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在股市遇到凯恩斯》

96
小鹏友书虫
2016.09.21 15:13* 字数 6101

长文预警、长文预警、长文预警,重要的话说三遍。为方便阅读,我把4篇连载放在一起了。

一、穷人的撕逼工具,富人的赚钱对象

从没有一篇序言,用这么短的篇幅,说清楚了“价值投资”的本质。

我指的是约翰博格为《在股市遇见凯恩斯》写的序。

我太浅薄了,之前竟然没听说过约翰博格,low爆了。如果你也没听过,去百度一下吧。

约翰博格是凯恩斯的忠实信徒,只不过不是在宏观经济学方面,而是在投资学领域。

今天,一提起凯恩斯,大部分人只会想起“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呼吁强硬的政府干预,增加政府开支,通过“注资刺激”扩大经济需求总量。

凯恩斯的信徒顶礼膜拜,哈耶克的自由派嗤之以鼻。

我说一句,这种国家经济大事,干我们屁事。拿着卖白菜的钱,操着卖白粉的心,有劲吗?

约翰博格这类人,根本不去自己“无能为力的领域”撕逼,而是从实用主义的角度思考问题。

比如,约翰博格不太关注凯恩斯的经济学家身份,而是重点研究凯恩斯在投资领域的成就。通过学习凯恩斯,自己成为了和巴菲特齐名的投资家。

庸人永远在撕逼,聪明人永远在学以致用。

凯恩斯在《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中,解释股票受益的两大原因:

1.实业,即在整个生命周期预测资产的预期收益。

2. 投机,即预测市场心理。

凯恩斯的说法很深邃,不好懂。那我们来看约翰博格的解释(对于很多人是常识),看完我直接跪了。

约翰博格说,凯恩斯所谓“实业”,就是指“投资回报”,即股票初始股息率加上随后的年收益增长率;

而凯恩斯所谓的“投机”,就是由投资者情绪变化而产生的“投机回报”,即股民为了每一块钱收益愿意支付的价格变化。

而我们投资股票得到的总回报,就是简单的将“投资回报”与“投机回报”相加。

还是不懂,没关系,我们来举例子。

如果一个股票开始的股息率是4%,随后10年的收益增长率是5%,那么投资回报是9%。

再来看投机回报。假设这只股票10年来,市盈率从15变成了20,即10年间增幅33%,即每年增长3%。

所以,总回报是9%+3%=12%。

如果还是不懂,那么记住结论就好,然后往下看。

这时候,聪明如你,肯定会想到,只要我关注市盈率快速增长的股票,即所谓的成长股,岂不是赚的更快。

很有道理,如果你对自己的眼光足够自信,那么就去投机吧。

对于业务投资者(小散户)来讲,专业水平差。平时工作忙没时间盯盘,也没有内幕消息,注定是要被收割的韭菜。

所以,作为小散,如果你认为中国股市不适用于价值投资,请远离A股市场。

当然,如果你愿意思考价值投资,请看这张表。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以美国标准普尔指数500只股票为投资组合的数据。(欢迎有本事的小伙伴算算我们沪深300的数据。)

我们可以看出,随着美国经济的增长,投资于标准普尔500股票,“投资回报”是非常可观的。只有美国大萧条时期,是负增长。

而“投机回报”部分,也有点类似于我们中国的“猴市”,上窜下跳的,而长期来看等于没跳过。

结论就是,凯恩斯所谓的“实业”,即约翰博格所谓的“投资回报”,决定了股市投资的总回报。

而凯恩斯所谓的“投机”,即约翰博格所谓的“投机回报”,在短期内非常重要,最终却证明毫无意义。

所以,如果你对中国的经济有信心,可以投资A股的指数,也可以自己做一个偏向价值的投资组合。

当然,老股民会说中国A股是特例,不能正常研究。这个我真心的不懂。我只是一个书籍知识的搬运工,具体消化看个人。

最后,必须提一下凯恩斯的人生哲学,我抄写了十遍。

“不会为了生活的手段而出卖自己,能够使生活的艺术永葆青春,并将之发扬光大,提升到更高层次的人方能在这种丰裕中获得享受”。

约翰博格吸收消化凯恩斯的人生哲学,说出了自己的:“制定好满足目标的全面投资计划之后,就把它放到一边,每年查看一次,其他的时间就去享受生活吧。”

二、天才凯恩斯、投机也受挫

人们太过于关注凯恩斯的经济学家身份,却忽略了他是一个成功的投资家。

1910年,作为英国剑桥大学国王学院的年轻讲师,凯恩斯在课堂上讲道:“股票市场本质是一门实践性学科,单靠课本、课堂是不可能教好的。”

同时,他很坦诚的告诉学生:“我本人对于课堂上讲述的相关问题没有实践知识经验”。我们可以推断,说这段话时候,凯恩斯应该对投资市场跃跃欲试了。

今天,据说很多大学的金融学教授,在A股市场上亏的一塌糊涂,难以跨越知识和实践的鸿沟。没错,王阳明所谓的“知行合一”,真的没那么容易。

凯恩斯做到了,他是20世纪最伟大的投资家之一。而他处的时代,是投资者最艰难的时代,穿越了两次世界大战和经济大萧条。在这样的环境下,凯恩斯竟然赚的盆满钵满,所谓天才,就是如此吧!

我读罗素的《西方哲学史》,觉得自己像个傻瓜。而罗素说:“每次跟凯恩斯辩论,我都是在玩火,结果大都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有时候真的觉得幸运,通过读书,让天才老老实实的和我们聊天,还有什么比这更开心的事情?!

但是,天才如凯恩斯,也和我们一样,在投机市场上犯过无数次错误,两次濒临破产。下面,我们来简单的回顾一下凯恩斯的投机经历。

一战后,身为公务员的凯恩斯,负责对《凡尔赛条约》的经济条款向英国财政部提出意见。他强烈反对要求德国战争赔款的数额,因为经过计算,凯恩斯认为德国赔不起,会引起严重的通货膨胀、经济崩溃,后果不堪设想。

英国政府对凯恩斯的意见置之不理,于是,凯恩斯辞职了,并写了一本畅销书《和平的经济后果》。

在书中,凯恩斯猛烈抨击英国政府,认为向满目疮痍的德国索要过量的赔款,貌似聪明,实则愚蠢。后来,德国的经济果真濒临崩溃,希特勒借力上台,给全人类带来无尽灾难。这一切,被凯恩斯言中了。

凯恩斯永远是个矛盾体。一方面,他向政府提供真诚的财政意见;另一方面,他会抓住市场漏洞,进行疯狂的投机行为。

凯恩斯明白,德国在一战后赔不起那么多钱,唯一的办法就是多印钞票、货币贬值。所以,他在货币市场上疯狂卖空德国马克。凯恩斯赌对了,他赚取了巨额利润。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短短四个星期,人们对德国经济盲目乐观,凯恩斯在货币市场巨亏,第一次濒临破产。

凯恩斯是天才,他的判断没有一点问题,德国长期来看确实是通货膨胀,货币贬值。但是,在此过程中,人们会在某一个阶段盲目乐观,货币急速升值,从而导致凯恩斯的钱被洗劫一空。

我们来看凯恩斯的第二次投机失败的经历。

凯恩斯东山再起之后,已经不满足于投机货币了。

他是当时最顶级的经济学家,拥有独特的判断能力,所以他杀到了期货市场,开始了大宗商品投机。凯恩斯认为自己是大宗商品交易的“先知”,而且她还做过公务员,能拿到很多内幕消息。当时,内幕消息还不违规。

经济学百年一遇的天才,还拥有内幕消息,更可恨的是,凯恩斯还异常的勤奋,现在保留下来的数据分析有12卷400页的篇幅。结果可想而知,凯恩斯赚翻了。

但是,1929年美国经济崩溃,凯恩斯亏损了80%,再次濒临破产。凯恩斯虽然算到了会有一次经济波动,但是万万没想到,人们在恐慌的情况下,所有的经济学规则大多失效,全球的萧条持续的程度如此深,时间如此久。

凯恩斯一响自负,但是凯恩斯不傻。他发现,天才如自己,也没有办法通过预测经济形势在市场投机中永久获利。因为,人们“情绪”的变量,属于非理性,无法通过数学等理性的方法预测。

后来,凯恩斯提出了著名的“动物精神”,并修正了自己的投资行为,终于在投资上去的了巨大的成功。

三、投资赚钱的方法,人生哲学的思考

前面,我们聊到凯恩斯可以算准一切,但是算不准人们的情绪。

两次濒临破产的经历,让凯恩斯明白,即使自己可以预测经济发展走势,但是不可能做到了解全局,尤其是不了解人类的情绪。

凯恩斯的结论是,投机本身是高风险赌博,没有人能长期投机成功,而一次失败就可能让所有收获付之东流。

所以,凯恩斯逐渐抛弃了货币投机、大宗商品期货投机,转而购买并持有更多的股票。

他也将主要的精力,从研究经济发展走势,转移到研究具体的公司模式。比如,公司支付哪种股利?是否一致?管理情况如何?是否理解公司的经营模式等?

总之,凯恩斯挑选一些好的股票,坚持持有。

如果你熟悉巴菲特,熟悉价值投资,会对这些很熟悉。不过,因为凯恩斯的投资环境太过恶劣,经历了两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时期,所以凯恩斯的价值投资,值得予以关注。

凯恩斯发现,情绪主宰着人类,并迫使人们根据情绪而非理智做出短期决策。这种非理性的冲动,凯恩斯称为“动物精神”。在“动物精神”的作用下,有时催生出牛市,有时催生出熊市,但是公司的内在价值总会回归。

有投资实践的人都明白,“追涨杀跌”是多么的符合人性;而在大家都买进的时候卖出,在大家都卖出的时候买进,太难了。价值投资,强调逆势而动,其实是反人性的。而真正领会凯恩斯“动物精神”的投资者,才能更好的理解价值投资。

对于价值投资的坚定信念,我觉得没有人比凯恩斯坚定,没有人比凯恩斯狂热。凯恩斯将大部分资金用来买“钟爱之股”,并且拒绝在价格下跌的时候抛售。1936年,他的投资组合遭受了2/3的损失,他也不为所动。

更难以置信的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甚至在1940年和1941年,伦敦遭遇轰炸,美国不愿意卷入战争,英国快要亡国的时刻,凯恩斯依然持有股票,而不是持有黄金等贵金属。

凯恩斯坚信,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终将取得胜利,市场秩序会重建,自己的股票会回归正常价值,并带来丰厚回报。当然,事实证明了凯恩斯的判断,二战结束后,他的金融资产价值增长了3倍。同时,虽然他的投资组合在战争期间剧烈波动,但是股息复利增长,使凯恩斯的财富逐渐积累。

可见,在人类最恶劣的环境下,价值投资依然有效。

凯恩斯的遗产,更有价值的是,是他对人生哲学的思考。凯恩斯希望世界“人人都能达到体面的消费水平……我们能将精力用于生活而不是谋求经济利益”。

作为一个经济学家,在投资领域,凯恩斯是个实践派。在生活哲学上,凯恩斯也是一个知行合一的榜样。他是一个工作狂,但是他仍然抽空看戏、看芭蕾舞剧、料理农场,并在当时最有趣的社交圈交际。他在艺术品上投资,收藏了很多名画,价值不菲。更有趣的是,他是一个同性恋,但是遇到了俄罗斯芭蕾舞女演员莉迪亚.洛普科娃,竟然被掰直了,两人结婚后,生活过得很美满。

凯恩斯建议我们,即使在经济混乱中苦苦挣扎,我们也需要放眼长远,努力实现少花时间工作、多花时间追求个人爱好的生活。他的人生遗憾(遗言)之一,竟然是“未能更好的享受生活与美酒的乐趣”。

生活中,我们容易混淆“手段”和“目的”。比如,旅游是为了放松,可是大部分人的旅游,是“起早贪黑乘坐廉价航空,坐大巴车走马观花看景点,吃的是廉价的团餐……”。旅游,明明是去放松的,却变得比上班还累,吃的比平时还差。

投资也是同样道理。投资是为了赚钱,赚钱是为了享受更丰富多彩的生活,而不是继续沉迷于赚钱。

比如凯恩斯,从开始赚钱的时候,就逐渐的过上了高质量的生活,买书买画、休闲度假、资助艺术活动、捐助母校……。

凯恩斯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天才。他不只满足于这些,还专心研究经济理论,希望为全世界的人们谋福利。虽然有争议,但是我们都是凯恩斯主义的受益者,这些年来,我们国家大搞建设,就是用的凯恩斯的方法。虽然也有副作用,但是今天中国人的生活水平确实是今非昔比了。

顺便,我想聊一下价值投资的争论。

很多人说,价值投资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按照价值投资的理念,购买一只股票就要长期持有,巴菲特的建议甚至是终身持有。而每年分红拿到股利,也要拿来投资,实现财富的复利增长。那么,如果我一辈子都不卖出的话,拿什么来享受生活。

我觉得,很多人混淆了“理论上”和“实践上”的区别。

举个例子,很多牛人都建议我们“不要说谎”,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甚至要求绝对诚实,因为“诚实是对每个人不容推卸的责任”。可是,我们都知道,没有人能做到绝对的诚实,大家都说过谎。但是,不能因为“没有人做到绝对的诚实”,就不提倡诚实,转而去提倡说谎。同样道理,可以用来解释价值投资。

而且,尽信书不如无书,巴菲特也没有完全遵守恩师格雷厄姆的投资教条,才成为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一代投资大师。如果读书照做就能成功,那人生不是太教条、太无趣了吗?!

总之,凯恩斯在经历大萧条和两次世界大战的情况下,用价值投资的方法,取得了丰厚的收益,这值得我们深入的思考。下周五,我将分享本书的最后一篇读书笔记,关于凯恩斯“动物精神”的思考。

四、解读“动物精神”

凯恩斯没有给出“动物精神”的准确定义。这本书将“动物精神”理解为“大众人类情绪的无形形式”,它不能得到明确的测量,但却始终是人类本质的一部分,因恐惧、欲望和生存而快速发生。

其实,我们每天都生活在“动物精神”的驱动下,比如:

1.喝酒的时候大喊一句“我干了”;

2.在女朋友犹豫买哪一件衣服的时候,我们来一句“ 两件都不错,都要了”;

3.因为一时冲动,购买了某一只股票。

在投资领域,因为“动物精神”,人们的决策会出现如下偏差:

1.过度自信偏差。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比别人优秀,判断比别人准确。

2.过度乐观。一看到股票涨了,就信心爆棚,转入第一点“过度自信偏差”。过度乐观,有时候会被市场无情的打击,被套牢几次就懂了。

3.缺乏全局观。我们往往因为看到事情的一面,就盲目决策了。

4.锚定。有些时候,没有什么理由,我们就认为某只股票就该值这个价钱,并且坚持大量持股。即使后来证明自己判断错误,也不愿意回头。查理.芒格将这种现象解释为,人类有“保持一致性”的心理需要。

5.心理帐。我们倾向于在限制决策的情况下思考问题。比如,反正是闲钱,放在股市里,无所谓。

客观的情况是,公正、周到的思考风险和可能性,会让我们避免犯下很多错误。《思考,快与慢》这本书告诉我们,这就是耗费时间的“缓慢认识过程”。我们需要缓慢认知,但是“动物精神”主导着我们冲动行事、厌恶亏损。我们需要慢下来,真正的研究问题。凯恩斯说,对完全没有赌性的人来说,专业投资游戏极为枯燥、极为可怕;有赌性的人却必须为自己的天赋付出代价。

在投资决策的时候,我们要警惕“动物精神”,让自己慢下来,利用凯恩斯的概率观点仔细想一想:投资决策背后的确定度有多大?有什么缺点?预期购买几年是否有意义(就升值、股息、流动性而言)?

总之,我们不能随时做出决定,而是需要花时间反思学习,再做决策。但是,必须要澄清一点,“动物精神”在某些方面是有好处的,甚至是必须的。

因为存在“动物精神”,企业主才会加大投资,扩大生产;从而就业率上升,老百姓平均收入增加,每个人觉得活得有希望,“动物精神”被进一步激发,从而购买更多的产品和服务,消化企业的生产。这是一个正向循环,让一个经济体的经济保持活力。

如果每个人都心如止水,渴望宁静,追求平淡的生活,那么,上述过程正好相反,整个经济体丧失活力。

很多人批评中国人浮躁,可是,我觉得这份浮躁,正是我对中国经济有信心的原因。看看身边每一个人,都像打了鸡血一样,目光中透着一个坚定的信念:我要赚钱。

在所有人都想发财的情况下,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中国经济的希望,看到了投资赚钱的希望,看到了财务自由的希望,看到了丰裕生活的希望。

我们要做的是,合理判断市场的“动物精神”,在警惕自己“动物精神”的情况下做决策,调整投资组合,赚钱并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抛开投资,我觉得每个人要有点“动物精神”,如尼采的“我是太阳”,充满朝气,对未来充满希望。叽叽歪歪、唉声叹气、愁眉苦脸、悲观失望,没有人喜欢这样的朋友。

人生有“动物精神”,才精彩。

拆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