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将亲友群设置成了消息免打扰模式

今天大年初二,是女儿回娘家的日子。一大早,姐夫、六个姑姑和表兄弟、表姐妹们陆续来到家里拜年,中午在我家聚餐。注定又是一个热闹的日子,一大家子一年就聚这么一次,有的人甚至一年也就见这么一次。

尚未开饭,一年未见的表兄弟、表姐妹十来人坐在一起,晒太阳,聊聊天。冬天的暖日是最让人享受的,尤其是在晒太阳的时候,有人陪你聊天。

兄弟姐妹十来人,年龄也是参差不齐。对于我这个再过几年就要结束奔三之旅,却还没有结婚的人来说,寻找和我年龄相仿同样单身的一位表姐,两位表弟聊天似乎更和谐一些,或者说压力更小一些吧。

我们互相寻问着对方的工作情况,有没有处对象这些春节绕不开的敏感话题。倒也还好,我们四个之间聊这种话题,已经不再纠结,大家的处境都一样,一句你懂得便轻松自如地跳过,不必像面对长辈的提问那般难以启齿。平日里,我们也经常用微信或QQ保持着联系。

另外几个年龄相仿的表姐、表妹和表弟都已经结婚生子,长期待在老家相夫教子。我们之间像是有了“代沟”,要么适时转移话题,要么起身走开,总之不再像小时候那般聊得自如与有趣。虽说没有与长辈们聊天时的紧张与警惕,却始终有点担心话锋一转:你呢?什么时候…….

最后还有一个小表妹和表弟,他们一家人在北京定居了,很少回来,大概有五六年没有见过面。表妹的面容没有什么改变,只是身高增加了不少;表弟不同,面容和身高都变化惊人,若是走在路上,还真是辨认不出来。表妹和表弟都是18岁,读着高中,在我们面前一直都是以最小的小朋友的身份出现,现在身高却都已经超过了我们,还真有点时光如斯的感觉。年龄的差距让我们一直都没有太大的话题,此次这般变化,让我们在见面时着实惊叹了一下。可惊叹并不能持久,总是聊着让人惊叹的变化似乎也更显话题无趣。最终,还是说不了几句话,便没有下文,小朋友们又开始玩手机了。

突然间,手机传来了微信的提示音,几个表妹也突然间活跃了起来。我打开手机,才发现,原来是那们年龄与我相仿同样单身的表姐,建了一个微信群,在里面发了一个红包。微信群起名叫“亲爱的”,群里的成员就是我们十来个同辈份的兄弟姐妹们。表姐说,大家平时很少联系,以后可以在微信群多多聊天,增进感情。

整个下午,微信群里就一直响个不停,倒没有说什么话题,就是提醒大家改一下群备注,然后各种微信表情包开始在群里狂轰乱炸。红包也没有间断过,但金额都不大,你方唱罢我登台般的红包雨让群里热闹非凡,却鲜有文字。

表情包与红包的互动,也是那些平日互相经常的人罢了。大部分人都在群里默默地潜水,默默地抢着红包。到了晚上,又不断有人将今天未到场的兄弟姐妹们拉进群,倒也算是一次非常罕见的大团圆。记得父亲病逝的时候,都没有如此团圆的场面,微信却能轻而易举地实现,不得不感叹网络的力量之强大。

整个过程中,我一直没有说话。不知开启什么话题,想着群里有那么多陌生的,不是我微信好友的”陌生人”,我便没有了说话的欲望与勇气。

慢慢地,群里安静了下来,偶尔有人发个俏皮的表情,也没人再回应。

前段时间,在微博上看到一个研究报告,说靠谱朋友仅4人,朋友圈再大也没用。放在今天这种情况,我觉得解释起来还真挺合适的。就拿我和与我年龄相仿的表姐、表弟来说吧,我们之间有工作问题,当然会用电话或者微信私聊,自然不会在我们这个亲友群里公开讨论。一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隐私只能自己或者给特定的人分享;二来,群里的都是自家的亲戚朋友,很容易就让某些我们不想让父母担心的敏感话题传到父母的耳边,这真是个极不好的”危险存在”呀。

这个群所剩下的价值,就是节日之时互相发送一下祝福,发一发红包,通知一些家庭事务。对于我的日常生活来说,倒成了一个鸡肋般地存在。

当然,群是不能退的。若真退群,似乎有种脱离组织关系的严重后果。这样说来,这个群倒成了新的枷锁。

最后这个群在我的微信里,便被设置成了消息免打扰模式。

我想,这算是它最好的归宿了吧。

By|小豌豆,2016年2月9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