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天计划030:知识产权,专利,到底意味着什么?《奇葩说》薛兆丰启发

知识产权,专利,到底意味着什么?《奇葩说》薛兆丰启发

本周末的奇葩说,辩题是“如果奇葩星球有个芯片可以瞬间实现全世界知识共享,该不该支持”

本来觉得又是个很无聊脑洞题,但是本期的辩手辩论得特别精彩,几乎是第五季最让我想重复多看几遍的一期。

站在宇宙中心呼唤爱的陈铭老师和盘逻辑的学院派高手詹青云互怼开杠时刻,是被大家最津津乐道的。我也重复看了好几遍。

但是,这一期里我印象最最深刻的,还是薛兆丰教授普及的专利和知识产权的相关论点。本季被薛教授圈粉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儒雅又不失幽默,睿智又兼备些许直男的天真,很吸引人。

那么本期他是如何普及专利的呢?

“通往地狱的道路,是用善良的意愿铺成的。”

薛教授四辩起来第一句回应蔡康永老师的话,奠定了发言的逻辑基础。(你所宣扬的知识共享都是出自善意,但是最终你们会造成地狱)

“我想给大家做一个澄清,澄清一下到底知识要不要垄断,垄断好不好。我们现场100位观众我们想象一下一个这样的场景,远处有一块金子,你只要跑过去就能拿到,你们跑不跑?大家都跑对吧,但是作为局外人我知道你们100个人都跑去拿,最后只有一个人能拿到这块金子,99个人都是陪跑的。这99人冲过去陪跑的过程所花费的是浪费,我作为局外人如果劝你,你别跑了,你会听我的吗?你不会听。有一个办法是可以劝阻你们不要跑的,我告诉你们,你们100人当中有一个人是百米赛跑的冠军——刘易斯在这里,博尔特在这里,你还跑吗?你不跑了。这叫彰显特异性。在我们寻求新的知识找一些新的方案的时候我们用这个办法。曾经有个载满珠宝的沉船,很多打捞公司一拥而上去大佬,其中有一个打捞公司向法庭申请垄断的权利,阻止别人都来打捞,法庭问理由,他说只有我们这家打捞公司是准确知道这个沉船沉在哪里,我们是最有希望打捞上来的。如果您不颁布禁制令,我们所有打捞公司一拥而上,我们用于打捞和争斗的成本将远远高于沉船的珠宝的价值,这使我们的努力没有意义。所以最后法庭遵从了这个打捞公司的意愿,禁止其他船只进入竞争,给他们时间用最经济的方式慢慢打捞。”

“大家知道吗,这两个故事的背后,就是我们整个专利制度的逻辑,就像蔡老师说的世界上大多数专利维权都是专利流氓,其实大量的专利是不被使用的,很多人灵光一现,他就申请个专利,那么它的意义在哪里呢?其实它是有意义的,就像我们要过河,我们这摸一块石头,那摸一块石头,我们公司手上拥有了很多石头,而你们公司也有很多石头,这叫专利池,都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可能会遇到一条通往彼岸的道路,而那些完全没有专利的公司,你们就省省吧,做别的事情。我们善良的意思是说,只要有苹果树,大家都可以去摘,平等啊,共享啊,如果这样摘苹果的后果是什么,红苹果变青苹果,青苹果变小苹果,小苹果变没苹果。一个鱼塘,鱼是大家的,捞啊,大鱼变小鱼,变没有鱼。一块地,如果大家抢着这块地就去盖楼的话,会盖出什么样的房子?——破旧的房子。但是我们现在的制度允许人家买这块地先放着,等到周围的设施商业环境好了之后,我们再来建一个好的房子。同样的逻辑,发明创造也有它的最佳时刻,怎么样保证这个最佳时刻,背后就是专利制度,就是垄断。”

“今天做一个药,大概的数据是多少?大概的成本是多少,20年20亿美元。我们要比较的是我们还要不要新的药,而不是说我们今天世界末日了,如果今天世界是末日了,我赞同所有的药物研发都共享,因为我们不会再有发展了。但是如果我们要发展的话,我们要看得更长久一点,所以我们要明白,知识是怎么产生的,一些知识首先是私有的知识,商业秘密,专利,没人知道的方程式,若干年后它慢慢的变成公有的知识,放在公共的领域,供大家使用,总有这个过程。因为有这个过程我们才能保障知识不断地进步。如果我们的奇葩星球还希望知识有进步的话,我们就要理解这种知识进步的内在逻辑,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我要澄清一下刚刚问对面高庆一老师的,他学英文到底是要背下来那些句子,还是说他要理解这里面的语法结构,它的文采呢?他们企图以为不用学习你就会英文了,你就能省下很多时间来做判读做能力了,他们完全误解了什么叫知识,真正有意义的知识是存在我们大脑里面的智慧,必须经过筛选、判断、反复使用、融会贯通,它才能够从所谓的信息变成智慧,我并不反对互联网,但是同样的,你能说没有互联网以前就没有智者吗,今天有了互联网以后就没有无知的人了吗,所以关键不在于知识的多和少,而在于人的判断,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我们身体都要长肉,这个肉是我们的相当于是智慧,要长这个肉你得吃外面的肉,比如一块鸡肉对不对,没有外面的肉你长不了肉,这个是基本的物理定律,但是有那块鸡肉,你就能长这个肌肉吗?你必须经过咀嚼、消化,才能慢慢长成你的肉。现在我们奇葩星球有了新的技术,我们不需要消化,不需要选择,按一个按钮每个人就能平均地长一片肉,你觉得最后长成的是什么样子呢?那是完全一样的人,所以大家想象,如果大家植入这块芯片,奇葩星球的结局是所有人都死了,只剩一个大脑,我们的大脑是一样的,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首先他是个无趣的世界,一个人的世界,第二,没有两个人没有交流没有交锋,没有灵感的冲击,我们不会再有新的知识了。”

薛教授娓娓道来,层层递进,把我说的服服帖帖的,但是现场观众的跑票却很少,觉得很奇怪。为他点个赞。本季最大惊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