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初露锋芒

想了一夜,我打消了辞职的念头,再做一段时间看看,希望找到机会成为正式业务员。

  ……

  经过那两千块的打点,龙马的生产车间恢复了生产,还把次品鞋都挑了出来码放在一边,几百双次品,第二天就被开皮卡的人收走了…

  我自己不抽烟,但身上总是揣着包利群,没事就递两根,很快就和车间的人打成了一片,张虎居然开始和我称兄道弟了,3000双鞋顺利出货,就跟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有点明白过来:这帮人是故意设局,就为了占我们公司便宜,至于老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种企业早晚会倒闭的。

  ……

  工作依旧忙碌,我白天奔波于各个工厂,晚上回办公室做单证,胡磊倒是轻松了很多,每天按时下班,有时我遇到工厂刁难,他会过去唱红脸,我俩配合日渐默契…

  ……

  老黄通常晚上才来公司,他的主要工作就是写邮件,偶尔用MSN和Skype和老外在线洽谈,然后把样品和订单任务交代给胡磊和我。听说他小孩在加拿大读书,老婆也去陪读了,还弄了个绿卡…所以老黄过的是北美时间。

  每天晚上办公室就剩我和老黄2个人,我一般七八点结束工作,老黄还要再忙两三个小时,我发现他打字度实在太慢了,总是低着头用一只手指在键盘上点来点去,就像小鸡啄米。

  8月初的某天晚上,老黄不小心摔坏了眼镜,他一千度近视,对着电脑两眼一抹黑。

  “小风,不急着回家吧,过来帮我一下!”老黄知道我一个单身屌丝回去也没啥事。

  我心中窃喜,机会来了:“没问题黄总,我把邮件念出来,您告诉我怎么写,我来打字!”

  我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老黄听了不住地称赞,接着他一边把英文回复内容告诉我,我一边啪啪啪打字,行云流水,击键如飞,看得他一愣一愣的。

  平时老黄需要花两三个小时才能写完的邮件,半小时就完成了。

  “看来是我老了…”老黄笑道。

  “黄总您言重啦,听说过天涯的键盘侠吗?我以前没事就在论坛上码字,一晚上敲几万个字跟玩似的。”

  “要不以后你来帮我写邮件,我给你加500块钱工资?”

  “好啊!”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我的工资从2000涨到2500,更重要的是,有了老黄这样的资深外贸人亲自教导,我离正式业务员又近了一步。

  小月打电话给我,她已经在H市的麦当劳做起了暑假工,我们约了周末一起吃饭,我还叫了David一起,到时替她好好庆祝一下。

  在老黄的指导下,我的英文信函水平突飞猛进,我发现外贸邮件比口语要容易得多,其实做生意说来说去就那几句专业术语,报价,付款,交期,样品和订单确认,最难的是产品和工艺的相关词汇,这个需要花一段时间消化,老黄很幽默,喜欢在邮件里跟老外开玩笑,经常开开心心地就把生意做了。

  我隐约觉得胡磊对我的快速上位有点不爽,这并不奇怪,老黄对他多少抱着一点戒备心,对我却没有…

  七夕节晚上,我鬼使神差上了夏岚的MSN空间,很少更新的她突然发了一段文字“谢谢你的礼物。”配图是一条带着心形钥匙吊坠的铂金项链。

  心如刀绞,我知道自己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

  …………

  星期天下着小雨,炎热的空气有了一丝凉意,我下了公交车,没走几步就到了必胜客,发现小月已经等在门口了。

  快一年没见,我差点没认出来,眼前的少女一身朴素的蓝色连衣裙,梳着马尾,身材苗条纤细,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左顾右盼,看到我后使劲挥手:“小风哥哥!”脸颊红红的不知道是害羞还是激动。

  David还没到,于是我带她走进必胜客,找了个位子坐下。

  “家里最近怎么样,奶奶好吗?”我关心地问道。

  “奶奶身体还好,妈妈也已经出院了,我们一家搬到大伯的乡下房子里,大伯很照顾我们。”

  “那太好了,恭喜你考上南江法律系,未来的大律师。”

  “谢谢你小风哥哥,对了,考完那天我还梦到爸爸了…”

  这时David来了,他带了一位男伴,再一看不对,是女的…我打量了一番,这位大姐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远远看去像一座黑塔,和身旁白白瘦瘦的老外形成鲜明对比。我暗暗吃惊,我这洋哥们口味变得真快!

  “这是我的经纪人Amy!”David笑着介绍,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

  经纪人,我更好奇了…

  Amy大方地和我握手:“你好Victor,David经常和我提起你…”

  我也把小月介绍给他们认识

  ………

  我们点了一份超级至尊披萨,边吃边聊,中英文夹杂,小月的口语不太流利,但偶尔也会插上几句。

  David告诉我,他辞掉了工作,真的成了一名自由职业者。没想到这洋面孔在中国这么好使,他依靠Amy到处接活,今天扮专家,明天装总裁,出席各种高大上的仪式,演讲,剪彩,还拍了一些小广告,好的时候一天能赚几千块,说着拿出一片小胡子粘在唇上,还真的像模像样。

  “这不是骗人么?”我惊呼。

  “大惊小怪,我们接单是有底线的,最多只是角色扮演,不能算欺骗,你不去看看电视上所谓的专家叫兽,把黑的说成白的,收割韭菜哗哗的,还有那些虚假代言的明星,那才叫没底线。”Amy不以为然道。

  小月听了吐吐舌头,低下头专心吃披萨。

  …………

  “你和夏岚怎么样了?”David哪壶不开提哪壶。

  “已经好久没联系了,她应该很爱现在的男朋友吧…我打算放弃了。”我耸耸肩膀假装无所谓的样子。

  “夏岚姐姐是不是很漂亮呀?”小月眨着眼睛问。

  “小月,你觉得H市怎么样,生活还习惯吗?”我只好转移话题。

  “好美啊,这是我见过最美的地方,城市和风景融为一体,我现在住工友宿舍,白天在湖边的麦当劳打工,每天能赚60块钱呢,做到开学刚好凑够学费。”

  “那生活费呢?”我知道小月家里很拮据。

  “我可以继续勤工俭学呀!”

  我从包里掏出那条施华洛世奇天鹅项链递给她。这是我去年为夏岚准备生日礼物,当时看到她和马6男在一起的一幕,我气得差点把项链扔了。

  “好漂亮啊!”小月忍不住惊呼

  “也就是一块玻璃而已,送给你了,挂到淘宝上或许还能卖几个钱。”

  “不行不行,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要!”小月把项链还给我

  “不要我就扔了。”我拿起项链找垃圾桶

  “好吧好吧,那我先替你保管着”小月红着脸说道。

  这时David坏笑道:“维克托,你知道送项链给女生代表什么吗?”

  我看了眼羞红了脸的小月,笑着摇头,我对这位高中刚毕业的小姑娘充满了同情心,从未往那方面想,小月虽然长得漂亮水灵,但和知识家庭出身的夏岚比还是有差距,况且柴火妞也不是我的菜。

  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希望她不要误会

  ………

  时光如梭…

  我在嘉海公司已经工作了半年,短短时间里,我把所有岗位轮了一遍,凭借自己的勤奋和悟性,成为老黄的得力助手,他把所有邮件都交给我来写,自己只是偶尔点拨一下。

  实践是最好的老师,小公司的好处是上手机会多,十几个订单下来,TT,DP,LC都操作了一遍,俨然是个老手了。

  和胡磊的配合也越来越默契,我们小公司订单少,优质工厂不鸟我们,所以不得不和很多劣质供应商打交道,苦不堪言,我很少抱怨,我明白这就像升级打怪一样,工厂老板总是出尔反尔,翻脸比翻书还快,会不断给你出各种难题,不得不说胡磊的八面玲珑,帮公司解决了不少麻烦,也让我明白许多道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何提高收入?

  外贸业务员的主要收入靠提成,马6男就是靠提成才月薪上万的

  而我们公司都是靠老黄在国企时候的老客户,根本没有新业务开发,这就意味着不可能有提成。

  这些老客户还面临着被同行挖去的风险…

  …………

  天有不测风云,9月下旬,公司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巨大打击,我们最大的客户英国Clarks,被众城公司挖走了。

  Clarks一年向我们定5万双鞋,近50万美金的订单量,占公司出口额的一半。

  胡磊告诉我,当时江南省民营鞋类外贸公司四大天王,分别是众城汤辛虎,灵鑫童飞云,海华吴卫东,如艺林菲,其中汤辛虎做得最大,年销售额一亿多美金,江南省最大的几家鞋厂都被他控制了,其他小工厂也是唯他马首是瞻。

  汤辛虎做生意吃相难看,以善于抢客户著称,他只要看到哪个品牌订单量大,就会想方设法弄到客户信息,挟持工厂,一脚踹开外贸公司…

  Clarks突然将08年的订单取消,合作工厂也对我们翻脸,我们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吞。

  丢了最大客户,公司面临生存危机,老黄如坐针毡,却又束手无策,我帮他算了一笔账,嘉海年销售额只剩50万美金左右,15%的毛利,去掉房租工资杂费所剩无几,供他老婆儿子国外生活费都吃力,更别说给我涨薪了。

  我发现胡磊已经开始浏览招聘网站了,总是神神秘秘地接起手机跑到楼梯口窃窃私语。

  我并没有考虑离职,老黄对我有恩,不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老黄唉声叹气,他靠在椅子上,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见这情形我也难受,就对他说:“黄总,要不再想想办法,看有没有办法补救?”

  “听说汤辛虎已经把Clarks的采购总监和设计总监都搞定了,这回一点余地都没了。”老黄长叹一口气。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开发一些新客户。”

  “怎么开发?我在国企二十多年才开发了这几个客户,好歹那时还有展会资源,现在我们公司,广交会没资格,国外展会又去不起,你说怎么办?”老黄无奈道。

  “不如试试网络,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外贸论坛潜水,学到很多东西,我们可以通过B2B网站让客户找到我们。”

  老黄听了眼睛一亮,其实他早就想做网络了,苦于自己一窍不通,我这么一说自然正中他下怀:“行,那你去试试吧!”

  临危受命让我心潮澎湃,我在W市做过网络公司的平面设计,精通PS和网页设计,这水平拿到H市外贸界,应该是数一数二了!

  说干就干,我加班加点拍照做图,又下载了个php后台模版,3天就把网站做好了,域名和服务器也一气呵成,500块钱搞定。

  当时很多外贸老板都犯过一个错误,以为把网站做好就万事大吉了,其实毛用都没有,因为网站没人访问,等于白做。

  要想让网站有流量,需要做搜索引擎优化。

  我找到自己当愤青时候认识的程序员孤狼,他是专门做搜索引擎优化的,孤狼轻松帮我把主打产品的英文关键词优化到了google首页,作为回报,我帮他去天涯顶帖,他发了一条抨击小泉参拜靖国shen社的帖子…

  “一把火烧了这个B社!”我抢了个沙发,怒骂道,很快下面几千个赞…

  …………

  一周后,公司的网站渐渐就有了流量,差不多十个访客就有一个询价,按照现在的话说,10%的转化率。

  接着就是报价,寄样,很快就陆陆续续有了反馈,9月底的时候,我接到了人生第一个订单,客户来自法国,虽然只有2000双鞋,但利润不错,每双鞋能赚20块。

  然后就有了第二单,第三单,我和胡磊一个接单,一个跟单,忙得不亦乐乎。10月和11月,我们一共接了七个订单,为公司贡献18万美金的销售额。

  胡磊鼓动我向老黄要求加薪,这段时间他也很累,为了把我解放出来做业务,他天天加班。

  我倒不急,不是我不看重钱,我觉得聪明的老板应该知道如何留住好员工,如果我贸贸然去提,味道反而不好。

  不出我所料,老黄主动来找我。

  “小风你干得漂亮,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那全靠黄总您教导我,信任我。”我说的是心里话,如果不是天天帮他写邮件,业务水平不可能进步那么快。

  “公司的发展有你的功劳,这样吧,毛利的10%作为你的提成。”

  “谢谢黄总,其实我能做到这个业务量,胡磊帮助很大,是他把我从跟单工作中解放出来的,我希望把提成分他一半!”

  “行!就按你说的来。”老黄爽快地答应了,眼神充满欣赏。

  12月初,我接到一个大单,客户是香港贵丰洋行,7万双休闲鞋转手去美国,按照我的报价,每双鞋能赚8块钱。

  全公司欢呼雀跃,从没有接到过这么大的订单,但同时问题也来了,客户要过来看工厂,香港人是讲中文的,如果他看了工厂,跳过我们直接和工厂做怎么办?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