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20岁,请借我十年

这篇文章我从上周就开始写了,因为很久很久以前我就一直在告诉自己二十岁到三十岁这十年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十年,这十年里你可能为自己奠定下实现理想的基础,也可能一事无成颓废度日。

我在上周的周六把曾经看过的TED《二十岁光阴不再来》重新看了两遍,把知乎上类似于“二十岁做什么以后才不会后悔”的问答从赞数最高看到了赞数为零,把以前看过的记事本圆梦计划又重新看了一遍,甚至在整理的时候还找到了自己两年前做的未来年表(现在看起来上面写满了白日梦,完全背离了作者的初衷)。

我给自己灌了一大碗干货加鸡汤,还总结出了一大堆条条框框,可是在今晚,距离我的二十岁还剩不到四个小时的时候,我一字一字的删除了这些文字,才知道我真正想要对自己说的话。

1、Do something that adds value to who you are.

第一次在TED《二十岁光阴不再来》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只是认为它很正确,和多喝水多运动一样正确。但是后来,当每个人都在问我,你打算毕业之后去哪里,你打算考研吗?当我处于极度的迷茫和焦虑,每天晚上都睡不好觉,觉得自己一无所长的时候,我发现这就是答案——Do something that adds value to who you are.

在最累的时候,我真的动摇过,既然我天生就资质不如那些智商高能力强的同学,为什么还要这么辛苦地去努力,为什么不能像一些人一样轻松一点,凭借现有的一切找一个不那么需要大脑的工作混混日子?

可是我现在找到了不这样做的理由,这一年来我越来越感受到这个世界的快速变化,一切都在快速淘汰和更新,像二三十年前那样凭借大学生这个身份标签就可以获得一辈子铁饭碗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记得我们那个小城市在九十年代时某某企业的职工工资是在政府工作的父亲的好几倍,当时年轻人毕业分配的时候挤破头都要进那个企业,企业里的职工走在路上都要比其他人高一头,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纪资源枯竭,企业效益越来越差,工资越来越低,甚至是出现了大把大把的下岗职工,很多人这时候才发现自己只能从事最廉价的职业,毫无足以维持过去生活水平的傍身之计。

我有理由相信,当今的世界这样的事只会越来越多。父母拥有的社会资源、毕业于XX大学的标签、房产升值而获得的巨款、稳定的工作、利润很高的行业等等,拥有这些固然可以获得高的起点,但是只有自己的价值才是永远可以依靠的,真正属于自己的。

曾经的世界身份属性重要于个人价值并且个人价值施展的空间没有那么大,可是现在的世界崇尚个人价值并且有很多可以展示才能的地方,评价一个人的标准不再是单一的标签。如果有一技之长再加上一个合适的机会,就可能有匪夷所思的收获。孟子说,“生于忧患,死于安乐”,面对这个不确定的世界,真的是该以忧患为动力的时候了。

2、We should be tolerant to any one who made something that you think it is wrong and vulgar. They have no advantages that you have, so they can't do as you did.

这句来自于《了不起的盖茨比》的话同样是一句我初看时并不怎么理解的话。现在的我也许有点理解这句话了,却仍然很难做到。我从小大概就是一个自卑又自大的人,我会写现在看起来非常不尊重别人的打油诗流传了整个班级,却也在和班级里拿着最新款手机的同学相处时觉得低人一等。

潜意识里,我总是要把各种东西分成三六九等,总是在觉得someone think you are wrong and vulgar的同时觉得someone are wrong and vulgar,有时候这让我很讨厌自己,特别是当我真的发现why they can’t do as you did的时候。

这句话放在我的心里,提醒我在因为父母使用不好某种新出的软件时多一份耐心,提醒我在别人无意间冒犯了我时多一份宽容,提醒我在发火之前多一份理智,但最重要的还是当我能够接近做到这一切的同时,我也就能够坦然面对I have no advantages that someone have.尊重别人,是最好的尊重自己。


这篇文章,大概是我长这么大以来写的最慢的一篇了,我写了很多又逐字删除,最后只剩下了这两条。每个人在面对未来的时候都有一份初心和憧憬,即使渺小,即使看起来不切实际。但我希望留下这份初心和憧憬,借我自己十年,看我能否还一个自己。

最后想问一个问题,如果重返二十岁,你最想做的是什么事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