突然伸出舌头,此刻阿光便会大笑不已,简直无法控制,即便被上课老师大声呵斥甚至胖揍也无济于事。为此,周围的小伙伴们都觉得不可思议,课后纷纷揶揄阿光:你忍住不笑会死吗?

后来我上初中学习《生物学》后才知道,这是典型的“条件反射”!阿安伸舌头与阿光的大笑经过重复多次的刺激强化,建立比较稳定的关联,正如巴甫洛夫实验中的给肉同时摁响蜂鸣器与狗分泌唾液的关系,多次刺激后,不给肉单摁蜂鸣器(相当于阿安伸舌头),狗也会狂流唾液不止(相当于阿光的大笑)。

小学这件趣事,我从生物学的原理悟到了合理的解释。不消说,我当时甚是欢喜也甚为得意。

在日常生活中,你会发现:若有心,处处是知识;若用心,时时有收获。


碎片之四:每天穿同一件T恤
人物:阿强

在山村求学,有些孩子的家离学校很远,要翻过几座大山趟过几条小河步行十几里地才来到校园。学校为了方便这些孩子,特别安排了宿舍与饮食。

阿强就是这些住宿生中的一员。上学期间,他都在学校吃住与洗刷。我家离学校最近,吃住当然是回家里啦。

四年级夏季有一段时间,我们发现阿强天天都穿着一件淡黄色的T恤衫,便笑着问道(说实话,我们当时真的揶揄他一番):

“阿强,你也太懒了吧,日日着同一件衫,不怕发臭的?”

“哎呀,不是同一件衫啦,我爸妈去趁墟,一次性帮我买了两件一样的T恤罢了。天气这么闷热,不换衫还得了?”

阿强红着脸儿答道。

噢,原来如此!那他爸为什么不选同款不同色的两件衣服呢?我心想。

或许,这背后有一些我们不太清楚的且不便细说小故事…

这虽然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情,但是,它让我明白一些小道理:

永远不要自以为是,否则会碰壁;

你所看见并不一定是真实的;

了解一件事,沟通很重要。

嗯,今天就暂时写到这里,后面应该还有七八个碎片故事,待续。


【备注说明】

小学的同学们:

1.未经大家允许,我在本文开头使用了我们当年的小学毕业照。若有老同学觉得不妥的,可以私信告诉我,我会马上更换。

2.若大家有当年的老照片,可否翻拍传与我。老照片置于文中,更有纪念价值,文章也会更有味道。



我是阿左,码自己的字,让别人说去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