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题大师





01

大家都觉得,做题很难。殊不知,比做题更难的事,是命题。

然而再难的事,总会出现一些杰出的人。比如,命题大师王桂林老师。

在弘砺中学,无论大考小考模拟考,大测小测终极测,学校领导都会放心地把化学一科的命题工作交给王老师负责。

别以为出一套题很容易。题不能出太难,也不能出太简单,更不能出重复。既要覆盖教材上的知识点,又要体现出创新意识。试题还要难易分明,层次清晰,不偏不怪。

这对于命题老师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平时考试已便如此,高考试题,严苛得令人胆战心寒。


02

四月的这天,对于王老师来说,是黑色的一天。他还在上课是时候并没有感觉到异常。

“王老师,第9题的答案是什么?”谢峰同学问。

“第9题的答案是选择B。”王老师回答问题时总是淡定从容,把握十足。

“王老师,第6题的答案是什么?”

“第6题的答案是碳。”

“王老师,你答反了。第6题是选择题,第9题才是求物质。”

“是你问反了。”

“哦,老师我明白了。你说选B,是暗示我,答案是硼。你说答案碳,是暗示我选择C。”

“是……是吗,或许是吧。哈哈哈哈,看来谢峰同学悟性很高啊。”

“咦,没对啊。我看了一下参考答案。第6题竟然选A,第9题的答案是硅。和您说的完全没有联系。”

“我说你都有答案了,还来问我干什么。你就不知道自己独立思考吗?不会独立思考,你将来怎么建设祖国,怎么令国家繁荣昌盛?”

“但是,现在的参考答案靠不住。”

“老师就靠得住吗?我就靠得住吗?”

“那我们该相信答案,还是相信老师?”

“当然要相信老师,也要相信答案。”

“可是你说,靠不住啊。”

“靠不靠得住,和相不相信,是两回事。你不要混淆了。”

“那王老师,现在这道题究竟怎么办?”

“当然是按照答案来。”

“可是,我不相信答案。”

“那你相信什么?”

“我相信老师。”

“那老师喊你相信答案。”

“但是,答案和你上次讲的内容有冲突,所以,我应该相信谁呢?”

“你就不知道把题目改一下吗?反正把题目改得,符合答案就行了。这样,老师说的既是真的,答案也是靠得住的了。这个方法,是不是就把所有问题给解决了?”

“好像是的……”

说话间,下课铃声响了起来。


03

王老师收拾好试卷后,正准备下班回家。他走到了学校停车场。突然。他发现自己的自行车的后轮被人刺破了。

他再仔细一看,原来不是自己的自行车,而是办公室里另外一名老师的。他笑得合不拢嘴。于是,他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哼着歌往家的方向骑去。就在这个时候。王老师怎么也想不到。

他,骑错路了。于是,他调转方向,继续骑行。骑着骑着,他忽然发现,原来刚才走的路,离家更近。他又调转车头,回到刚才的那条路上。他越骑越累,越骑越累。他终于累得骑不动了,他停下了车。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自行车。令他吃惊的是。自己的自行车后轮早已干瘪无气。

于是,他决定把车锁在路边,自己打车回家。他走在路边,边走边等车。走着走着,他忽然发现,家里好像没有菜了。于是,他拐进一条小巷里去买了一大包菜。买好菜后,他打算从小巷的另外一头走了出去。

他刚走到巷口,两个身着西装,戴着墨镜的男子就拦住了他的去路。

“朋友,让一让。我不买保险。”

两个神秘男子并没有任何反应。

“朋友,别挡着我。我还要去老人院孝敬老人,孝敬完老人,我还要去看望孤寡老人,看完后,我还要去扶老奶奶过马路……”

两个神秘男子,分别抓住了他的两只手臂。

“朋友,我一走出校门就发现你们一直跟着我,我怎么也摆脱不了你们。你们到底是谁,你们到底想要对人家做什么了啦。”笔者在这里强调一下,王桂林老师是一名四十出头的已婚男子。

两个神秘男子全身抖了两抖后,把他抬上了一辆窗户被封的面包车。

拐卖?可是我们只听说过拐卖儿童,没有听说过哪个人贩子有拐卖像王桂林这样奇丑无比的中年大叔的啊。

绑架?这么说吧,王桂林老师的自行车从他读大学的时候就开始骑了,也就是说,那辆自行车是上个世纪的产物了。

难道是一些变态的科学研究者,要把王老师带去做一些非人类的性试验?但是,王老师在这方面,也并没有显示出优势。换个说法吧,王老师每次撒尿前,都要先酝酿三分钟。

真是搞不懂,这些人强行带走王桂林老师是出于什么目的。

等车停下来后,王老师被带进一个小屋子后。真相才慢慢浮出了水面。


04

“今年我们省的高考试卷就交给在蹲的老师了。”教育厅厅长蹲在地上说。

原来,国家有任务要交给王老师了。在王老师的旁边还蹲着一群互不相识的教育者和学者。小小的屋子里弥漫着知识分子的儒雅气息。

“在蹲的各位,有的是大学教授,有的是硕士博士,还有的是在高中进行一线教育的高中老师。我们聚在这里的任务就是为今年的高考,出一套试卷。这套试卷的重要性,我就不用多说了吧。”厅长说完,他拿出了一份协议,分发给了在蹲的每位老师。

协议上写着这次出题的各种要求。

“老师们,明天你们会被带到一座大山里去。至于是什么山,你们就不要问了,反正山里有狼,乱跑的话,会死。而且,山上我们也安装了电网,山区里我们也埋下了地雷。要是你们乱跑,死了,就别怪我。你们会被没收任何电子设备,以及纸张和笔,包括卫生纸和眉笔。你们会被安排在单独的房间,一人一套教材和草稿纸和必要文具。在出题期间,不能和任何人联系。我已经和你们的家人联系了,说你们出差去了。你们就放心的在山里出题。等高考结束,你们就可以自由了。”

“厅长,我有一个疑问。”王老师,看着协议上的一万多条准则说,“我可不可以自愿退出?”

“当然可以。”厅长微笑着说,“你回去后,就会被你所在的学校立即开除。然后,第二天,你就会接到法院的传票,是教育厅控告你泄露国家机密。第三天你就会被判死刑。第四天死刑立即执行……”

“好。”王老师继续说,“我愿意在这里出题。”

“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就把这份协议签了吧。为了高考,为了教育。加油。”


05

第二天,山里。

“嗷哦……”山里的狼每天晚上吃了乱跑的老师后,都会这样叫。

“哔哔哔哔……嘣。”山里的地雷每天总要炸死几个想逃跑的老师。

“喂,来几个人给这个老师收尸。”每天早上送饭的阿姨总会看到几个在屋子里上吊自杀的老师。


06

终于,这一天。王老师受不了了。

“啊……救命啊,谁来救救我……”王老师在房间里大喊。

厅长微笑着走进了王老师的房间。

“怎么了,小王?”

“厅长,你救救我吧。我受不了了。”王老师的头发已经长到把脸遮完了。

“你受不了什么?”厅长微笑着、深情地看着王老师。

“厅长,化学的这道压轴题,我完全没有思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出。”

“没关系,小王。如果,高考后,质疑你出题水平的人很多的话,你顶多就是一死。没什么大不了的。”

“厅长,你给我一次机会吧。”

“小王,我对你有很多的了解。我知道你有着命题大师的称誉。你们弘砺中学的考试题都是你出的,这简单的一套高考题怎么难得住你?”

“正是因为弘砺中学的考试题都是我出的,这所学校每年的上线率才那么低的。而且,每次模拟考试,只有一个学生考上重本线。”说道这里,王老师眼睛一亮。他好像发现了什么。

“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厅长,我有办法了。”王老师撩开自己面前的头发,他打起了精神继续说,“我有一个办法,可以命出这道关键的压轴题了。我敢保证,一定让所有学生老师都满意。”

“那你赶快命啊。你再不命,你可就没命了啊。”厅长手里拿着协议书得意得摇晃着。他摇了一会儿,就把协议书放了下来,“这协议书太重了吧,摇一下,手都给我摇酸了。”

“我命可以,但是我需要回学校一下。”

“协议书第666条……”

“死刑死刑,我知道。但是,厅长啊,有时候我们需要变通,为了命出这套完美的高考题,就开个小后门。而且就这么一道题了,还是最关键的题。关键问题,特殊处理一下嘛厅长……”

就在这时,厅长的秘书前来报告。

“怎么了?”厅长问。

“厅长,刚才政府的书记又给我飞鸽传书来了一封信。”秘书说。

“飞鸽,传书?”王老师表示惊讶。

“废话,这山里哪来信号。当然要飞鸽传书啦。”秘书说。

“信里说什么了?”

“信里在催您赶紧提交高考试卷,否者……”秘书说。

“死刑死刑,我知道。现在时间这么紧怎么办?”厅长一脸的无奈。

“厅长,反正都是死,你就让我回学校吧,赌一把吧。你可以派人监视我,或者给我安装窃听器在身上。我绝对会对试题保密的。”王老师说。

“王老师,我是信任你的。送你回学校就送你回学校。都是为了高考,为了教育嘛。我又怎么会给你安装什么窃听器呢?我又怎么会派人监视你呢?哈哈哈哈。”厅长还是同意给王老师一天时间,让他回学校。

于是,王老师终于在全身安装了二十多个微型高速摄像头,以及六个定时炸弹后,回到了学校。


07

回到学校后的王老师,第一时间跑到书店买了一套高考模拟试卷。他随便选出了一套化学模拟试卷,把模拟试卷的标题,以及最后一道压轴题给撕下了下来,只剩下“21题”三个字。

他拿着这套残损的化学试卷,回到了学校。他走进了教室。

“谢峰,你来我办公室一下。”王老师总是这样从容,即便此时的他,身上有六个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

谢峰走进办公室后。王老师继续说:

“谢峰啊,马上就要高考了,准备得怎么样啦?”

“还行吧,就是对于化学的压轴题,我还有点担心,因为我不知道,高考题会怎样出。虽然我有几种猜测,但是我却无法求证。对了,王老师,这段时间,怎么不见你的踪影,你去哪里了?有的同学说,你被拐卖了。有的同学说,你被绑架了。还有的同学说,你被抓去做性实验了。你到底去哪里了?”

“好吧。老师告诉你,但是,你一定要向老师保证,你不告诉任何人。”

“我保证。”

“如果你泄露了老师的秘密,那怎么办?”

“我就死。”

“好,看你这么诚恳,老师果然没有看错你。其实,老师被教育厅抓去了,给你们出高考题了。”

“真的吗?那你一定知道化学压轴题是什么了?”

“老师就算欺骗全世界,也不会欺骗你。”说完,王老师就撩起外套,他身上炸弹闪烁得令人触目惊心。

“老师,你是来和我们同归于尽的吗?”

“傻孩子,别说不吉利的话。谢峰,你是老师最看中的学生,也是弘砺中学最有希望考上重点大学的学生。所以,这次,老师拼了命也要帮你一把。”

“谢谢老师。你打算怎么帮我。”

“我已经把今年的高考试卷偷了出来。”王老师从裤裆里把题一套揉得遍是皱褶、残破无比的试卷拿了出来,“你现在就做,马上做。”

“谢谢老师。”谢峰拿着试卷,埋头就做。

“记住老师告诉你的做题秘诀,争分夺秒,不放弃任何一分,就算不会做的题,也要把自己的思路或者感觉有关的化学方程式写在上面。”

“知道了,老师。”办公室里只有谢峰笔尖滑动试卷的声音,以及,炸弹倒计时的声音。

半个小时过去了。谢峰也做到最后一道压轴题了。

“什么?”谢峰惊讶地看着试卷,最后一道题只剩下了一个题号:21题。题目和问题全部没有。

“这可怎么做啊?”谢峰让自己冷静下来,“老师说过,争分夺秒,不放弃任何一分,就算不会做的题,也要把自己的思路或者感觉有关的化学方程式写在上面。”

谢峰做了几个深呼吸,他看着“21题”这三个字,他开始回忆起自己曾经预测过的高考化学压轴题。上万种可能在他的脑海中飘过。

“这道题?十二年前已经考过类似的了,不可能。这道题?偏离生活、难度过大,不可能。这道题?虽然具有较高知识点的覆盖,但是不能考察出学生的理解能力和对教材的掌握,也不可能。”

经过一轮一轮地排除,一次一次地筛选。

谢峰终于选出了第21题,最可能的一道题。就是有关“氨与铵盐”的题。

于是,谢峰开始根据以前做题经验,推测出了每一道题会考的内容,并在答题卡上把这道根本不存在的第21题做了出来。

“老师,老师。别睡了。我已经把题全部做完了。你看看我做对了多少?”

“谢峰,老师没有看错你。好了,你先回教室学习吧。我还要回山里,有空常联系。”


08

王老师拿着谢峰的答题卡回到了山里,他根据谢峰给出的答案,命出了最后一道压轴题。

看着他命的题,被厅长密封起来,装进坦克车远去的背影。命题大师王老师松了一口气:

“相信谢峰的推断应该没错吧!”






你可以和杨喜爱一起被误解_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