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悬疑]当婆婆成了她的闺蜜(2)

图片来源于网络

04

肖南是单亲家庭,从小他爸就远走高飞了,婆婆为了供养肖南读书上学,一直很孤单,却又不愿意改嫁让孩子受委屈。婆婆只是个普通的职业妇女,一辈子都在党政机关的基层岗位上工作,薪水是很微薄的。但她早几年就凭借着肖南父亲离婚时留下的一笔数额不菲的钱,加上平时攒下的积蓄,投资了几套房产,后来房价持续上涨,经济上收获颇丰。这倒不是因为她独具慧眼、善于理财,而是肖南的父亲给她的建议。当时肖南的父亲和生意场上的一个女强人情投意合,两人决定一起出国发展,临走之前就把国内的一切留给了婆婆。而婆婆在万念俱灰的情况下,仍然愿意相信前夫的一番好意,所以才把钱花在了该花的地方,也给童年时期的肖南创造了良好的物质条件。

肖南在事业上也很顺利,他大学毕业后就应聘到一家外资企业,从事金融行业,年纪轻轻就担任了项目经理,在同龄人中是当之无愧的翘楚和精英。

肖南和我毕业于同一所大学,他是我同一个学院的师兄,比我大一届。我们从本科到研究生都在同一个学校同一个学院,但我们彼此并不熟悉,我们是因为一起做项目才开始互相了解,我也对这个优秀的学长产生了依恋和爱慕之情。可是直到毕业,我也没有开口表白,我们开始谈恋爱是在我毕业以后。

毕业那年,我因为找工作的事情,麻烦过肖南几次。他作为毕业生里的优秀校友,再加上跟学校老师处得比较好,有两次被叫回学校和大家交流经验,我们几个师弟师妹少不了跟他聚一下,就有了来往。他帮我找熟人推荐了好几个岗位,对我的请求从不推脱,当然并不是对我有什么特殊感情,他对大家一样好。只是我单方面地倾心于他,尽管那时他已经有了钟萍,我仍然控制不住自己,频繁地找机会和他接触。我别无所求,只想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钟。

肖南和我结婚以后,婆婆便和我们住在一起。对于肖南来说,这是理所应当的事,而我家远在外省,只是偶尔会回家探亲。我了解肖南的家庭背景,所以早就做好了与婆婆朝夕相对的准备。我也知道婆婆对我有些偏见,所以为人处事也尽量低调。

婆婆这个人也没什么坏心眼,她跟我的相处还算融洽。有了女儿之后,她对孩子打心底地疼爱,买好吃好玩的从来不怕花钱,上幼儿园以后也都是她在接送。

在和肖南刚走到一起时,我被从天而降的幸福冲昏了头脑,并没有认真地去思考他和钟萍分手这件事,我乐观地以为是自己的个人魅力征服了他,而钟萍不过是自动退出的。等我静下心回过头再想起的时候,我觉得那时真的太天真了。肖南和钟萍毕竟已经在一起两年了,两个人如果不出意外应该是准备谈婚论嫁的,况且婆婆对钟萍那么满意,很难想象是什么原因让肖南违背婆婆的意愿,做出了移情别恋这样离经叛道之事。


05

在我偶尔主动地向肖南表达自己的爱意以后,我并没想到我们爱情的进展会那么顺利。在我刚开始发起进攻的时候,肖南有段时间其实是有意回避的,我能感觉到他对钟萍还是怀有一种真切的感情,但后来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对我的回应从冷淡一下子转变为热情和亲昵,那种感觉让人联想到,他似乎正在努力地强迫自己摆脱某种现实的围猎,而我的存在是一种外力的辅助。

只是这些念头在当时一闪而过,我太渴望这份感情了,以至于我不愿意其他的一切障碍干扰我的判断,即使这个障碍原本是对我的保护。对我来说,我一腔热血投入的爱情,即使要冒着牺牲生命的风险也是必须放手一搏的,何况那些顾虑毫无来由,或许是根本不值一提的。

那时我对钟萍的了解极其有限,我认为她只是肖南的过去时而已,是不可能跟我这个现在时和将来时相抗衡的。肖南一直跟我强调,他们已经没有感情了,分手是自然而然的事,他不再爱她了,他非常非常确定,而且言之凿凿地向我保证。我听肖南聊起过钟萍,但那些信息都是很寻常的。

肖南是在毕业工作后才认识钟萍的,通过一个朋友的介绍,那时钟萍还在读中文系的研究生。

钟萍认识肖南以后,表现得很主动。肖南一开始觉得她是个未经世事的女学生,没有共同语言,在一起不太合适,但她总是会想方设法和肖南互动,找各种话题聊,极力表现出单纯可爱、善解人意而又无欲无求的样子。她从来不追求物质上的东西,忘了她的生日她也不会生气,但一到了纪念日、肖南的生日,她就会认真地花心思准备礼物。她也并不黏人,没事就在网络上写写文章,买几件便宜、漂亮的衣服,甚至自己随处逛逛都不会抱怨无聊,充分地给予肖南所有男人都渴望的自由。

更难得的是,当肖南第一次带她去见我婆婆的时候,她就征服了我婆婆。当时,她用省吃俭用和兼职赚来的钱,给我婆婆买了一条包装精美、色泽上乘的珍珠项链。

钟萍第一次去肖南家里的时候,对婆婆很是亲热,嘴很甜也很会讲话。虽然话不多,但每一句都说得很有分寸,而且家务抢着干,就像自己已然成了儿媳妇一样。肖南说婆婆很喜欢她,让她以后常来家里陪自己说话。后来,她还真的常常跑去,肖南在上班的时候,她总是自作主张从学校跑去找婆婆,陪她逛街买菜、洗衣做饭。


06

虽然肖南在我面前,从来不提钟萍,但后来我还是常常发觉他在背着我和她联络,我一直忍着没有拆穿他,我信任他,我希望他能自己处理好一切。除此之外,我也有些不安,我感觉到每一次他都很挣扎的样子,好像在为自己出轨的行为懊恼。出于女人的狭隘和嫉妒,我担心肖南在钟萍和我之间摇摆不定。

在和肖南确定关系并交往了两个月之后,我最终还是问起了他和钟萍分手的事情。

他一直告诉我说,已经和钟萍断干净了,但我常常能看出他刻意遮掩的疲惫,眉宇间也有一种不自信的神情。钟萍又打电话来,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但我心里始终有一种既委屈又内疚的复杂情绪困扰着我,让我忍不住爆发出来。

“是因为我,你们才分手的吗?我是不是第三者?”话说出来我自己也觉得扎心,这是我一直不愿意面对、也害怕承认的一件事。

“芸芸,不能这么说,你不是第三者,我也不是出轨。我和她迟早要走到这一步,无论如何我都觉得自己和她走不到一起,就有这种感觉,和你没关系。”肖南说得很着急,甚至有点语无伦次,他一直强调感觉、感觉,但感觉是最不牢靠的,这种说法并不能让我感到宽慰,倒是让我有一种变本加厉的心虚。

“可是我确实是在你们感情出现问题的时候才介入的,在别人眼里,我就是小三,你妈也认为我是小三。”

“不是,你不是的。我们是光明正大地谈恋爱,大家都说我们很般配,我们的爱情是合情合理的。”

“可是她给你打电话,哭着闹着找你,要你给她解释,她一定很爱你才会这么不舍得吧。我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件亏心事,知道你有女朋友还贴上来,还想霸占着你。我当时如果没有那么任性,把爱情看得那么理所当然,也就不会纵容自己一错再错,我觉得现在自己就像个小丑在被人看笑话,没有人会支持一个罪孽深重的小三,连我自己都觉得抬不起头。”

说完这些话我好像用尽了全部的力气,无论我用多么刺痛的语言来伤害自己,我也无法改变这个现实。我被禁闭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可怕的城堡里,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挣脱出去,流言蜚语始终会捆绑我,堵住我的嘴,我闭着眼以为周围一片光明,睁开眼发现黑暗中到处是虎视眈眈、寒光逼人的注视。

其实这样的谈话,两个月以来也不是第一次了,但积累到这一天,是僵持在战备状态下的一次激烈的进攻,对我和肖南来说,结局是同样的惨不忍睹、萧条衰败。

“芸芸,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来不后悔选择了你。我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那么爱我,但我已经对她说得很清楚了,我和她之间再也不可能有火花,在分手前的半年里,我和她能称得上爱情的成分就很少了,我不想耽误她,我想她肯定会想通的,你就不要自责了。”


07

肖南觉得痛苦的时候,就会蹲下来,用肘关节撑着膝盖,双手抱着头,把整齐的头发揉乱,似乎是在想办法让自己清醒过来,又像是要把头藏在阴影下面,才会有安全感。

接下来他讲了一件事,这件事就是动摇他和钟萍之间爱情的导火索。

事情发生在他们相识后一年半左右,那时肖南已经和钟萍走过了初恋时的冲动、热恋时的甜蜜,准备迈向相互依恋的平淡和稳定。肖南和朋友的聚会也会带上钟萍,每次钟萍都会精心打扮,让自己在人群中闪闪发光,而肖南也乐在其中,觉得自己很有面子。

有一次聚会,肖南喝酒喝得挺多,站起来走路也有些摇晃,饭桌上的人都说肖南喝醉了。但肖南告诉我说,他当时并没有醉,但也没有刻意地解释。后来吃完饭,大家散伙了,有人提议要肖南他们打个车回家,肖南不同意,说离家很近,就一两站路,而且吃得太饱还想再散散步、吹吹风,执意要走回去。钟萍很听话地在朋友们面前答应了他,还跟大家客气地寒暄了几句,然后就挽着他往回走。

在路上钟萍接到了一个电话,走路慢了下来,肖南自己还在往前走,钟萍就被落在了后面,两人中间隔了一段距离。

肖南虽说没有喝醉到一无所知、神经麻木,但也有些头昏脑涨、体力不支,走到一条宽阔的马路前,没仔细看红绿灯,就直愣愣地想要闯过去。有一辆小轿车以正常的速度行驶过来,可能是没注意到有人闯红灯,只差一点就要撞到肖南的身上,幸好司机紧急刹车,并没有发生严重的事故。但肖南在车开过来的刹那,本能地往后一退,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上,酒精的作用加上一时的惊吓,肖南趴着半天都没爬起来。

那时他用眼睛的余光看了看不远处的钟萍,他以为钟萍会奋不顾身的冲过来,把自己扶起来。但他失望地发现钟萍眼睛看向这边,步子却还是不紧不慢,仍然在心平气和地讲电话,又讲了一两分钟之后,才略微加快步子走向自己,他至今还能想起钟萍的高跟鞋有节奏感地敲在地面上的声音,完全没有他预想的那种慌乱和不安。钟萍赶到的时候,司机已经下车将肖南扶了起来。

钟萍说:“你看你,喝多了吧?早知道该等等我一起过去嘛。”然后,她在肖南身上看了个大概,判定没有受伤,就打发司机离开了。后来,肖南并没有道破他的顾虑,第二天也假装自己喝醉了完全忘了这件事。


08

如果不是把话说开了,我想有些事情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有的已经沉淀在过去的记忆,本来可以成为永远的秘密,但是在我们无法阻挡的、痛痒难耐的好奇心的驱使下,在为现实逼迫的寝食难安的煎熬中,终于被血淋淋的揭开。那些难以启齿和不可言说一旦钻进了我们的想象中,就像是穷凶极恶的鬼魅露出了尖利的獠牙,狂妄地嘲笑着侮辱着我们。

肖南讲这件事的时候打开了一罐啤酒,冰啤酒的刺激有一种镇定的作用,喝酒的动作刚好可以掩盖他的难堪,但不经意的尴尬还是会流露出来。

肖南说,他和钟萍在床上的时候,钟萍常常鼓励他不用避孕工具,说自己可以吃避孕药,而且她的招数很多,甚至是他自己没有在A片里看到过的招数,都是钟萍教的。

有一次钟萍生理期的时间延迟了一星期,他们俩都以为是发生了意外。当时肖南也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子也没想好应该怎么办,所以当着钟萍的面什么也没说,沉默了一阵。倒不是说想打掉这个孩子,一方面他觉得还没结婚,突然有了孩子,结婚可能会很仓促;另一方面他也略微有些激动,觉得自己竟然要升级做父亲了,也没什么不好,毕竟是自己的骨肉,他甚至考虑要负责到底,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但钟萍的反应却出奇的冷静,她对肖南说:“我知道你可能有点接受不了,其实没关系,打掉个孩子不算什么。我们先买个验孕棒测一下,如果真的怀上了,到合适的时间我就去医院做流产,也不用你陪我。就是从子宫里面取出个东西,我以前有姐妹做过,不会影响我们的性生活,放心吧。”

钟萍淡然的态度让肖南心里略过一丝寒意,但更让肖南感到震惊的是,钟萍认为这只是取出来一个东西,就像做手术割掉一个肿瘤一样,她竟然丝毫没有顾虑到,这是他们俩的孩子,本来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她甚至没有经历过一个犹豫和挣扎的过程,也没有心神不宁地要和他商量一下解决办法,就这么轻松地做了决定。钟萍的善解人意简直到了出人意料的地步,肖南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深不可测,她的思维方式完全超出常理,看起来那么不真实。


我是未雨,

探索人性中隐秘的世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肖南是我老公,我们结婚5年了,有一个4岁的女儿。我们和肖南的妈妈,也就是我的婆婆岳天凤,生活在一起。虽然我跟婆婆的...
    未雨欲语阅读 167评论 0 3
  • 解压war包 jar -xvf game.war 移动文件 mv /mnt/yunbing /mnt/ 设置时间 ...
    mszhe阅读 38评论 0 1
  • 2017年3月27日。本来不想回家工作,不准备考公务员的,老爸突然脑血栓,让我意识到,我要回家工作,需要回家,他们需要我
    薄荷烦生姜阅读 39评论 0 0
  • 与自己的影子对饮 和皓月相怜的 是来自李白的灵感 夜里穿越 不要看车水马龙, 魅影婆娑的赶路人 那与现代无异 而与...
    Vincent_2a52阅读 54评论 0 3
  • 一场雨,打湿了梦乡 泪水不经意的 弥漫了衣裳 苦与愁挂上了眉头 一场相思 何处话凄凉 不愿醒的梦里 不经意的回望 ...
    TonyLeeshome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