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锟佚事

赣宁之役期间,曹锟被袁世凯任命为“长江上游总司令”,听上去很牛,理论上四川、湖北、湖南的军队都归他节制。曹锟特高兴,曾对部下说:“大总统叫我坐镇长江,这是什么用意啊?不是湖广总督就是两广总督。你们好好干吧,谁不好好干,我把谁扔到洞庭湖里喂王八。在北方,不想干的上吊。在这儿不用上吊,跳水就行!”

曹锟想贿选做总统,吴佩孚是反对的。按法律规定,中华民国大总统没有绝大权力,其发布的命令必须有内阁成员签名才有法律效力。加上标榜军民分治,曹锟必须卸掉军致才能做总统。总统的主要工作其实就是往内阁送来的文件上盖章。因此吴佩孚私底下抱怨:“真搞不懂,放着婆婆不当,偏想当媳妇儿。”

曹锟做总统后,终于发现这份工作不好玩,最烦的就是会见各省上来拜会的政客、商民,因为读书少,不懂怎么跟人讲官方套话,后来干脆把总统府大门一关,不上班。最怕的是见外国使节,因为不知如何应对外交场合,但更怕得罪洋人,不敢不见。平时就在总统府里约上几个本地或天津的高级混混和高级游民--天天打麻将。游民中有个杨钦三,常把老婆带来打麻将。杨太太专门在外头给曹大总统物色美女,不时给送往总统府。府门卫兵都叫她“三奶奶”。

曹锟下台后,住在天津英租界19后路当寓公。平时没事干,还是跟旧部下戳戳麻将,吸吸烟。一想到自己贿选总统最后失败的下场,曹锟就归咎自己命不好。又不时求神问卜,想知道哪天能转运。他又经常挂念吴佩孚,但吴佩孚却不好意思去见他。曹锟每每对其它老部下说:“人不能以成败论事儿,俺们今天还能在天津会面,子玉(吴佩孚)可不知道落到何方去了?”又说:“我悔不听子玉的话,我要不当总统,绝没这事儿!张胡子(作霖)他反对我个什么?”

日寇占领天津后,派人游说曹锟出来当伪总统。曹锟一听说客的来意便翻脸,言辞中还是充满当年作混混的味道:“我倒霉就倒霉在小日本身上了。他们指使张胡子(作霖)跟我捣蛋。现在把张胡子炸死了,又来找我了?我有一天起来,不打日本不出这口气!”

1938年曹锟病死,国民政府给他办了场国葬,算表彰其保持晚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