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这多出来的29分钟,新版《狮子王》就战胜了老版

最近新上映的动画片《狮子王》,完整的将94版动画片重新演绎了一番,在时长上多了29分钟,主线情节不变、角色不变、甚至多个经典场景都不变的情况下,这29分钟全部花在了角色塑造、深化场景和衔接剧情上。我这篇影评想从剧本的角度,解析这29分钟到底有什么看点。

老版《狮子王》的角色中,只有辛巴有完整的人物弧光。所谓的“人物弧光”,是指角色在故事中产生的正面或反面的变化,辛巴从一开始迫不及待成为狮子王,到自我放逐不愿成为狮子王,再到重拾勇气和责任夺回王位,这就是这个角色的人物弧光。

在新版《狮子王》中,多出来的场景和对话,不仅丰富了辛巴的形象,更使其他配角和反派的形象变得更加丰满立体。

【辛巴】

1、老版中,辛巴直接去找刀疤,刀疤故意泄露象冢的神秘,诱骗辛巴到象冢,差点被鬣狗吃掉。

辛巴抓一只天牛失败

新版增加了一场戏,辛巴抓一只天牛失败,刀疤看到后告诉他,狩猎要在下风处。辛巴嘴硬地表示,他知道怎么狩猎。然后才是刀疤透露象冢的对话。

加的这场戏到底有什么意义?这展示了辛巴的自负轻率和急于证明自己,也展示了刀疤的阴险,他从这短短一两句话中,看透了辛巴的性格,找到了可乘之机,因此才合理地引出后文——他字字句句都让辛巴不要去象冢,却字字句句都在怂恿他去。

这就是优秀的角色塑造方法——“展示”。不是用台词或者旁白告诉你“辛巴自负、刀疤阴险”,而是用事实来让你自己得出结论。在这29分钟里,我们还可以多次看到这样的运用。

2、老版辛巴离家出走后,和彭彭丁满生活了多年,信奉及时享乐主义,并且只吃虫子不吃动物。

在这部分,新版增加了两场戏,一是长大后的辛巴和彭彭丁满一起唱那首著名的享乐之歌《玛库娜玛塔塔》,唱完之后,辛巴还意犹未尽,让他们再唱一次。丁满说你从小唱到大还没唱够吗?辛巴不管他们,自己又唱起来。

第二场戏是一头羚羊在吃草,听到身后有动静,警觉地查看。辛巴狮吼着扑过来,把羚羊吓得半死,其实他只是在扑蝴蝶。羚羊解释说,它以为狮子来了,当然不是辛巴这样的狮子,而是真正的狮子。

仅仅靠这两场戏,长大后的辛巴形象就活生生的展示出来了,这为他后面在责任与享乐之间艰难抉择,做好了铺垫。连羚羊都知道“辛巴不是一只真正的狮子”,呼应了后面辛巴在拉菲奇的指引下艰难探询“我是谁”,增加了他寻找自我、重拾勇气的人物深度。

【刀疤】

刀疤和鬣狗

《狮子王》的故事原本就脱胎自莎剧《哈姆雷特》,与老版2D动画不同,新版的动作行为更接近于真实动物,没有了动画中的夸张表现,在情节逻辑上少了一些插科打诨,深化了刀疤这个反派的塑造,增加了故事的严肃性和合理性。

老版中,刀疤想要游说鬣狗帮忙杀掉木法沙,由于他本来就是鬣狗的好朋友,鬣狗都怕他,而且鬣狗很笨也很弱,刀疤仅仅用一只斑马腿就收买了他们,完全毫无难度。

新版中,桑琪成了鬣狗凶残的女首领,与所有狮子为敌。刀疤冒险来到象冢,像一个真正的阴谋家一样,在对他充满敌意的鬣狗群中,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说,最终说服他们发动政变。

这一场戏是对刀疤能力的展示,而对于刀疤仇恨木法沙的原因,新版也增加了两场戏:一是在开头时,木法沙质问刀疤为什么不来参加辛巴的仪式,刀疤的回答,暗示了他脸上的伤疤,就是当初与木法沙争夺王位失败留下的。二是刀疤成为国王后,逼迫木法沙的妻子成为他的王后,提到她当初选择了木法沙而拒绝他。这新增的杀兄娶嫂情节,也暗合了《哈姆雷特》。

为权,也为情,刀疤身为反派的动机非常充分,角色塑造也完成了。

【娜娜】

小时候的娜娜与辛巴

老版中,小时候的娜娜与辛巴,在象冢被桑琪带领的鬣狗吓得瑟瑟发抖。新版增加的几场戏,完成了娜娜的人物弧光:当刀疤统治荣誉王国后,她冒着生命危险逃出去寻找外援;在辛巴回来后,她勇敢地与辛巴并肩战斗,并且与桑琪有一场殊死较量,战胜了小时候不可战胜的敌人,展示了她的成长轨迹和心路历程。

【彭彭和丁满】

辛巴、彭彭和丁满

新版中,彭彭和丁满在带辛巴吃白蚁时,阐述了及时行乐的“一条直线”世界观,这与木法沙的“责任论”相冲突,随后他们打破原先得过且过的“一条线”原则,追随辛巴离开无忧无虑的家园,从害怕鬣狗,到勇于战斗,完成了这两个角色的转变。

【拉菲奇】

拉菲奇

老版拉菲奇在石头上画出了辛巴的头像,新版增加了不少神秘主义,他说着奇怪的异族语,还会占卜,一堆甲虫停留在石头上时,他向它们撒灰,等甲虫飞走后,石头上留下的灰看起来像一只小狮子,这个神秘占卜预示了辛巴会成为未来的国王,因此他兴奋得大喊大叫。

老版中他一直拿在手中的手杖,在新版中大战鬣狗时才出现,一棍既出打得鬣狗魂飞魄散,颇有几分扫地僧的意思,丰富了这个角色的形象。

另外,还有一些新增的场景衔接,增加剧情张力和合理性。

老版中,辛巴的一团毛发和粉尘从沙漠绿洲,顺风飘到了遥远的拉飞奇面前,未免也太巧合了。新版将这个十多秒的情节,扩展成“一撮狮毛的奇妙冒险”,它飘到水里、被鸟叼走、被长颈鹿吃下,被屎壳郎做成粪球推着走,又吹散在风里、被蚂蚁扛着走,最后才到拉飞奇手里,很有意思。

还有一场戏,老版是刀疤成为国王后逼沙祖唱歌娱乐,鬣狗抱怨没有吃的很饿,被刀疤不耐烦地赶走。新版删掉了,改为沙拉碧带领狮群向刀疤抗议,梳理了族群间的冲突和矛盾:鬣狗帮助刀疤夺权,刀疤纵容鬣狗过度狩猎,导致荣耀王国荒芜。狮群要求刀疤驱逐鬣狗,刀疤反而要让沙拉碧做他的王后,以此让狮群屈服。沙拉碧拒绝后,刀疤惩罚狮群只能吃鬣狗剩下的,加剧了狮群和鬣狗的冲突,为后文爆发的两族大战埋下必不可少的伏笔。

在我看来,新版《狮子王》绝非对老版的简单复刻或者重制,而是在既定的故事框架中,仔细打磨过剧本的场景和台词,在角色塑造、深化场景和剧情衔接上有很大突破。

有人说,新版的动物们缺乏动画中夸张的面部表情。我倒是觉得,对于一部全年龄向的成熟作品来说,塑造角色靠的是情节、是冲突、是戏剧张力,动物们所呈现的表情倒没那么重要。

还记得吗?《海边的曼彻斯特》中,卡西·阿弗莱克靠“面瘫”般的演技,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对人尚且如此,对毛茸茸的动物们就不必苛责了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