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矮人和七个白雪公主:儿子和他的家教们(4)

一个小矮人,七个公主


【第四篇】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的混血公主:艳萍


艳萍

前言

搬到东门新家以后,陡然觉得,给小兜找一个家教好像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

在繁华的双楠片区,交通方便,附近有西南财大、体育学院、西南民院等等,就算再远一点的交大、川大,也有公交车直达,找个大学生家教,对方不会觉得到我家千里迢迢、路途遥远。

而我们的新家在东三环之外,一片新兴的区域。日常只有两路公交车进出城,离家近一点的学校倒有两个:理工大、川师,然而往来没有直达公交,路上还要辗转两三次,十分麻烦。

我发布了招聘启事之后,几个前来应征的大学生,都觉得公交车少、来往不方便,面谈之后就无疾而终。

家里老人因故要离开成都,给小兜再找一个家教,负责每天幼儿园的接送,成了迫在眉睫的重要紧急任务。我抓脑袋想了半晌,提出了一个大胆的建议:给兼职家教提供食宿。


01

恰在此时,理工大的一个美眉发过来了她的应征简历和照片,我一看,甚是喜欢,在QQ上进行了沟通,彼此也都满意,就约见个面,最后再增进一下信任。她到我家赶车不方便,我们就有诚意些,夫妻俩带着孩子一起去理工大找她。

车辆开进理工大校园,远远的梧桐树下站着两个姑娘。一个齐眉短发可爱型,就是和我约好的晴晴,她身边还有一个个子高挑、相貌普通、看起来有几分拘谨的长发姑娘。晴晴一见面,就非常抱歉地告诉我,因为学校突然有安排,她不得不对我失约,因此,她推荐她的好友艳萍给我,说艳萍“非常有责任心”,一定会令我满意。

事情来得太突然,我有点懵逼。

这是第二次被人放了鸽子,上一次被人放鸽子之后遇到了晓燕。这一次,我不相信我还有那么好的运气。

跟这位叫艳萍的姑娘简单聊了一聊,看她十分持重、言语谨慎,态度上也拘着、看不出几分热情,我也有些兴味索然。但是任务紧迫,我也不得不强打精神,邀请她到我家去看看,了解一下实际情况。

开车带她们到我家参观了一下,临走,艳萍说,做不做这份兼职,她要回去考虑考虑再答复我。

我十分无奈,也有点不愉快。本来这个事情突然脱离了原来的轨道,这种不在掌控的状态已经很令我心烦意乱了,这姑娘还给了我一个不确定!

虽然觉得很不靠谱,但表面上,我还是礼貌地应承了。


第二天晚一些的时候,我意外地收到了艳萍的短信。她说她决定接受这份兼职工作,同时也表示不会在我家居住,她每天早点来、晚点走,保证不耽搁接送小兜上幼儿园。

我轻舒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她能做多久,但是外公外婆急着走,实在是一天也不能久待,那就先这么着吧。


第一天“上班”,艳萍就让我们吃了一惊。

早上7点40分,门铃响了。

我们还没吃早饭,喊她一起吃,她十分客气地婉拒了。

问她为什么来得这么早(原定8点),她说,她怕公交车的时间不好把控,为了不迟到,特意不到6点半就出了门。——也就是说,我们全家还在睡梦里,她就已经顶着星星月亮踏上了路途。

“我昨天专门在学校和你家之间来回乘坐公交车跑了一趟,发现不堵车的话,加上路上转车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她说,“但是今天周一,我怕早高峰会堵车,所以,就预留了一个半小时多一点。还好,路上没堵,所以到早了一点。”她微笑起来。

我被震撼了一下,内心有棵叫感动的小苗悄悄地、滋滋地长起来。原来这姑娘比我以为的要靠谱得多啊!


02

几乎来不及做什么示范和交接,外公外婆就以飞快的速度撇下我们,回了老家。

我有点担心,艳萍是个大四学生,小兜才2岁多一点,拉屎撒尿都还要仰仗于人,而这一次,老人都撤离战场了,“家教”一职可不是光陪着玩玩就行了。从幼儿园接回,到我们夫妻回家,中间有一两个小时,是他们单独相处。小兜要是屙了、尿了,擦屁股、换裤子……这些琐碎的,有时还带着点恶心的事情,她一个年轻女孩子,能忍受吗?

我硬着头皮给艳萍说了这些可能会发生的种种状况,她认真地听着,一言不发,末了点点头说:好的赵姐,我知道了,你放心。

再没有多余的话。


艳萍是个以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姑娘。接下来,我真没为这些小事再操过心。

艳萍是没有经验(对这些近90后的小姑娘而言,有经验是不可能的),但是她非常认真,什么事情说了第一遍,就不需要再叮嘱第二遍;教了一次,就不需要再提醒第二次。

有时她认真起来抠细节,我在旁边看了都要笑。开她玩笑,她也笑:学法律的,习惯了,诸事严谨!


彼此之间的信任迅速增加。我看她每日早晚来回两趟跑得着实辛苦,就在某天晚上留她住下。客房是早就收拾好的,一应洗漱用品也都有便携装可以先用着。她斟酌了半晌,同意了。

第二天一早,我又游说她:每晚住我家,早上起来送了小兜去幼儿园,就去学校,下午放学回来,刚好接了小兜回家,这样就只跑一趟,省出来的时间也可以用于复习功课(艳萍打算考研)。

她终于被我说动了,点点头:那我今天去学校拿一些洗漱用品和换洗衣服过来。


03

艳萍和我们很快就成了一家人。

长期相处下来,我发现这个姑娘的气质十分混血。

表面上,她与人客气、冷静持重;但实际上,她对人极为真诚,也极为热情。在她身上,没有套路。她说“我会尽力”,就是真的会全力以赴、赴汤蹈火;她说“我愿意”,那你就不用怀疑她内心熊熊燃烧的小火苗。

表面上,她为人谨慎、自我保护意识很强;但实际上,她又时刻会暴露出她的小天真,坦然没心机。有的时候,她傻呵呵在我们面前讲出的话,会让我忍不住想打她:喂,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真实!你装着点行吗!

表面上,她低调朴素、不慕虚荣、看起来更注重内在品质;但实际上,她特别爱美,为了减肥宁可绝食;甚至有时也会站在卫生间,对着镜子花上半个多小时给自己画个妖韶的妆,然后喜滋滋、飘飘然地出去赴约。

就这么个姑娘,我越看越是喜欢。

无他。真实,不做作,对人认真,对事也认真。


当年的艳萍

艳萍心细,对小兜的照顾十分周到。有一次,我在上班途中接到她的电话:赵姐,兜兜的小被子放在他房间的高柜上面吗?

我说:是啊,怎么了?

她说:我送了兜兜去幼儿园,这会儿在去学校的公交车上。我看天有点变了,今天肯定要降温。小兜在幼儿园盖的被子好薄啊,我怕他着凉,再给他送一床去。

我惊讶:这样你不是要再跑回去?多麻烦啊。幼儿园老师会照顾他们的。

她说:没关系,我下一站下车,拐回去就是了,不费什么事儿。今天学校没课,我去了也是去图书馆看书,无所谓早晚。我还是送被子过去吧,免得幼儿园老师一时没想到,把小兜凉着闹生病就不好了。

我接电话时用的是免提。挂了电话,兜爸开着车,瞟了我一眼,说:你这妈当的,还不如人家小姑娘心细。


由于每天接送小兜的都是艳萍,她对小兜班级的其他小朋友、还有别的家长,也都比我熟悉得多。

有时她和小兜在家里对话,我在旁边插嘴:牛牛和你怎么闹别扭啦?

小兜说:他抢我玩具。(艳萍在一旁补充:我觉得那孩子就是有点蛮横,老欺负我们兜!)

我说:好朋友嘛,他那样,你让着他行不行呢?

小兜点头:他要要,我就给他了,反正我不能和好朋友打架。

艳萍在一旁沉不住气:赵姐,你这样教兜兜,他总被欺负怎么办……看那孩子推兜兜,我都想替兜兜打回来!

我差点没一口饭喷出去。


某天,艳萍气鼓鼓地说:唉,今天接兜兜的时候,被另外一个家长问……

我说:问什么?

艳萍说:她可能看我天天接送兜兜,以为我是兜兜的妈妈。问我是不是全职太太,还问我是不是只有这一个孩子?

我笑得打跌:哎呀,兜兜妈妈这么年轻,兜兜好有面子啊!

艳萍扑上来挠我:赵姐!我已经有这么老了吗?!我看起来像孩子妈了吗?!


04

艳萍是个有思想的姑娘,很多时候,她的品德,不仅仅是质朴,甚至可用高尚来形容。

她总是在极平常的小事上较真,不为别的,就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

有一次我在厨房做饭出来,正在餐桌上摆餐具,听到她在卫生间教兜兜洗手:“要珍惜水,对,不用的时候就关掉,用了再开开……地球上水资源很珍贵哦,如果我们每个人都浪费,水很快就会用完了哦……”

水、电、气这些日常使用的资源,在我们家,因为有了艳萍,使用上就开始变得格外经意起来,因为她会不停絮叨:节约能源、节约能源!

艳萍后来去西安读研究生,兜兜已经换了别的家教,某次他仍然脱口而出:“地球上的最后一滴水是我们人类的眼泪。”我诧异地问:“在哪里学的?”那时他还不识字,显然不可能是在哪里读的、看的,我左思右想,唯一的可能就是——来自于艳萍的传承。


还有一次,艳萍似是深思熟虑、郑重其事地对我说:赵姐,给你提个建议吧?

我说:随便提。

她斟字酌句,慢慢说道:我觉得吧,你现在收入挺高的,花钱虽说不上大手大脚,可是随意性也太强了。你就没想过,将来有一天,如果你没有这么高的收入了,未来的日子要怎么过吗?我的意思是,你能接受,未来你的生活品质下降、再也回不到现在的标准、或比现在的标准更高吗?

我有点惊讶,没想到她居然在不动声色间就对我做了这样的观察和思考。

然而我不假思索地回答:我从来没担心过这个问题。因为我一直相信,我是一个有上进心、也会好好努力生活的人。我不会让自己的生活品质下降,相反,我会为了更好的生活品质而一直保持向上奋进的状态。你想,一个拼搏奋斗的人,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变成穷光蛋吧?

我表现得非常有激情、有自信,但艳萍,并没有即刻同意我的看法。

她听了,半晌不语,然后才说:你说的有一定道理。然而人生的风险不是我们能够预见的,我仍然建议你提前做好规划,当然,也应该尽可能地存钱,以备未来的不时之需,而不是轻易就把它花出去……


我们的这场对话发生的那一年,艳萍23岁,我36岁。她思虑长远,远胜于我。

艳萍性格中有着天生的谨慎、稳重,因为学的是法律专业,她看待和思考问题的习惯也是极其冷静客观和缜密细致的。当时的我,并没有意识到她提出的问题的重要性。

而在短短4年之后,40岁的我,开始面临“中年职业转型”的难题。好像是在刹那间,她当时说过的话全部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才意识到,我当初是如何错过了,她那么可贵而重要的建议。


05

有一段时间我的工作很忙,艳萍对我说:赵姐,你信得过我的话,让我学着做饭如何?

我问:为啥?想操练一下厨艺?

她说:你和赵哥上班那么辛苦,我常常闲着没事,不如练习一下做饭、炒菜,这样我也可以提高厨艺,你们回来也有热饭热菜吃。当然,你要忍耐我一段时间,因为一开始我肯定会做得很难吃……

我说:多难吃我们都会吃,你随便练!

从那以后,不再是我们下班回来才开始做饭,而是艳萍做好了饭菜等我们回来。

非常搞笑的是,每次我们坐下来,艳萍殷勤而积极地把饭菜一一端出来,说:“尝尝我今天的手艺有没有提高!”然后饶有兴致地等待我们的评价。

然而她自己不吃!

我说:你不吃,还给我们做,这让我们情何以堪?

她以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回答:“我的目的不是吃呀,我就只是练厨艺呀!不吃晚饭是我的原则,我要减肥!不管啦,你们赶紧吃!”

真是说出去都不会有人信,我们小兜的家教老师还负责给我们做晚饭……果然,感情的力量是不可小觑的!这样的好运,没攒够人品的人也是遇不到的,哈哈哈!


后来这姑娘越来越能干了

06

有一段时间,小兜特别爱生病。我不能缺勤太多,只好一边上班,一边顺道去公司附近的医院,先把号挂了,再给艳萍打电话:大概上午几点或者下午几点把孩子带过来看病。

到了约定的时间,我再跑去医院。有时候是艳萍带着小兜等我,有时是我在医院门口等艳萍和小兜。碰了头,再进去看病。

看病的时候,我跟医生、护士、药房打交道,跑前跑后询问、缴费、拿药,艳萍就带着小兜,耐心地坐在等候区陪着他玩。等看完了病,她再带小兜回家,我则回公司上班。

这样打仗一样艰辛的日子还是颇熬了一段时间,艳萍一句怨言也没有。

后来我常想,都说当妈不容易,是很不容易。可是感谢上天,让这么好的姑娘来做小兜的家教老师,帮我分担了很多压力,也帮我减轻了很多的劳累。


07

艳萍的离开是自然的。她考取了西北政法的研究生,要去上学了,不得不跟我们告别。

她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难以适应。

突然生活里再也没有那个人站在身边,殷勤而认真地伸出手来帮我,让我心里踏实、笃定,让我时刻放宽心、不慌张。

再请家教,接连换了两三个,一个比一个不如意。

兜爸说:你是太以艳萍为标准了,看谁都没有她好。

我说:同样都是大学生,差距怎么这么大。我也不是一定要找她那么好的。她那样的,可遇不可求。但是,稍微能接近她一点也好啊!


08

好在,艳萍还会在寒暑假回家,回家的时候就会经过成都,就会跑到我家里来住。

这时小兜已经有了新的家教,芷枫。芷枫日常也在我们家住,是个非常和气、淡定的姑娘,大家相处起来很容易。艳萍一过来,我们家就变成了非常热闹的五口之家,吃饭时也显得格外温馨有气氛。

有一次,我们五人正吃着饭,小兜突然跳下椅子,往卫生间跑去。

“兜兜,你去干嘛?”艳萍喊着。

我说:上厕所呗。

“哎呀,我们兜兜要尿尿了!我去帮他!”艳萍似是条件反射,迅速放下筷子,站起身就跟去了卫生间。

芷枫却淡定地坐着不动,继续举了筷子拈菜。

我对芷枫使了个眼色,小声说:你瞧着吧,兜兜要是拒绝了艳萍,她肯定会觉得很失落的……

话音未落,已经听见艳萍夸张地大喊着从卫生间走出来:“天啊,我都没有意识到,兜兜都长这么大了!都不要我帮他脱裤子了!他直接喊我走开……哎呀,我太伤心了……”

我和芷枫都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简直没法再吃饭。


09

有一年,艳萍来看望兜兜,我忘了她那时是不是已经研究生毕业了。但我知道那一年,她频繁不断地外出旅游,大部分时间都在远方的路上。

她来,送给兜兜一个小小的相册手账。里面,是她在各地旅游时拍的风景照片,配了英文的单词和中文的小说明给兜兜看:苏州的拙政园、杭州的西湖、昆明的石林……

她在里面认真地介绍:客栈的猫咪、西湖的残荷、路上的落叶……给兜兜认识。

后来,我每每翻看这本册子时,都会默默想起,这个姑娘曾经很认真地对我说过:我想未来我一定会比较看重物质生活。这个对我很重要。因为,钱财就代表着我能过的生活的品质感和自由度。所以,如果让我在理想与金钱之间,必须二选一,我可能多半会选择“为了五斗米而折腰”……

如此冷静而现实的姑娘,在她给兜兜的小相册里,却暴露了她文艺而浪漫的小心思。


10

时光流逝。

艳萍从谨小慎微而又活泼天真的少女,渐渐成长为成熟而有风情、稳重又不失妩媚的女子。

她在西北政法读研时常常给我打电话,聊到手机发烫。她研究生毕业后考了重庆的公务员,赴任之后仍为了我的事情跑回成都来,热心地帮我。我知道她的恋爱故事,知道她对未来的期盼和担忧,知道她假期去了哪里旅游……

她在我的生活中,早已从小兜兜的家教老师,逐步转变成为我的朋友,虽然我们年龄相差13岁。


这真是最美好的结局。



2018.1.10 于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