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火(4)

绕指柔


陆廷没有想过还会见到叶夕颜。

所谓的相看两生厌说的就是这俩吧。

谁都不待见谁。

陆廷眼里叶夕颜是最不配合的目击者兼嫌疑人。

对叶夕颜来说陆廷是最多管闲事的警察。

进了电梯,陆廷正犹豫着是去看汇银后门的监控,还是去找叶夕颜核实一下晚餐的事情,就猝不及防地在电梯门开了以后撞上一张微笑着的脸。熟悉的眉眼,墨色褪去,换上一片清澈,一眼见底,巧笑倩兮,上扬的嘴角却在注意到对面的自己的时候停住了。

叶夕颜。

变了。

变得很不一样。

比印象中瘦了一些,也可能是婴儿肥褪去了,脸部的线条硬了许多,却因为弯弯的眉眼,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温和,原先利落的黑色短发养成了栗色的及肩长发,发梢微卷,松松地扎在脑后。陆廷回了回神,三年前那把利落而锋利的刀竟成了现在这股温柔的风。陆廷扯了扯嘴角,三年了,以为自己都忘了这个人,却不曾想自己只是把这个极度不配合的人装在无形的箱子里锁在了某个地方,一旦开锁,记忆如潮水般涌来,从她的外貌发型到一颦一笑,她说的每句话,历历在目,空气中甚至能闻到她身上不知是沐浴露还是乳液的海盐焦糖的味道,从未显得那么真实。

和三年前不一样,这一次叶夕颜不是目击者,也不是嫌疑人,只是死者的老板,连案件的知情者都算不上,顶多是死者生前见过的最后几个人之一。

从整个谈话来看,叶夕颜平时和刘若水并没有太多的直接接触,也不知道那晚晚餐以后刘若水的去向,和案子还真没什么关系。

“这叶夕颜看着年纪轻轻的就是总裁了啊,估计也是个富二代吧……”李进开着车驶向市局。

“是啊。”陆廷摸摸脸,心想都说商场如战场,三年前那淡漠的小姑娘在商海里打滚了一圈竟还养出了几分柔情,呵呵。

“陆队,你是不是认识叶夕颜啊?”李进看着若有所思的陆廷,第一次发现平时吊儿郎当的陆队还有深沉的一面。

李进等了一个红绿灯的时间才等来陆队一句淡淡的“嗯,三年前有个爆炸案跟她接触过。”然后就没声了。

两人在难得的一片安静中回到了市局。李进转头去询问对刘若水小区的排查结果,陆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腿机械地朝着办公室方向迈去。路过审讯室,陆廷猛一抬头看见窗户上映出的自己的脸,和三年前相比,窗户映出的自己并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不修边幅,不改粗犷帅气,陆廷扯开嘴角给自己一个痞痞的微笑,岁月诚不负我。当然,岁月善待的还有叶夕颜。曾几何时,她坐在审讯室里,眼里是浓浓的墨色,化不开的愁云惨淡,不管问什么问题,她都沉默以对,整个人散发着一股萧瑟。好几次陆廷都想剖开这个人看看,她的心脏是否还在好好地跳动着。这样一个极度不配合的目击者,让久经沙场的陆廷第一次碰了钉子,一点突破口也找不到。虽然直觉告诉他叶夕颜不可能是凶手,即使没有直接证据,陆廷还是一次次地传讯叶夕颜,一次次地询问,软硬兼施,反反复复地问着,试图找到一丝破绽。到最后连陆廷都觉得自己有些病态了。局长以为他对这案子的执着是因为他作为警局的完美主义神探,不愿意手上有破不了的悬案,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其实他对这个案子魔障般的偏执连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他一直以为自己是讨厌叶夕颜的。也是,这么不配合的目击者,还不幸地正好是案件的唯一突破口,说是每个警察的大患都不为过。可是今天见了这个不一样的叶夕颜,陆廷发现自己竟然是在期待见到这个人,从知道刘若水在南都制药工作时,他就在隐隐地期待这一刻了。

陆廷重重叹了口气,拿出一根烟,却发现火机不见了。是落在车上了?陆廷回想着,心里忽地漏了一个节拍,难道是落在叶夕颜办公室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又见陆警官 秋意正浓。叶夕颜随手紧了紧风衣的领子,快步走进公司大楼。 冬天又要来了呢。太阳缩短工作时间,整个城市又...
    竹夭S阅读 171评论 0 1
  • 一桩凶杀 自从接到手上这个凶杀案,陆廷就开始莫名地烦躁。死者刘若水被人掐死在家中,掐死一个身材中等的青年女性并非易...
    竹夭S阅读 63评论 0 1
  • 第一部 襄阳鏖战 宋度宗咸淳四年,公元1268年末,郭襄纵马飞驰,沿长江而下。 是年蒙古围城襄阳,十年和平去而不返...
    由頭來過阅读 3,002评论 1 7
  • 先对你郑重的说一声对不起,在我最美的时光里,我没有像我需要的那样去努力,去拼搏,被自己内心的小感情束缚着,迟迟...
    HappyExpression阅读 136评论 0 0
  • 抱着一种心态,要求对方全心全意照顾你,围着你转,各种顺着你。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立的人生,而不是成为任何人的附属品。 ...
    小施狮阅读 97评论 1 0
  • 今天晨读故事的主人公奥格威不仅是位广告奇才,更是一位励志的典范:38岁转行,又没有启动资金,同时还没有任何的广告经...
    风信子在简书阅读 232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