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部史上最美的电影,美到窒息

这是一份视觉大餐。

由外国专业电影网站CineFix,于去年评出的,有史以来颜值最高的10部电影。

这十部电影,随便在哪个地方按停止键,出来的画面,都美到窒息。

不信,你试试?


俄罗斯方舟

Russian Ark

(2002)

整部片采用“一镜到底”的手法,96分钟,不加任何剪辑,镜头没有一次切换。

但是,画面丝毫不会有单调之感。

原因在于摄影师对摄像机漂亮的操作:推,摇,拉……

镜头时而俯冲滑行,时而平缓拉进,画面在同一个镜头里产生了丰富的变化。

自然精巧的构图,演员井然有序的走位,凭借空间切换来实现场面调度。

让我们得以不知疲倦地观赏这场俄罗斯贵族生活,一步步走向衰落的过程。

你可以批评它的故事,但你不能不为它的创意和执行力献上持久的掌声。

曼哈顿

Manhattan

(1979)

这是伍迪·艾伦写给纽约的一封情书。

当时宽银幕刚流行不久,该片的摄影执导戈登·威利斯(Gordon Willis),决定要大胆地给这部片,涂上黑白色。

而伍迪·艾伦也同意,因为这才是他童年记忆中的纽约。

电影黑白画面之间的灰色色阶非常微妙(暧昧),让整座纽约城极具情调。

而夜间灯光点点的曼哈顿,让它看起来像一座浮在星星上的天空之城。

片中,最让影迷津津乐道的是以下几张黑白剪影,纽约浪漫的气氛溢满整个银幕。

公民凯恩

Citizen Kane

(1941)

不论在哪个榜单,只要想服众,《公民凯恩》绝对会在前十占据一席之地。

本片解放当时电影人在拍摄和想象上的限制,让观众看到电影捕捉人类情感和经验的更多可能性。

同时,它也是最美的电影之一。

这里面用了太多革新电影这项艺术的技术和风格了,各种景深镜头、长镜头、低角度的仰拍镜头,闪回的叙事、开放性的结局等等。

最疯狂的是,这是奥逊·威尔斯的处女作。

他之前完全不知道应该要怎么去拍摄,电影里所使用的技术,也是他借鉴自平时看到的片子。

2001太空漫游

2001: A Space Odyssey

(1968)

当电影大师们想要为头上的星球,编织一部戏时,他们总会让观众感到惊喜。

在《地心引力》中,摄影师艾曼努尔·卢贝兹基用CG技术,让我们身临其境,与外太空拉近到几乎贴脸的距离,目睹我们的蓝色星球。

《太阳浩劫》则捕捉到太阳充满活力和热量的美。

但,它们还是比不上斯坦利·库布里克的《2001太空漫游》。

片中,这段十分钟的飞船穿越星际之门奇观,华丽炫乱,就让当时的影迷惊叹到掉眼珠子。

库布里克用透视框架和对称构图,复杂的设计和阳刚气的线条,向观众展示了宇宙的奇观,和人类在太空的活动。

加上片中导演精挑细选的各首古典乐,比如约翰·施特劳斯的华尔兹舞曲《蓝色多瑙河》,理查德·施特劳斯的《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让这曲优雅的“太空芭蕾”平添了恢弘,带来茫茫太空之感。

诚如影评人罗杰·伊伯特所说:作为科幻电影中绝无仅有的一个,《2001》无意刺激感官,而要激发观众的敬畏之情。

同流者

Il conformista

(1970)

本片由维托里奥·斯托拉罗(Vittorio Storaro)掌镜。

他娴熟运用色彩的心理效应,让各个色块以不同方式排列,激发观众更深处的认知。

再利用自然光线的变化,带出人,建筑层次分明的阴影。

拍意大利破破烂烂的街道时,镜头甚至像酒徒,横竖斜仰俯。

这些带着时代烙印的拍摄手法,使得影片里在法西斯统治下的意大利人,更具悲剧性。

坠入

The Fall

(2006)

在《大鱼》、《美梦成真》等魔幻片中,我们见识到电影人的想象力。

《大鱼》

《美梦成真》

而西姆·辛执导的《坠落》更胜一筹。

导演把电影划分成两个世界,一个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医院的真实场景。

一个是小女孩头脑里的想象景观,这部分是导演着墨最多的。

本片以看似随机插入的黑白片头。

糅合华丽的调色板。

伴随几乎半秒一帧的缓慢镜头。

打造出现实与想象交织重叠的视觉盛宴。

表现了一个幼小生命,如何拯救另一个绝望的灵魂。


英雄

Hero

(2002)

尽管亚洲有《花样年华》、《三岛由纪夫传》、《十面埋伏》等非常风格化的影片。

《花样年华》

《三岛由纪夫传》

但这些都不及《英雄》对视觉的诗意、和谐的追求。

掌镜《英雄》的是杜可风,因本片用了四场打斗划分结构,所以他用了不同颜色去渲染。

第一场,红色代表鲜血和火的颜色,即飞雪内心的仇恨。

第二场,蓝色。

蓝色是一种忧郁、深沉的情感特征,表现以无名代表的杀手们,内心世界的不可揣度。

第三场,白色则象征着坦诚,代表着剑客不想刺秦。

第四场,绿色象征生命,代表残剑尊重每一个生命,也有平静的意味。

阿拉伯的劳伦斯

Lawrence of Arabia

(1962)

谈到上世纪中期的史诗片,《阿拉伯的劳伦斯》无疑是最瞩目的一部。

本片是用“潘那维申超70毫米”摄影机拍摄,加上画幅宽高比为2.2:1的超宽银幕,让观影者能在大银幕上彻底感受中东沙漠的广袤无边,和细沙松软的质感。

那些飘扬在沙海上的色彩,宛如旋律一般,沿着沙丘蜿蜒的曲线,袅袅而去。

这种无垠,人在其中更显渺小。

毫无疑问,这是一部会让你爱上电影院的电影。

生命之树

The Tree of Life

(2011)

全片只用一种光——自然光。

意在借这样的光感,去寻找人内心的情感。

对于如何使用自然光,本片摄影师艾曼努尔·卢贝兹基曾说:

当你把演员安排在窗前时,天空、云朵和太阳会反射到草地上和屋子里的光,这样你能得到所有这些不同颜色不同品质的光线。

拍摄组甚至曾在三所不同屋子,设计了同款式房间,这些房间唯一不同是,它们位置朝向不同——这样,摄影师可以在同一个时间,挑选合适的光线。

影片中充满了对个体成长的体验,对宗教的博爱和宇宙生命起源等的感悟。

导演泰伦斯·马力克运用这些超现实的画面,敬畏生命。

轮回

Samsara

(2011)

本片导演罗恩·弗里克,1992年的一部纪录片《天地玄黄》(Baraka),曾被外媒称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纪录片”。

有人甚至声称如果被流放荒岛,唯一会携带的电影只有它。

《天地玄黄》

2011年,罗恩·弗里克又带领剧组,花了5年时间,去了25个国家,制作完成这部犹如冥想一般的纪录片——《轮回》。

本片采用70毫米胶片拍摄,没有任何对白和情节。


纪录片内容涉及到人类文明的多元化。

自然的和谐。

以及社会的变迁等等。

片中每一个画面,你都能截屏,装进镜框,挂在墙上——而且,绝对逼格爆棚。

美到让你瞠目结舌。

美到你会感慨,剧情什么都无所谓,这就够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