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许乘风来》 第一章:残疾的客人

第一章:残疾的客人

瑜伽会所里来了一位新的客人,是个坐轮椅的女人。

听说是个极有身份的人,连平时不轻易来会所的崔西这会都去迎接了。

会所里一堆人围在一起各种八卦着。

夏橙枫独自在瑜伽房里专心琢磨着动作,不理会外面一群人看热闹般的八卦着那个女人。

不多时,几个老牌的教练一个个都被叫走了,就剩下了夏橙枫和冷淘这两个新来的。冷淘“不甘寂寞”,也溜到外面去了,独自留下夏橙枫一人。

很快冷淘便进来了,拍了拍夏橙枫的肩膀:“橙枫,崔西姐叫你过去,我说,该不会是让你教那个残疾的女人吧?”

夏橙枫闻言瞪了一眼冷淘:“你讲话总是这么不知分寸,小心将来要吃亏。”

冷淘摸摸鼻子不知悔改:“本来就是嘛。作为一名即将要步入新闻行业的人来说,我今后说的每句话都是真实的、客观公正的......”

“你呀,就属这张嘴最厉害了。”

“行了,你赶快去吧,完了以后咱们也差不多该回学校了。”冷淘推着夏橙枫走出去。

会客厅的门关着,夏橙枫敲了敲门,得到应允后进去。

“橙枫啊,过来坐。”崔西招呼夏橙枫坐过去,“占太太,您看这个怎么样?橙枫虽然资历比较浅,但是教的很好,话又不多,在我们会所很受大家的欢迎。”

崔西话刚一说完,夏橙枫就感觉到对方投来一抹复杂的探究的眼光。

“哦,是吗?”轮椅上的女子收回了打量夏橙枫的目光,“斯蒂芬,你来帮我选吧。”

早在夏橙枫进来的那一刻开始,斯蒂芬就已经开始在一旁悄悄的留意这位女孩的举动了,这女孩自打进来之后就一直安静的坐在旁边,眼神清澈,对这边的谈话始终未发表自己的看法,像是置身事外一般,看上去是个十分规矩的女孩。

“太太,这位女士确实挺适合您的。”斯蒂芬表达自己中肯的意见。

夏橙枫听见了这位名叫斯蒂芬的人,用了“女士”这两个字,内心不免对这位男子添了几分好感。

“唔,那就她吧。”轮椅上的女人眼皮都没抬,“让她明天过来吧。”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崔西仿似终于松了一口气。

送走客人之后,崔西把夏橙枫叫进了办公室。

“橙枫啊,你以后就做占太太的私人教练吧。”崔西姐招呼夏橙枫坐下。

“崔西姐,我之前只答应在瑜伽馆里兼职,但并没有答应要到人家家里做私人教练的。”夏橙枫对刚刚崔西没有经过自己同意就答应下来的做法有些冒火。

“橙枫,你今天也看到了占太太对这么多人没有满意的,就属你最合适了。另外做私人教练薪酬增加一倍,对你来说何乐而不为呢。”崔西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崔西姐,您也知道他们家住在哪里?沐江怡苑,那是沐海市的富人区,我要是从学校过去,坐公交得花一个半小时,而且您也知道我还要照顾我弟弟,我怕没有时间。”

崔西看出了夏橙枫的为难:“橙枫,想必你还不知道这家人的来历,刚才那女的叫叶琳,是我们沐海市的财政局局长的女儿,她的丈夫占因宸来头更大,整个沐海市的的税收财政经济贸易很大程度上都得仰仗着他,他的公司是上市公司,还有海外背景,估计就来源于占因宸。据说这家公司在他的经营下几年之后便上市了,而且前几年他并购了本市最大的地产公司,真正的成为了沐海市的龙头老大。

夏橙枫发现崔西说起这位占因宸的时候,更多的是敬仰和崇拜。

“那崔西姐,为什么这么有头有脸的大人物会选择我们这么一家......”夏橙枫没往下说。

但是崔西已经猜出了她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为什么他们会看上我们这么一座小庙是吧?还不是因为陈大力的裙带关系。据说陈大力是叶家老太爷的一个私生子,叶家当时不承认他,后来给了他们母子一笔钱就打发了。后来最近几年不知道为什么和叶家又开始联系上了。”

“崔西姐,你让我考虑下吧。”夏橙枫有些为难。

“哎呀,我的小祖宗,你还考虑什么啊?”崔西真是有些恨铁不成钢,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恨不得跟占家沾点关系,偏偏你这小祖宗不识人家这尊大佛。“

“我有我的顾虑,如果我答应您,我就没有时间去看我弟弟了。”夏橙枫有些为难。

“橙枫啊,你真是个命苦的孩子,不过你赚钱也是为了更好照顾你弟弟,现在不是给你的薪酬都已经涨了吗?”

“崔西姐,我今天回去考虑下可以吗?”

“别考虑了。”会客厅的门被推开,陈大力走进来,“夏橙枫,我再给你三倍的工资,你就答应了吧。”

陈大力走到夏橙枫面前:“橙枫啊,这可是我费了那么劲,第一次和叶家攀上点关系,你可得帮帮我啊。我知道你家境困难,还有一个弟弟要照顾,可你弟弟现在在医院,每天都是高额的医疗费,你一个大学生想必也是负担不起的。”陈大力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夏橙枫何尝不知道陈大力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此刻却感觉自己如同被人扒了衣服一样,那些深藏在内心深处的记忆开始涌了上来,就像当初来瑜伽馆应聘的时候,在后来渐渐相处的时候同事们偶尔表现出来的同情。

夏橙枫知道现在不是顾着自己自尊的时候,她必须为弟弟的医药费考虑,这个月医院又催了自己好几次,自己剩下的钱也快花完了。

夏橙枫咬紧了嘴唇:“好,我答应去。”

初春的风刮在身上仍觉得冷飕飕的,夏橙枫和冷淘两个人走在回学校的路上,夏橙枫裹紧了身上的大衣,加快了脚步,这冷风却惹来冷淘的哇哇乱叫。

“这妖风,冷死了,哪天我发明一种衣服可以自带散热系统的,就不怕这么冷的冬天了。”

“哎,橙枫,你走这么快干嘛啊。”

“再不快点,门禁时间就到了,你想咱们两个今晚流落街头啊。”

“那你等等我。”冷淘扣紧了大衣,跟上夏橙枫的脚步。

北方的冬天着实冷的可以,这么冷的天气没人出来逛,大家都早早的在宿舍躺到被窝里去了。

两人赶到宿舍楼下,离门禁还差五分钟,楼下宿舍阿姨正要关门,却没想到还有两个漏网之鱼,一看心里琢磨着:又是这两个人,一想到原本自己可以早点躺在床上看肥皂剧,每次都被这两个学生耽搁,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两个下次可以早点吗?每次都你们两个最慢。”

夏橙枫连忙道歉,在这大城市里生活,已经让她学会了做任何事不管对错,先道歉总没错的一个原则。

“橙枫,你跟她到道什么歉啊,明明门禁是十点好不好,我们又没超过了时间。”冷淘十分愤怒,冲着楼下那位阿姨翻了无数个白眼,可惜阿姨早已经关了门躲到被窝里去了。

“好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家也很辛苦的,这么大冷天要守到这么晚。”

“唉,就你心最好了,怎么偏偏命运就跟你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呢。”冷淘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马上止住了即将要蹦出的话。

夏橙枫并未有多大情绪。

沐海大学的宿舍,十点就断网了,因为天气冷的原因,宿舍里的人都早早的窝到被窝里去了。夏橙枫的宿舍是混寝,住了六个人,除了她和冷淘两个人是同班的之外,其他几个都是英语系的。因为是混寝,大家的上课地点不一样,所以夏橙枫和冷淘并不与她们热络。夏橙枫是因为本身话就少,而冷淘则是因为跟他们没有共同话题。

水龙里下,夏橙枫洗着弟弟的衣服,每个星期她都会定期去帮弟弟换一身衣服,再带回来洗。因为这寝室里其他几个女生对她颇有意见,想必是因为多用了水吧。

后来夏橙枫答应自己会多交一份水电费,这才作罢。

夏橙枫想打电话给弟弟,但是一看时间有些晚了,便没有打过去。脑海里想着弟弟,因为每天做化疗和吃药,早已经没有生气的脸,还有那担心自己高额的医药费整天愁眉苦脸的样子,夏橙枫心里就一阵心疼。

一颗颗眼泪掉进脸盆里,脸盆里的衣服被抓的变了形。夏橙枫用冻的通红的手抹了一把眼泪,继续清洗着衣服。

她现在心里只想着赶快毕业,等毕业自己工作了就有钱了,那样就可以更好照顾弟弟。

洗完衣服已经快十一点了,夏橙枫因为从没上过私教课,特别是对方还是个残疾人,所以她打开电脑重新做了一份课件。舍友早早的上床睡觉去了,寝室里一时间安静无比,只有空调的排风机吹出的”嗡嗡声“,还有夏橙枫床上传来的按键盘的声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天早上上课的时间是崔西昨天打电话通知的。崔西和陈大力都把这件事看的很重要,崔西昨天打电话的时候再三叮嘱夏橙枫别迟...
    何九红的营销日记阅读 14评论 0 4
  • 夜来一梦 梦中的那盆仙人掌上 竟然坐着一首诗 诗的名字叫《成长》 我爱怜的拿了下来 仙人掌说话了 你以为,离开我就...
    东方地秀阅读 83评论 17 19
  • 孩子的时候,各种意识还处于萌芽阶段,是教育孩子遵守规则的最佳时期。 这段时间,爸爸妈妈可以减少一点对孩子的溺爱,给...
    花花杂谈阅读 38评论 0 0
  • 亲爱的 你不用太过惊奇 外表看着快乐的我 早已经要失去前进的方向 亲爱的 你不要太过着急 内在不停焦躁的我 慢慢的...
    慧慧雪儿阅读 26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