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你一些可以甩“我爱你”十条街的情话

王家卫有一次让演员翻译 I love you,有的演员翻译成我爱你。王说,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应该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

然后我想到了夏目漱石,夏目漱石给学生出过一道作业,让他们翻译一篇英语短文,文中男女主角在月下散步时男主角情不自禁的说I love you,他的学生把它译成了“我爱你”,夏目漱石说,翻译成“今夜月色很美”就足够了。翻译有直译,有意译,直译就是直接按表面意思翻译,意译则追求美感、艺术性和意境,意译出来的有点“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的味道。

最开始觉得,把I love you 意译为今夜月色很美无非是追求美感,以及和西方I love you如此直白所不同的东方式含蓄,后来想想,未必吧,说今夜月色很美隐含的是和你一起看月亮才最美,和那句歌词“最美的不是下雨天,而是和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有点类似。

“重量级的情话要轻的像一根羽毛,不经意飘落在对方心里,却正好搔着她的痒处。”这是一种四两拨千斤的智慧,夏目漱石不愧一代大家,深谙此理,女生可以想象一下,当你们月下散步,他深情凝视你的眼睛,说,今夜月色很美,你还能够自持吗。偶然知道这样一句话,“被爱的人也许不知道,她的一句晚安可以媲美满天星光。”举一反三,有特别的人给你道晚安时,你可以说,一句晚安可敌漫天明月光华。回复早安,可以说,一句早安可以媲美满天朝霞。

相比烂大街的“我爱你”,总有人把情话说出高级感,让听的人无法自持,说出甩“我爱你”十条街的句子到底是哪些人?

沈从文致张兆和

我一辈子走过许多地方的路,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形状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

鲁迅致许广平

我寄你的信,总要送往邮局,不喜欢放在街边的绿色邮筒中,我总疑心那里会慢一点。

徐志摩致陆小曼

我爱你朴素,不爱你奢华。你穿上一件蓝布袍,你的眉目间就有一种特异的光彩,我看了心里就觉着无可名状的欢喜。朴素是真的高贵。你穿戴整齐的时候当然是好看,但那好看是寻常的,人人都认得的。素服时的美,有我独到的领略。

胡兰成致张爱玲

梦醒来,我身在忘川,立在属于我的那块三生石旁,三生石上只有爱玲的名字,可是我看不到爱玲你在哪儿,原是今生今世已惘然,山河岁月空惆怅,而我,终将是要等着你的。

林徽因致梁思成

梁思成问林徽因:“有一句话,我只问这一次,以后都不会再问,为什么是我?”

林徽因答:“答案很长,我得用一生去回答你,准备好听我讲了吗?”

朱自清致陈竹隐

一见你的眼睛,我便清醒起来,我更喜欢看你那晕红的双腮,黄昏时的霞彩似的,谢谢你给我力量。

马克思致燕妮

只要我们一为空间所分隔,我就立即明白,时间之于我的爱情正如阳光雨露之于植物--使其滋长。我对你的爱情,只要你远离我身边,就会显出它的本来面目,像巨人一样的面目。在这爱情上集中了我的所有精力和全部感情。我又一次感到自己是一个真正的人,因为我感到了一种强烈的热情。

你会微笑,我的亲爱的,你会问。为什么我突然这样滔滔不绝?不过,我如能把你那温柔而纯洁的心紧贴在自己的心上,我就会默默无言,不作一声。我不能以唇吻你,只得求助于文字,以文字来传达亲吻……

叶芝致毛特·冈妮(非常有名的《当你老了》)

When you are old

When you are old and grey and full of sleep,

And nodding by the fire, take down this book,

And slowly read, and dream of the soft look

Your eyes had once, and of their shadows deep;

How many loved your moments of glad grace,

And loved your beauty with love false or true,

But one man loved the pilgrim Soul in you,

And loved the sorrows of your changing face;

And bending down beside the glowing bars,

Murmur, a little sadly, how Love fled

And paced upon the mountains overhead

And hid his face amid a crowd of stars.

当你老了(袁可嘉 译)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

炉火旁打盹,请取下这部诗歌,

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和,

回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

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

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

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了的脸上痛苦的皱纹;

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

凄然地轻轻诉说那爱情的消逝,

在头顶的山上它缓缓踱着步子,

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庞。

我的爱人,得不到你的讯息,使我坐立不安。立即给我写上四页信来,四页充满甜蜜话语的信,我将感到无限欣慰。希望不久我将把你紧紧搂在怀中,吻你亿万次,象在赤道下面那样炽烈的吻。

我现在已经养成了一种习惯,就是每天都要找你说几句不想对别人说的话。当然还有更多的话没有说出口来,但是只要我把它带到了你面前,我走开时自己就满意了,这些念头就不再折磨我了。这是很难理解的是吧?把自己都把握不定的想法说给别人是折磨人,可是不说我又非常闷。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林深时见鹿,

海蓝时见鲸,

梦醒时见你。

我不喜欢这世界,

我只喜欢你。

余生请多指教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情不知所起,一念成疾。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春风十里,皆不如你。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直道相思了无益,后会无期。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庭院深深几许,叶落梧桐雨。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朱生豪致宋清如,醒来甚觉爱你。

最近我一直在想,

晚年的弗洛伦蒂洛给费尔明娜写了什么样的信,

文字里他如何成功地谈论了人生的智慧,

同时又不露痕迹地塞进了秘密的爱意?

情书属于老去的时代与老式的爱情,

在我们的时代,社交软件统治了情话,

碎片化的只言片语取代了连篇累牍,

当大家相爱时,大家都说些什么?

情话会决定爱的模样吗?

如果是,

那APP的碎片化情话会让爱情长出什么样的形态?

但我知道我想给你什么样的爱情,

所以我给你写下这封信。

我想,我们是相通的吧。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要是世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多么好,我一定要把你欺负得哭不出来。

我愿意舍弃一切,以想念你终此一生。

我一天一天明白你的平凡,同时却一天一天愈更深切地爱你。你如照镜子,你不会看得见你特别好的所在,但你如走进我的心里来时,你一定能知道自己是怎样好法。

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我爱你也许并不为什么理由,虽然可以有理由,例如你聪明,你纯洁,你可爱,你是好人等,但主要的原因大概是你全然适合我的趣味。因此你仍知道我是自私的,故不用感激我。

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一定很可爱。而且,假如你老了十岁,我当然也同样老了十岁,世界也老了十岁,上帝也老了十岁,一切都是一样。

我们都是世上多余的人,但至少我们对于彼此都是世界最重要的人。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宋清如甜甜地睡觉。

如果不是因为这世界有些古怪,我巴不得永远和你厮守在一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