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医荒唐记

(一)

“吾于4月4日病,病由可循清明。概因吾思祖甚切,忡忡,于是以病表孝心。若尔疑之,实明也,吾亦疑之,高大空话是也,嘻!”

言归正传:

是夜,成高烧约三日,实难撑之,乃弱弱如柳扶风,飘至校医处。

“何事?”校医抬头,视线未拔。

成奇之,循目之所及,大惊,乃韩国偶像剧也!再视之,医者已过花甲,白发花花。

“体觉不适。”

“何不适?”

“吾疑之感冒。”

校医始停视频,乃目及吾观,大怒:“小子!何塔拉拖鞋至吾处!不雅!汝书生一介,竟毫无羞耻之心!悲国之大哀,中华之兴,寓于汝身,必毁。嗤!也罢!幸得吾乃‘医者父母之心’,先放尔一马。”踱步至柜台中,抽笔行字,落:三九感冒灵、阿司匹林。

成兢兢:“师傅,依小生之愚见,何不需测体温?”

语未毕,成中医者涂鄙视之剧毒眼刀二,心大伤。为检成之真愚,抽体温计测之,乃39℃。

医者眼刀冷氛围尽敛,默默弃原药方,换新纸,且曰:“须锥臀针。”

成惊且戚:“何针?”未获答复。

抽液,排气毕,除裤,露侧臀,手起,针落,成始觉此针痛似十指钻心。医者慢推,药液剧痛之功尽显。成乃习武之人,大小之伤种种,此痛乃真痛。

毕,抽针。

归舍中,与舍中友人享其奇遇。舍友大惊,此药与其周前所开之药分毫不差,有别仅在于二人病情、程。

(二)

然,昨日注针,旧病未去,又添新病。

次日凌晨,约丑壬交接之时,红凸小丘疹布于成身,痛之难眠,珠联发烧、感冒之奸佞,如行刑,难耐,堪堪又至老医者处。

视之,曰:“尔非过敏,吾视之非过敏是也。”仍开退烧药。成退,吞药,小丘未褪,一夜辗转。

(三)

受惊于老校医,成择镇之大诊所。

“尔看过此病乎?”医者询。

“小丘不知何物。”

中年医者视之:“过敏。”

“尔发热感冒看过邪?”

“看过,日前曾测体温,乃39℃。”

语毕,医者书药方。成大惊:“尔未测吾体温即开药?”

“尔非已测邪?何多此一举?”

医者觉其烦扰,乃令其自取体温计测之。

惊,39.5℃,升。

医者漠漠,若无其事,洞明世事状,乃开药方。

归来,取药,尽药,三日已去,二病未除。

此庸医乎?神医邪?

奇哉,奇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近在听蒋勋讲红楼梦,突然间对于红楼梦有了新的认识,以前只是看大观园,觉得里面很是热闹,却不知道原来门第如此森严。...
    郝志阳阅读 120评论 1 1
  • 心系中国梦,做好引路人 教育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一路追梦,一路成长。
    范敬晖阅读 81评论 1 2
  • 这两天炒的沸沸扬扬的Iphone X 真的很牛吗?除了无线充电、防水、像素增大等以外,最大的亮点也只不过是一个人脸...
    非凡的希瑞阅读 728评论 1 9
  • 繁忙和向上会让自己暂时忘记身边的残酷景象,一如在惊涛骇浪中的安眠者,对于海上的风景一无所知。去年一整年都在悠...
    魏泽阅读 7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