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幻虹霓  引子(九)

耶律雁翎早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命手下人放慢船速,站到船舷,向杨少真喊道:“姐姐快上来。”杨少真见大船渐渐慢了下来,纵身跃上。耶律雁翎伸手来拉她手腕,笑道:“姐姐真是侠义心肠,且到舱内叙话。”杨少真见她笑得天真,不疑有它,任她携了手儿,并肩进入船舱。

卞不生两人急忙跟上,耶律雁翎道:“两位师傅请先到后舱休息。”卞不生二人怕杨少真对她不利,稍作沈吟,见她脸色一沈,只好退下。

耶律雁翎推开舱门,只见舱内摆有一张素床、一张檀木圆桌,那少年正坐在圆桌后面。舱内色泽典雅,清香嫋嫋。

杨少真问道:“你不怕我杀了你么?”耶律雁翎笑道:“我相信姐姐不会杀我。”杨少真又问:“何以见得?”耶律雁翎道:“姐姐重情重义,光明磊落,怎会忘了那胸口一刀呢?”杨少真心头一直对此事不解,听她提起,便问道:“当时天赐良机,你为何不杀了我?”

耶律雁翎笑而不答,坐到床边,微微侧头,伸手去梳理头发。杨少真见她秀发披肩,柔丝如漆,却颇有凌乱,便走到她身后,替她盘发。耶律雁翎向她微笑致谢,待她替自己梳理完头发,伸手入怀,掏出一封信函递了过来。杨少真展开信笺,刚看了抬头一行,便不觉眼眶红润,原来那上面写着“少真吾儿”,看笔迹,却不是师傅是谁?

杨少真急忙往下看去,师傅清琴在信中提到,自己一年前来到上京,不想被人袭击,身负重伤,巧遇耶律雁翎搭救,衣不解带的侍候自己,终于留得性命。又言道耶律雁翎生性天真,待人诚恳,人又机灵,自己已把她收作徒弟,嘱咐杨少真与耶律雁翎二人莫要因为两国交兵而心生仇怨,亲如姊妹,永不为敌。

杨少真看完信件,泪眼婆娑,问道:“师傅现在何处?”耶律雁翎叹了口气,低声道:“她老人家一个月前即已仙逝,此信乃是师傅绝笔。”杨少真只觉得如晴天霹雳,脚下踉跄,放声大哭。

耶律雁翎也陪她流泪,哽咽说道:“师傅受伤太重,将养了数月,始终不见好转。我请遍宫中名医,也毫无办法。半年前师傅忽然说要传我武功。我见她卧床难起,行动不便,婉言拒绝。不想师傅她执意收我为徒,躺在病榻上教我‘飘羽刀法’、‘九转连环’。她要我一定找到你,将这封书信亲自交到你手上。”

杨少真幼时父母被辽兵杀害,是师傅从辽兵手上救回自己一条小命,又一手将自己带大,教习武功,因此对师傅十分孝顺。此刻徒闻噩耗,伤心欲绝。

耶律雁翎替她拭去眼泪,续道:“正好我听说大宋要与金人结盟,赶来探听消息,顺便去山东找你,不曾想在丐帮巧遇。我当时只求脱身,又怎会真的伤你?”

杨少真心头一震,大声道:“原来强掠马政马大人是你的安排?!”耶律雁翎闻言一怔,道:“什么马大人?”随即省悟,“师姐是说宋帝派往女真的使者?我本想打听他的下落,可惜毫无头绪。”

杨少真冷笑道:“找到又怎样?你难道要杀了他?”耶律雁翎缓缓摇头,道:“辽宋之间战祸连年,即便杀了他,又哪里能挡得住宋人对我大辽的怨恨呢?”杨少真道:“你明白最好。”

耶律雁翎望了杨少真一眼,叹口气道:“我只是想要你们知道,女真人如狼似虎、凶悍无比,万万不可与之为伍。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唇亡齿寒’,大辽若败,大宋也必将危在旦夕。”

杨少真道:“你身为契丹公主,所说的话当然偏向己方。我大宋燕云十六州尚未光复,多少同胞依旧受异族残害,归心似箭。种种家仇国恨,怎会因你这一句话而消解?”

耶律雁翎讶然道:“师姐真的以为身居大辽的汉人盼望重新成为大宋臣民?据我所知,不少汉人乃是自愿迁移大辽居住,与契丹人通婚的不在少数,从朝廷到地方不少汉人为官。况且我朝一直省徭役,薄赋敛,汉民税赋远轻于宋世,人人安居乐业。”

杨少真怒道:“燕云十六州自古便是我炎黄子孙之地,被你契丹强取豪夺,乃是事实。亏得你还巧舌狡辩。”盛怒之下,伸手在桌子上一拍,将那少年也吓了一跳。

耶律雁翎见师姐勃然,涨红了脸颊,半晌没有说话。却听那少年开口说道:“怎么你们两个吵一阵好一阵,就像我师傅师娘一般。”杨少真两人只顾说话,差一点忘记旁边还坐有一人。杨少真向他微微一笑,问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师傅师娘,便是冯叔夜和金婧两位前辈罢?”

那少年点头道:“是啊。我叫迟剑。我看师傅和师娘吵架后,总是下跪来哄她开心,师娘也就不生气了。杨姐姐不如也这样做啊,这位姐姐也就不会生你气了。”杨少真二人听他言语充满天真稚气,如八九岁的孩童,不禁相视一笑。

耶律雁翎拉住杨少真的手,道:“师姐,师傅收我为徒,要我学习本门武功,想来是盼你我若有机缘,能化敌为友,永结同好啊。”杨少真心知师傅向来痛恨辽贼,却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收契丹公主为徒,恐怕不单单是感激她救自己性命,其中一定另有用意。听耶律雁翎此话,隐约明白了师傅的苦心,暗赞这位小师妹果然如师傅信中所说,聪慧机灵。

正要回答,却听不远处“嗵”“嗵”“嗵”三声炮响,接着传来一阵号角之声。耶律雁翎喜道:“是我大辽的军队到了。”拉着杨少真的手站起身来,快步走出船舱。

只见不远处迎面驶来一艘大船,船上旌旗招展,船舷上站着不少兵士,为首一人金盔金甲,美髯垂胸,威风凛凛。耶律雁翎挥手喊道:“大石叔叔!”

对面那人听她使用汉话,也用汉话回喊:“公主一路辛苦,耶律大石特来迎接!”耶律雁翎离家日久,想到不久就可以见到亲人,满心欢喜。杨少真低声道:“师妹,既然有人接你,我便带这位迟兄弟回去了。”

耶律雁翎道:“难道师姐不去拜祭师傅?”杨少真想到师傅,一阵心酸。心想一年前与师傅一别,竟成最后一面,我自然应当去拜祭师傅,如果能将她老人家尸骨迁回家乡安葬更好。

此时船已靠近,兵士放下舷板,耶律雁翎三人和卞不生卞不留走向那只大船。耶律雁翎边走边向杨少真道:“这位身披金盔金甲的,名叫耶律大石,与我父皇同宗,颇受重用,官任兴军节度使,精通汉字,尤善骑马射箭,教过我不少汉字和骑射功夫,可以说是我的第一位师傅。”

那耶律大石见到几个人都上了大船,忽然抬起右臂,高声喝道:“都给我拿下了!”不等耶律雁翎等人回过味道,周围兵士已经挺起长矛短剑,指住各人周身要害。船上狭窄,杨少真等人又是毫无戒备,想反抗却已不及。

耶律雁翎吃惊道:“大石叔叔,你这是为何?”耶律大石双目微张,闪出一丝寒光,嘴唇中缓缓吐出一句话来:“从此刻开始,你不再是辽国公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萧德妃一边温言劝慰雁翎,一边叫人备好马车,带同杨少真、迟剑一起进入燕京城。萧德妃身为皇后,本应住在皇宫中,但那里曾...
    海墨I阅读 313评论 0 0
  • 杨少真和耶律雁翎无聊时,少不了闲谈琐事。战场逸闻、闺中趣事,等等等等。值此乱世之时,话题更少不了宋辽朝政。杨少真痛...
    海墨I阅读 294评论 0 0
  • 卞不留兄弟二人见萧干改变主意,心中颇为恼怒,猛摧内力,耶律雁翎和杨少真早就支撑不住,哪里经得起这一击?登时口吐鲜血...
    海墨I阅读 228评论 0 0
  • 公元一一一四年,女真首领完颜阿骨打以二千五百人起兵反辽,次年称帝,建都会宁,数年内所向披靡,已经占有白山黑水之间。...
    海墨I阅读 246评论 0 0
  • 小张今年三十一岁,是一名中央部委公务员。本来小张是中科院数学所科班学数学的,结果博士毕业那年正巧中央成立了战略规划...
    大磨盘阅读 51评论 0 0
  • 检视阅读五步法 一、看包装 1.1书名《好好学习》 副标题:个人知识管理精进指南 1.2作者:成甲 1.3出版社:...
    汉娜123阅读 303评论 0 2
  • 1.一个“我能解决问题家庭” 发生冲突时先尝试了解和看到对方的需求,同时也为了自己的需求而主动思考两全其美的...
    FloatingDream_阅读 8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